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南田部落 Nantian] 偷走在工作假期中,與部落互助、學習的情感建立過程 #達仁鄉 Daren Township / 台東縣 Taitung County


體貼與幽默,兩種感覺截然不同的處事態度與性格,在南田人身上不會太分裂,反而處理得剛剛好,這是我與南田部落的朋友們相處四天三夜所感受到的。在都市長大的我,一直沒有緣分很深的原住民朋友,唯一比較熟的是高中同班同學,一名也是排灣族的男生。參加完這個工作假期後,我也馬上在臉書私訊他,問他是排灣族哪個部落的,因為他跟部落青年博丞長得好像。


原住民給人的印象就是健談開朗、活潑大方(這不知道算不算是刻板印象,但都是好的形容詞),南田人大部分也是這樣,直接的個性表露無遺。不過也有些像是小胖或迪魯,比較默默、害羞的,但熟了也就展現他們天然的幽默感。當然,只有幽默感還不足以讓人感動,體貼是讓我最動心的部分,有很多細節他們都注意到,也會主動去幫助我們。


也有可能是把我們當成客人的關係,但真的會想要跟他們建立起友誼,就像林承毅老師在工作坊中不斷提到的「關係人口」。透過這次的工作假期,讓部落耆老與青年團,帶著對部落陌生的我們,從現有的部落資源中學習與工作,建立起良好的情感,這些過程都會讓我們想再次回到南田這塊土地,看看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那這個工作假期就算是成功了。


這一篇是講我們在部落工作假期的「工項體驗」,之前的部落工作假期也都有這部分,只是工作項目視部落的需求而有所變化。可惜颱風天搞得行程也只能跟著調整,原本一整天的工項施作,被縮短成一個下午,可惜沒有讓部落景觀有很大的改變。


不過趁著風雨漸歇,每個人還是穿著雨衣,跟老師學著如何刷油漆以及進行牆壁彩繪。可能很多人想說不過就是刷油漆,有什麼好學的,但它也是一種專業,畢竟要刷得好看也不是太容易。看老師拿著滾筒刷來刷去,都不會沾到全身都是,所以也是要技巧的。而其他學員施工時,就搞得滿身都是油漆,不過看起來就真的很像施工過的人,很酷。


其他兩組在外頭淋雨刷油漆,我們這組則是到部落的集會中心進行牆壁彩繪。經過這次我才知道,雖然我們一直批評台灣各大小鎮的牆壁彩繪,但彩繪這件事情也還是很費功夫,尤其是對賊這種沒有美術慧根的人。


方式就是先用紙畫出自己所想要的南田石形狀,因為南田石比較光滑,所以不能有太多的稜角出現,賊就只好不斷的修改,我一直想要畫出有稜角的南田石。畫完之後,就用噴漆噴在紙上,讓他能暫時黏在牆壁,再用灰色的油漆去填滿那個空洞。要注意不是只用畫筆去隨便塗抹,南田石的顏色是有漸層的,要讓漸層出現也是需要技巧和練習,看妹妹這麼空洞(認真啦!)的表情,就知道他畫的南田石應該不錯。


第二天早上天氣也是陰晴不定,這天是要上山展開一系列,深入山林裡的「客製化」體驗活動。為什麼會形容它是客製化呢?因為它跟第三天的一日南田人的體驗有很不同的差別。


在入山之前,我們要先砍下樹根,來當作中午煮飯用的勺子。每一組會由各自帶領的部落耆老帶開煮飯,所以每一組都需要一根自己砍下來的勺子。要砍樹根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這句話賊每天都會說不少次),一根樹根可能要換一組裡面的不少人才合力砍下來,但部落大哥一下就砍掉了(我只能傻眼,我們這群各地來的都市人真的太弱了)。


接下來就是要溯溪到中午炊飯的地方,那裡還有其他部落體驗項目會在下午執行。每個志工都必須拿著一些煮飯時可能會用到的器具,畢竟我們是「志工」,雖然名為「度假」,但還是要做點苦力啊!像賊就負責拿這一個很大的竹編魚荃,還滿想知道魚荃是怎麼編出來的,不過拿著的時候都沒有想到這個,畢竟溯溪對賊來說也是新鮮的體驗。


我連走在平地都不怎麼安穩了,更何況是走在隨時都準備滑倒的溪流中。在我後面的部落大哥,看到我拿魚荃走路很不穩,就直接幫我扛起,那時我還滿感動的,因為他真的很用心照料到每個參與者的狀況。而在走水路時,大家也會互相幫忙,有些人本來就滿常參加這種部落或登山活動,行動很敏捷且輕而易舉,就會協助賊這種腳殘的人越溪到對岸。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覺得跨了至少十條小溪流,而我一直在提心吊膽隨時會摔倒的狀態,目的地就到了。已經有一些先到的夥伴開始在動工準備煮中午的野食,賊則是偷偷在工寮喘口氣,大病剛癒好像有點力不從心,需要休息一下。


這個工寮的位置滿好的,已經有搭建起臨時棚子。這是前幾屆部落工作假期的成果,有看到前人的網誌,他們的工項說實在比我們辛苦多了,這就是所謂「前人架棚,後人乘涼」的意思。

部落工作假期的早、中、晚餐都是由部落廚娘們親手所煮,很感謝她們才讓我們吃到各種不同的部落佳餚,每次吃的種類也都不相同。不過這天中午的山上野炊卻是例外,是由部落耆老們帶著我們採摘山上可以煮食的野草,做成簡單的野菜稀飯。


噢!除了撿食野菜之外,還要自己尋找可以用的木材生火,其實這個部分,賊都不在脈絡之中,因為我已經在工寮舒服的棚下昏昏欲睡,倒是有稍微睜開眼看我們這組的部落青年們,努力討論怎麼樣才能真正的生火。不過賊這組好像是最後才吃到飯的一組,因為......


我們這組的人都跑下去玩水了啦!明明剛剛才溯過溪,還硬是要泡在水裡是怎樣。賊是稍微瞇眼後,聞到別組煮好的香味,才發現我們這組的人怎麼都不見了,才在河邊找到他們,結果是在玩樹葉包水的遊戲。


因此,我們這組比其他組還要晚吃到飯,其他組都已經上山去爬樹了,我們還需要別組耆老用他們剛使用完的鍋來煮飯。不過能吃到飯就已經心滿意足了,爬上來真的消耗太多體力了,即使只是小小一碗的野菜粥,吃起來都彌足珍貴。


既然別組先去體驗攀樹,我們就先來體驗用提來山裡的漁荃捕魚。可不是把漁荃放著,魚就會自動進到裡面,這還需要水流的配合,所以我們需要拿起溪裡的大石頭,去補漁荃旁邊空著的洞。就說一整天都是苦力活,水裡的石頭真的不好搬,好在我們這組有力大的迪魯幫忙,才讓我們能夠鋪好比較完美的漁荃,也沒想到迪魯就是我們隔天採蜜的職人啊!(可以收看下一篇一日採蜜)

既然漁荃鋪好,又還有時間,調皮的部落孩子就開始潑我們這些都市人水,沒有帶衣服來換的都市人能閃就閃,連賊攝影的攝影機都差點遭殃,賊也被潑得一身都濕,只好趕快回擊。覺得部落朋友們真的好自由,有點羨慕他們的不拘束。話說這裡還有一個很堅固的樹根盪鞦韆,承受的重量可以很大,有機會大家可以來玩看看,而且景真的太美了。


吃完中餐,再往前走就是「攀樹體驗」的地方。還是要爬一點小溪,以及走一條有點陡,不過部落族人已經砌好的小步道。看了一下之前參加過前幾年場次的部落格文章,似乎過去攀樹體驗不是在這次的位置,而且攀樹教練好像是外面所聘。這次教我們攀樹的叔叔與阿姨都是部落裡面的人,他們在跟攀樹教練學習後,拿到了攀樹證照,值得掌聲鼓勵鼓勵,也為部落增添自己的觀光體驗項目。


而且他們選的攀樹基地挺好的,可以清楚看到山的稜線,不會被阻擋。不過這與大家所想像的「攀樹」好像有點差距,畢竟我們被近期韓國於「爬樹」的新聞洗腦,以為是要用手腳去爬那棵樹,不過這樣好像對樹也不大好。這種比較專業的攀樹,對我們這些門外漢而言比較安全,而且部落族人也會選擇適合的樹木與樹種,才不會危害到樹木的生命。看照片中的賊攝影這麼開心,想必是很喜歡這個攀樹體驗。


它其實是很需要臂力的一種運動,因為是用手去攀那個繩索,用盡吃奶的力氣往上拉,而這也需要技巧的,不過累了就可以放鬆休息。教爬樹的阿姨覺得我好氣又好笑,因為賊真的力氣很小,一直拉不上去,她就虧我到底是不是太魯閣族人啊!(賊有一半的太魯閣血統),我只能說我是都市原住民,能回來山上小爬樹我就很感激了。

攀樹活動結束後,還是得沿著溪走回入口,雖然賊累到有點走不動,但回望中午生火的地方,陽光灑落下溪水,那隱約朦朧的氛圍,真的好美!雖然因為天氣關係,沒有辦法到傳說中的秘境,言語間聽說是瀑布。不過這片山林對賊來說,就已經是秘境了,畢竟通常都寫都市文化襲產的賊,真的很少在山林間探索,也謝謝這座山讓我能記錄這裡的美,讓更多人能知道南方以南有如此驚豔的壯闊景觀。

184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