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達爾湖、斯里那加、貢馬] 偷走在喀什米爾湖上,與人諜對諜的日子 #喀什米爾 Kashmir / 印度 India


翻了一下照片,就把喀什米爾抓出來寫一寫,可能這個地方特別,賊在這裡的經驗也是頗奇幻的。喀什米爾其實是很大的區域,分成印控(印度)、中控(中國)、巴控(巴基斯坦)。很難說喀什米爾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但即使是印控喀什米爾也絕對與印度其他地方差異甚大。


應該滿多人聽到喀什米爾就覺得很亂,的確,英國人殖民所留下的領土糾紛,再加上宗教上的差異,佔印控喀什米爾人口多數的穆斯林,過去想加入一旁同為穆斯林社群的巴基斯坦,近期也出現獨立建國的聲音。無論何者,它都牽動了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三國區域政治上的利益關係變動。不過印控喀什米爾內部民族主義聲音更擴大,可能是其他三國都不願見到的情況吧


即使在今年,首府斯里那加也傳出印度軍方與喀什米爾居民發生的大小衝突。雖然賊去斯里那加時,沒有遇到什麼衝突事件,卻也能明顯感受到被控管的壓力,像是老城區街道上荷槍實彈的軍人。最明顯的是安檢,斯里那加是我碰過要出境最多次的安檢,應該有四次,搜身搜到我都想直接全裸出關(不過這裡夏天也滿涼的)。


雖然有種被控管的壓力,但喀什米爾風景還不錯,跟團好像好像,像賊一樣自助的話就會遇到不少麻煩是,例如被當魚肉,任人宰割。可能這裡雖然要發展觀光業,卻因為動蕩不安,讓來這裡的人變少,所以需要和顧客玩諜對諜的遊戲,不過每天都這樣也是滿厭煩的。


就跟著賊,偷走賊如何與喀什米爾人諜對諜的故事吧!


坐了十幾個小時的山路,從列城搖搖晃晃不停歇的直奔喀什米爾的夏季首府 斯里那加(Srinagar)。原本想說有在其他國家搭夜車的經驗應該還好,恩,結論是不要想像會是東南亞那種等級滿好的車。它就是那種位子極度窄,車窗也是拉開的那種舊式公車,長腿人一定受不了。雖然不好坐,卻還是抵擋不過睡意,不過半夜突然就被叫醒,在兵荒馬亂中,還差點在Kargil這個小鎮下車。好險,我可沒錢再買車票了。

天才剛亮就抵達了 斯里那加,因為睡得真的太痛苦,就想趕快找地方補個眠。斯里那加最有名的就是船屋,旅人住在湖上幾天,享受著湖水輕微的波動,以及欣賞湖光山色。結果走沒幾步路,就有人來推薦他的船屋,想說就去看看吧!沒想到船屋是在某個河流的小支流上,河水可能早就淤積不動了。船主還一直跟我說這裡就是達爾湖(Dla Lake),即使我體力不支,精神恍惚,我也看得出來這是河,好嗎?


搭了嘟嘟車直奔達爾湖,達爾湖湖岸停滿了各式鮮豔,裡面軟墊看起來很舒服的小船,船上貼著招牌,用來區別不同船主。賊甫一下車,就有不少掮客來推薦船屋了,稍微問一下價格其實還不賴,就坐上這個掮客阿伯的小船,慢慢往這幾天要住的船屋去。一開始其實還滿興奮的,雖然有去過湄公河或緬甸萊茵湖搭船,但從沒住在湖上,沒想到這幾天在船屋的經驗,其實不怎麼舒服。


船屋應該都是家族經營,接待我們的是兩位兒子。船屋裡面裝潢擺設滿豪華的,客廳有幾個木椅沙發,還鋪了地毯。客廳過後則是飯廳,住在這裡是有供應三餐的,好不好吃就看這家族的手藝了。後面則是房間。通常這一家人也會跟旅客一起住,這也是比較麻煩的地方。一開始還滿好溝通,可以問問達爾湖的一些問題,後來就開始推銷斯里那加的各項行程,只要你出房門就會問一次,你想好了沒,那些行程又超貴的==

所以賊只好跟屋主一家人玩諜對諜的遊戲,趁屋主一家人不注意或待在房間時,找個船屋比較幽靜的地方,看看整座達爾湖,以及那些划船經過的小販們,這樣其實滿累的。最慘的是,餐點會隨著你的猶豫越來越隨便。然後,還有不少屋主的朋友,會上船屋跟你推銷東西,銀飾、耳環、喀什米爾羊毛,應付這些真的滿煩的,所以賊待在船屋的幾天,心情真的很不美麗。



達爾湖還滿多植物生長的,賊跟植物不熟,無法細數有哪些植物,但夏季的達爾湖可是有一整片,很密集的荷花盛開,賊住的船屋開著不少荷花,可能是怕房客與屋主諜對諜過於生氣,讓大家修身養性一下(開玩笑的)。看著小船划過去綻放出的漣漪還挺雅緻,但不能離開船屋也挺痛苦的,感覺像被囚禁在船屋,畢竟要出去這件事要先告訴船主,他再請人來接我們。所以賊就趁船主不注意,揮手攔了一艘船遊湖一下。

對了,忘記介紹,在喀什米爾這種遊客環湖搭乘時所乘,居民來往湖中各地所使用的小船叫 希卡拉(Shikara)。當然,遊客搭乘的會比較舒適、豪奢,而居民販賣商品的就不一定這麼好,像右圖賣蔬果的阿伯,船上擺滿了蔬果,坐的位置就只有一點點而已。在達爾湖看到的山屬於喜馬拉雅山脈,連綿不絕,讓整座湖的景致更為壯麗。搭配著湖中水草,從青綠到後方群山的深綠,層次分明。

除了可以看到壯闊山景之外,環湖的行程也會順便讓你了解湖上人家的生活。船屋除了家族自己居住,順便開民宿外,其實還有水上商業區,販賣著日常用品、衣服,所以並不是達爾湖的船屋就是開民宿。雖然開民宿可能比較賺,畢竟看船屋就知道等級差異。吃了好幾餐越來越難吃的食物,看到雜貨店賣的麵包、餅乾和飲料,讓賊十分雀躍,趕緊買幾包彌補我這幾天快遺失的味蕾。

不過,商業區也很多紀念品店和服飾店,一看到就有鬼,不巧叫來的船夫慢慢往一間店靠過去,應該先跟他說好,這套環湖行程沒有消費,但我想應該沒用,畢竟你在湖上的移動,也都操控在他手中。反正又是看喀什米爾羊毛,我在印度至少看了五、六回吧!也都學會怎麼應付他們了,不過這老闆也還不錯,打從心裡就覺得我們不會買,可能看起來很窮酸吧!介紹一下就把我們放走了,可能船夫會比較失望吧


除了把你帶去喀什米爾羊毛店外,湖上一堆販賣銀飾、羊毛圍巾的小船也會一直來煩你,船夫也會讓他們上到我所搭的船,讓那們一一攤開他們的商品,總覺得無論在船屋,還是在環湖,都面臨一樣的煩躁。幸好,賊賊帶著自己的背包偷溜環湖,就不用再回去跟船主諜對諜了,還是找個岸上的民宿可能比較好一點。話說,環湖時有看到大學生在競賽划龍舟,原來龍舟是世界型運動啊

講完了賊賊的經歷,還是要介紹一下這座湖。達爾湖是印控喀什米爾的第二大湖,因為位於夏季首府 斯里那加市區,有良好的位置,頗具觀光優勢,又被稱為喀什米爾皇冠上的寶石。斯里那加夏季涼爽的氣候,深受久居於南方的蒙兀兒帝國喜歡,便成為皇室們的避暑勝地,並用心開發達爾湖湖邊,建立了不少蒙兀兒花園。



在英國殖民印度的期間,喀什米爾其實屬於Dogra王朝。當時,Dogra王朝的國王不允許英國人在此買地建屋。英國人便想出在湖上建造豪華船屋居住的方法,這也是船屋的前身。等到英國人撤離後,商人們便用船屋賺錢或者是找個船屋居住。賊賊為什麼會想要來喀什米爾呢?其實就是為了達爾湖,因為2012年金馬影展看了「湖心蕩漾三人行」這部片,它的拍攝場景決大部分就是在達爾湖。

在片中,你可以飽覽達爾湖的湖光山色、水上市場、居民們滑著 希卡拉來往的真實場景,卻也可以看到另外一面,作為環境研究者的女主角,帶你發現在達爾湖水質越來越糟的情況,污水、垃圾和倚賴著他們生長的水生植物,都意味著這座湖泊正邁向死亡。根據2018年的新聞,達爾湖的水體已經少了一半,而且情況還在惡化中,未經處理的污水和丟棄的垃圾造成湖水嚴重污染。


這樣的情況,會造成湖水水道的堵塞,並減少水循環,而罪魁禍首就是達爾湖上那近千艘的船屋。因此,印度當局也對居住於達爾湖的人口展開清查,有些甚至拆遷至別的地方居住,這其實也衍生了不少問題。此外,政府也嚴格控管達爾湖上船屋的數量,尤其針對那些沒有登記的船屋。不過,強烈的惡臭其實也讓不少船屋屋主選擇到岸上居住,那些船屋就留給慕名達爾湖美景的觀光客,但這樣的觀光能永續嗎?


嘿,到了斯里那加可別忘了去老城區走走,斯里那加的老城可是僅次於瓦拉納西老的城市,而且建築真的別具特色,可以說有非常多的怪怪屋,感覺這裡不受建築法規的限制,該歪的就歪,該突出的就突出,不協調卻又有趣。斯里那加最早發現的考古遺址距今大約兩千多年,在公元前三世紀時,這裡成為孔雀王朝領土的一部分,篤信佛教的阿育王也在這裡傳教。


到了一世紀,這塊土地轉由控制中亞地區的貴霜帝國(Kushan dynasty)所有,這時依然是這區域佛教的盛世。接著在六世紀,斯里那加被匈奴人所控制,佛教的傳播依然持續。直到十四世紀,穆斯林勢力開始影響斯里那加。正式將伊斯蘭教介紹至該地區的,應歸功於蒙兀兒帝國第三任國王阿克巴。十八世紀初,蒙兀兒帝國開始分裂,作為現代阿富汗國家起源的杜蘭尼王朝( Durranis)獲得了好幾十年喀什米爾谷地的控制權。十九世紀初,錫克帝國開國君王蘭季德·辛格(Maharaja Ranjit Singh)佔領了喀什米爾大概三十年。後來,英國與錫克教統治者簽署了拉合爾條約,承認古拉卜·辛格(Maharaja Gulab Singh)為喀什米爾的唯一主權,他也成為查謨-克什米爾土邦的第一任拉賈。

1947年,印度獨立,後又分成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個國家。巴基斯坦在獨立後,策動巴基斯坦的普什圖族人進入喀什米爾谷地,並派軍隊佔領了一部分的斯里那加。這使得查謨-克什米爾土邦的拉賈,與印度簽署加入印度的文件,以換取印度的保護。1989年,斯里那加成為反對印度統治的喀什米爾起義的中心。此外,印度教徒與伊斯蘭教徒的關係也極為緊張。

好了,講完喀什米爾長長的歷史,回到斯里那加老城,雖然賊因為和達爾湖的船家諜對諜,在老城時間不多,但回頭看照片,發現老城的建築都很有特色。而且查了一下資料,還有一間木造的清真寺,這真的很特別。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再來這裡,能夠介紹給多詭異老屋給大家。


斯里那加古城的建築有點像尼泊爾的建築形式,大多是十九世紀初所建。住宅建築多是以石頭為基底,以木樑作為支撐,然後用Maharaja 磚慢慢蓋起來。最值得欣賞的是那些造型突出的陽台,以及木製百葉窗,據說斯里那加舊城區有三十幾種窗戶造型。斯里那加古城與印度其他老城,擁有一項迷人的共通點,那就是蜿蜒,猶如城市迷宮的道路。


這樣的城市形式成為喀什米爾居民對抗軍方的武器,就是丟完石頭後,能夠在巷子裡面亂亂鑽、亂竄,讓軍方抓不到。當然,上也有對策,印度官方從2010年開始了舊城街道更新計畫,以改善交通壅塞的理由,試圖減少小巷,拆除老屋拓寬道路,讓反抗份子無所遁形。這真的滿可惜的,在印度官方的觀光或襲產計畫中,斯里那加因主權問題總被邊緣化,現在又為了控管居民而拆老屋,只能說文化襲產永遠不脫政治啊!


喀什米爾有名的除了達爾湖外,就是它的健行,去旅行社或問船屋主人都很樂意推薦你多日的健行行程,不過價格都很高。賊因為身體不大好,不適合健行這檔事,卻又想去高山,那比較推薦的就是去,斯里那加往西約五十公里,快要到印巴兩國邊境的山中小鎮 貢馬(Gulmarg)。那裡不僅是著名的滑雪勝地,還有纜車可以讓你直上四千公尺高山。


貢馬的舊名其實是Gaurimarg ,這是濕婆神妻子的名字,十六世紀末喀什米爾的統治者Yousuf Shah Chak,才把它改為Gulmarg,意為玫瑰之地,可想他很愛這個谷地。這裡也頗受蒙兀兒第四任國王賈漢吉爾的喜歡,他曾經在這片谷地搜集二十一種不同的鮮花。英國殖民時,這裡更建立了高爾夫球場以及滑雪場,也讓貢馬觀光產業開始發展。但在英國結束統治後,巴基斯坦的入侵以及喀什米爾的獨立運動都影響了貢馬的觀光。

在戰爭稍微減緩的1998年,貢馬開始它延宕已久的纜車計畫,並於2011年全面完工,這可是亞洲最高、最長的纜車,當然聽到「最」這個字眼,就很難不讓人想去搭一下。因此,賊賊早就有計畫要去貢馬,只是怎麼搭車卻是個難題,網路上的資料有點少。賊賊先在斯里那加公車站等車,後來司機們又說車子走了,WTF?好險當時有其他印度遊人也要去,結果我們就包車一起前往貢馬,貴了一點點,哭!

先記好賊上山前的穿著,等等慘烈的事情就要發生了。到了山下的谷地,就有人來推銷行程,同車的印度人問我要不要一起。想說人生地不熟,有人作伴也不錯,就答應了。沒想到這個行程是捨棄第一段纜車不搭,改成騎照片中的小馬,上山至第二段纜車撘車處。聽他們說這樣比較便宜,不過再來一次,我會選擇搭纜車。真的沒有想到,小馬這麼難控制,更何況是上山,小馬踩的艱辛,我看著也心驚膽跳,深怕一不注意我就墜入山谷。

賊與馬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到了換纜車處,看著朝向雲霧中運行的纜車,開始考慮到底生命和看雪景哪個重要。這個纜車的興建公司好像與台灣貓纜是同樣的,貓纜營運多久沒有出事過,這個纜車營運也沒多久,去年就發生纜車墜落山谷,七個人死亡的慘劇。真的,搭這種危險的東西,還是需要先阿彌陀佛。在印度朋友的簇擁下,賊還是上了纜車,當下總覺得這個纜車比台灣的還不穩定,不是馬後砲啦。

那纜車會到哪呢?就是四千多公尺高的山峰,夏天溫度不夠低,積雪的地方不多,但印度朋友們還是一直往積雪處爬,對印度滿多地方的人來說,看到雪真的是滿難的是,能夠來到這裡的應該也都是中產階級吧!那賊賊穿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喀什米爾市區夏天是還滿溫暖的,但山上可就不一樣。具有小屁孩特質的賊,就這樣一件短袖就想去高山,即使別人勸我多穿一件也不聽,想說不會這麼冷吧!結果下了纜車,海拔四千多公尺該有的低溫,讓我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第一次感受到失溫。印度朋友們還邀我一起玩積雪,穿著夾腳拖的我其實也走不上去,結果我只好躲在纜車站瘋狂抖動,幸好有一名印度人給我杯熱茶,才稍稍減少寒氣。這故事提醒了我們,要到高山絕對要裝備充足,夾角拖和短袖是不行的。


參考文獻:

https://www.searchkashmir.org/2010/06/house-in-kralkhod.html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kashmir-20181015/4622016.html

https://www.boomlive.in/old-srinagar-and-the-tale-of-its-fading-medieval-charm/

https://pulitzercenter.org/reporting/kashmir-holiday-lake-deep-tensions-beneath-calm-waters

https://www.thehindu.com/news/national/jk-governor-seeks-navys-assistance-to-save-dal-lake/article24585016.ece

http://www.gulmargskiing.com/gulmarg.html

112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