​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空間] 偷走台灣各地那些文化工作者聚會的場所

更新日期:10月 7


最後一篇與 #基隆城市劇場行動 合作的文章,前兩篇分別講了委託行、明德大樓,都是這次劇作表演的場地。最後一個提到的地點 #金豆咖啡 則是這場劇作的起站,由 #讀演劇人 演出的《阿嬤的記憶開箱》。劇作簡介看起來挺神秘、懸疑的,滿讓賊好奇阿嬤到底留下哪些東西,這些東西又如何拼湊她在基隆的風花雪月。老物件總是藏在老屋內,金豆咖啡是一間進駐在老屋的老店,卻又是基隆文化工作者的聚集場所。她可以說是一個基地,為這些有志作地方的朋友提供交流的空間,讓她成為基隆難以取代的藝文咖啡廳。


在接下來提到的三間文化工作者聚集的場所,一個可以關注的點是他們都非落在大城市,而是中型城市。此外, #返鄉 也是很重要的因子,因為返鄉才讓地方開始被關注而有改變。這三個場所的老闆都在異地待過一段時間,返鄉成立咖啡廳或茶酒吧後,這個空間不只是品嚐的地方,也成為支撐這些青年的後盾,就和賊賊一起偷走他們的故事吧!


上面這張照片是由金豆地縛靈所提供,裡面包含金豆咖啡的美子姐,還有這次基隆城市劇場行動的夥伴。第一次使用不是賊賊自己拍的照片,畢竟很難碰到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場合啊!只好請基隆防空洞大使佩儀找,謝謝地縛靈與佩儀。


按照這系列的慣例,我們依舊從台灣最北的基隆來數數各地方文化工作者的聚會場所。其實一個地方可能不只一個聚會場所,賊賊講的是我比較熟悉、有在接觸的,也歡迎大家補充,不過講到基隆有個性的咖啡廳非「金豆咖啡」莫屬。記得賊賊第一次上樓時有些羞赧、無所適從,美子姐就在吧台後方默默觀察我的動作許久後,才冷冷地向我開口。是還滿緊張的,但不自覺也與美子姐聊了起來。


基隆的咖啡文化挺早就開始,若仔細觀察基隆老街區,會發現各時代的咖啡廳都存在於這座港口城市,而且有自己的消費客群,沒有誰能取代誰。三十年前,金豆咖啡就於成功二路三十一號橋下營業,這種橋下的生意基隆還滿常看到的。像賊賊前一篇委託行講的一位賣鐘錶的大哥,他在橋下就待了六十幾年,算是基隆的特色。民國一百零一年(2012年)時,第一代金豆咖啡寄居的橋拆除風聲傳起,接棒的美子姐與她先生便搬進忠三路老宅內。

從橋下空間搬到老屋,相當符合金豆咖啡作為一間老店。雖然沒有過去在橋下這麼特別和庶民,但多出來的空間可以挪作他用。美子姐將一樓空間作為咖啡廳使用,二樓則是展場。不知道過去曾經辦過什麼展覽,畢竟賊賊來這裡時,金豆咖啡就只剩下二樓的空間,有點可惜。不過二樓咖啡廳座位區後面的牆也掛了不少有趣的畫作,和基隆的攝影照。聽美子解說,未來三樓空間會有其他用途,期待一下。


賊會知道金豆咖啡是因為在基隆做防空洞研究的學妹,常常到這裡打卡,看到很多基隆青年一起聚會的畫面讓我對這感到好奇。金豆會成為基隆文化工作者聚集、討論的場所,與民國一百零三年(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不少基隆子弟返鄉有關。

最近我們看到基隆民間力量越來越蓬勃,金豆這個不大的空間可說功不可沒,有許多線上的基隆青年就誕生於此啊!既有老店品牌,又有老屋包裝,還有人的交流,應該是基隆唯一的沙龍場所吧!


位於苗栗市的「老家」招牌上開宗名義寫著咖啡廳與藝文展演,就知道這不是一間純賣咖啡的空間。賊賊也是前一個月參加老家與一群青年合辦的兩天一夜走讀活動,才更認識苗栗這座城市。可能苗栗在能見度上敵不過基隆、新竹、嘉義,但已經出現不少願意回山城的青年在進行串連,像是新興大旅社、日榮本店、共發。賊認為老家的發展是苗栗市開始轉變的一個契機,並延伸到竹南、後龍等地。


老家是創辦人鵬文小時候居住的地方,原本閑置準備拆除,在說服家人後,開始進行改造。在思考這棟房子該成為什麼樣的空間時,曾經有蛋糕店、故事屋的想法產生。在與附近鄰居、耆老討論(好像在做參與式規劃),脫穎而出的是一間咖啡廳複合藝文展演空間。會有這樣的空間運用出來,鵬文表示這是因為苗栗缺少這樣的空間:一個讓地方的文化工作者和居民們都能聚集在一起想像這座城市的空間。


鵬文發現苗栗市的困境,包括人口外移、青年人口流失、地方認同的消失,有資源卻不了解如何整合,才下定決心返鄉經營苗栗的文化事業。老家便在這脈絡下為苗栗市的文化產業開出了第一聲的槍響,透過推廣藝文展演和販賣甜點咖啡,讓苗栗居民有一個空間能夠交流。電影背景出身的鵬文,他對影像的思考和想法,都展現在店內的展覽上,有時還會辦影像工作坊等。


雖然鵬文可能認為透過老家讓苗栗市開始有所改變才是目標,但他們的咖啡就像老家一樣,也是用心在做,絕不因為辦活動而讓咖啡失去品質。賊賊參加兩天一夜的苗栗行時,深深覺得老家咖啡的用心,這從待過老家的人,都對這裡有特別的情感,向心力很強可以看出。雖然每個人待在這裡的原因不同,卻能在這裡發揮所長,再帶著感恩的心離開,到外面闖一闖,也可能回鄉,卻不忘老家帶給他們的感動,老家的大甲店就是這樣出來。


這些類似地方文化人交流的基地型藝文空間,老闆的性格一定程度決定空間的走向。在金豆,我們看到了外冷內熱的美子姊,在背後支持著這些年輕人去闖一闖,很感謝姊姊每次都給我地瓜吃;在老家,則看到了鵬文的熱情與關懷,以及對每個人的信心。在兩天一夜的活動的最後,鵬文寫了「專業的孩子」這句話給我,兩天的觀察就能洞察他人,我覺得很厲害。有機會去老家,可以跟鵬文聊聊啊!



在島嶼東部也有不少藝文工作者聚集的場所,賊還滿推薦這間位於溝仔尾的「島東譯電所」。因為特殊的空間性質,能讓大家窺探夜晚的後山文化工作者都在做什麼。會接觸島東譯電所是因為他們去年在溝仔尾辦了一場「淡季藝術季」,取名為淡季是因花東旅遊有明顯的淡旺季之分。夏天的旺季可以從事山上或水上刺激性活動,而淡季則能以認識街區的方式進行。


展場佈滿了溝仔尾街區,透過新詩、攝影和裝置藝術的方式來呈現。有趣的是,這些作品散落在溝仔尾巷弄內,旅人們勢必得拿著地圖穿梭平常不會走的道路,還真符合淡季的主題,這些小巷可能平常就是淡季了。 前一篇主題是有關城市中消失的河流,原本也想寫溝仔尾被水泥鋪蓋遮掩的水道,只不過缺少一些照片輔助,就沒有特別多寫。稍微在這篇提到,讓大家可以想像溝仔尾繁華時,其實有河道相伴。


稍微講了島東譯電所與溝仔尾的關係,很期待他們趕快辦下一屆的淡季。接著來講講島東譯電所的空間,這是台鐵宿舍改建的選物店、微型藝廊與茶酒吧。「島東譯電所」這名字聽起來會讓人摸不著頭緒,島東比較好理解,譯電所則是一個軍事單位,專門譯解摩斯密碼,店主阿光希望透過這間譯電所將大家原本不熟悉或是有距離感的藝文展演,轉換成容易理解,甚至是日常生活可以親近的訊息。


阿光小時候在花蓮成長,小學後在台北生活,幾年前才決定回花蓮,在民國一百零七年(2018年)成立島東譯電所這個品牌來進行藝術推廣。這應該是賊賊看過最酷的鐵路宿舍整建的案子,內部裝潢擺設彰顯了阿光個人的特質與調性,絲毫不會覺得這原本是公家機關宿舍,除了大門前的門牌。空間背景出身的阿光也將自己的專長表現在市內的營造上,無論是空間編排、選物、燈光都處理得很好,營造出屬於花蓮夜晚的氛圍。

相較於金豆和老家,島東譯電所的空間較具實驗和藝術性。吧檯後面的宿舍空間雖然是選物店,賊覺得已經足夠成為一場藝術展了。店內選書也挺空間取向,讀相關科系的應該會很喜歡這個空間。我不確定島東譯電所是否為花蓮最知名的藝文空間,但很確定晚上坐在這,人來人往。大家坐在吧檯前圍著阿光和他媽媽,從空間理論講到性別,再到花蓮的小八卦,在這可以捕抓到獨特卻又在地的花蓮夜晚。



---------------------------------------------------------------

活動宣傳


這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種走光,而是《走・光》

2020基隆第二屆城市劇場行動《走・光》 - 劇場行動,不只是劃限於劇場的範圍裡。


希望我們一起藉由行動重新認識這座城市, 在認識這座城市的過程中,

能慢慢走向自己, 隨著步伐與感官的點滴,迎新自己心中的光。


一個夜晚時光x三齣小戲x一場基隆城市旅行

////// 《阿嬤的記憶開箱》 一位充滿故事的女人,留下的滿屋過往 演出|讀演劇人 編導|周翊誠


////// 《時·行過的所在》 一段曾經繁華的時空,追憶不及的委託行 演出|慾望劇團 編導|黃品文


////// 《什麼時候回來》 一個女孩成長的路上,複雜厭惡與愛的鄉愁 演出/編導|鄭絜真


更多演出資訊和活動,

請持續追蹤我們 https://www.facebook.com/keelungtides

購票這裡請 https://reurl.cc/m9v5oY


=========================

#演出場次

10/15(四)、10/16(五)、10/18(日)

10/23(五)、10/24(六)、10/25(日)

10/30(五)、10/31(六)、11/01(日)


#演出時間 19:30

#集合地點 金豆咖啡・品味迴廊 (基隆市仁愛區忠三路75號)

#購票請洽 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reurl.cc/m9v5oY

指導單位|文化部、基隆市政府

主辦單位|基隆市文化局


15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