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唭哩岸 Qili-An] 偷走「臺北第一街」的打石記憶與再生 #北投 Beitou / #臺北 Taipei

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3日


結束了卡帕多奇亞的奇岩怪石,接下來回到臺灣看看唭哩岸老街的打石業(突然覺得應該是要接「奇岩」好像會比較順!不管啦,我就是要寫石頭)。賊滿少寫臺北市,反而新北市寫了一堆,之前因為跟了信義社大的導覽,才有寫過一篇麟光、一篇六張犁,但都不是一般人特別會去遊覽的地方。


唭哩岸是捷運淡水線的一站,小時候搭捷運時都會猜想這古怪的名字是怎麼來的,畢竟石牌、北投、關渡聽起來會比較入耳,甚至有些人也不知道唭哩岸的正確唸法。不過唭哩岸可是大有歷史的,它曾經是臺北第一街。有人會疑問,臺北不是貴陽路或迪化街嗎?正確來說,他們都在臺北的歷史上各佔鰲頭,特別因為基隆河流經臺北城與士林北投之間,也使士林北投的歷史其實有點獨立於臺北城的發展。


既然大家可能熟悉貴陽路和迪化街,那就再熟悉另一個臺北第一街 「唭哩岸街」吧!吶就和賊一起偷走唭哩岸的故事



走出唭哩岸捷運站一號出口,左邊是一座小山,右邊則是通往唭哩岸市區的方向。唭哩岸原本也是鐵路淡水線的火車站之一,在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淡水線剛通車時,僅有臺北、圓山、士林、北投及淡水火車站。大正四年(1915年)才新增了北門、大正街、雙連、宮之下以及唭哩岸車站。民國四十四年(1955年)唭哩岸車站改為石牌站。在捷運通車前,其實捷運公司有意取為「立農」站,但後來還是以唭哩岸命名。


要了解唭哩岸的前世今生,我們必須先往右轉,走到立農街。在荷蘭時期的《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中,唭哩岸地區被標名為 Kirananna。他們是平埔族凱達格蘭族的一支「唭里岸番社」。在地圖上可以看到成排的房子,可推知當時已有不小的聚落。Kirananna 應為平埔族語之譯音,意指「海灣」。而在鄭氏政權的《鄭天興州圖》則為「奇里岸」,鄭經那時為防範清兵的入侵,在淡水和基隆屯兵,修築了關渡到奇里岸的道路,並大肆囤墾,連帶使在地平埔族漢化。


要說真正在唭哩岸當地深根落地,就不得不提謝姓家族。在雍正二年(1724年),謝家先祖謝文發就來唭哩岸開墾,並與平埔族女子結婚,獲得了土地,而後謝姓家族也成為唭哩岸的大族,在唭哩岸也有謝姓家族的寶樹堂,不過似乎沒拆除了。也因為移民漢人的逐漸入墾,唭哩岸也從平埔族聚落轉型為貿易的市街,而當時的「唭哩岸街」,也成為淡北第一街。《淡水廳誌》便記載:「淡水開墾,自奇里岸始。」


那為什麼唭哩岸會如此繁盛呢?這其實與兩條大水圳流經唭哩岸街有關。首先是「八仙圳」,八仙圳應為天然溝渠,早在唭里岸番社時就已存在,這也符合他們親水而居的特性。雖然網路上有些資料說,八仙圳能航行,是貨物輸出入的水路,唭哩岸石也由八仙圳輸出。但也有人認為八仙圳僅作為灌溉用途,公園處所立的石碑也是寫八仙圳是「灌溉圳溝」。


八仙圳灌溉範圍大概八百公頃,關渡平原其他部分則由貴子坑滋潤,兩者相輔相成讓關渡平原成為台北的米倉。另一重要水圳則是「清水圳」,有看到說法是八仙圳主灌溉,清水圳主運輸。但賊又發現另一則資訊指出,當時唭哩岸有一條無名的河溝,被稱為「懷路溝」,能夠讓船從八仙圳附近開到海防厝(今石牌綜合市場那)。真實情況還有待專家未來解謎,不過八仙圳目前還看得到圳道,清水圳則埋藏在地下了。


除了水運之外,唭哩岸在陸路也具有優勢。從清朝時,就有一條連結淡水與臺北城的道路,俗稱「淡北古道」,而在淡北古道上有三個主要聚落,包括淡水、北投舊街,再來就是唭哩岸。

唭哩岸老街,也就是現在的立農街。 其實老街滿長的,以立農國小為界的話,以東比較熱鬧的地方為頂街,以西則為下街。在下的立農公園內,可以看到公園處保留了八仙圳的一部分,並立了一塊碑講解其歷史。


在下街的盡頭有一座福德宮名字便為「唭哩岸下街尾」福德宮,據說這間福德宮的土地公是慈生宮福德正神的分靈。在這間福德宮旁邊還有一座比較小的五姓陰公廟。而在附近還有一間土地公(如右圖),原本好像也是陰廟,但後來轉為奉祀福德正神的陽廟。



早期,唭哩岸的居民多居住於下街。後來唭哩岸成為淡北古道的必經之處,頂街開設了不少旅店、酒家,能夠提供旅人投宿,以及打石工人休閒娛樂的場所。除了供旅人住宿需要外,這裡也是重要的物產集散中心,像是開採後的唭哩岸石、經濟作物鳳梨(唭哩岸山曾經種滿了鳳梨),都要經過唭哩岸街再送出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一個諺語叫「九萬二七千」,這是在形容唭哩岸街當時的繁華,意指家產上萬者有九戶,而家產上千者有廿七家。在慈生宮附近可以看到,以老屋的兩扇舊窗所繪製的牆面藝術,這是唭哩岸文化工作室在去年舉辦的好所在文化節的展品之一,希望大家能從窗戶望過去,看到唭哩岸街現在已經看不到的繁華,賊覺得這個牆面還滿適合拍照的。


此外,荷蘭還曾經在頂街設立領事館,有人推測是牆面藝術後面的建築。這賊不敢確定,有沒有人要給答案的。對了,立農街257巷的舊地名為「竹仔巷」,過去路旁種有大麻竹(不是大麻!)。不過變身為立農街的唭哩岸街,其實很難讓人想像它曾是一條繁華的老街,畢竟街上留有的老建築也不多,可能只剩下慈生宮能夠稍微述說當時的風華。


位在頂街的「慈生宮」歷史非常久遠,早在明朝永曆二十三年(1669年)時就創立,主祀五穀先帝,因而又名「五穀先帝廟」。據說這廟為同安、漳州人合力創建,當時移墾漢人與平埔族時常產生衝突,便建此廟。希望藉由奉祀神農大帝,減少族群間的紛爭,並保佑五穀豐收。先帝公也有個傳說,唭哩岸地區曾發生嚴重的蟲害,農民怎麼除蟲都沒有,便恭請先帝公在田園四周繞境,蟲害瞬間消失無蹤。


除了先地公的傳說外,還有與關渡二媽的故事。早期,有中國商人乘船來臺做生意,船上有一尊媽祖神像。但到淡水港卻遇颱風,神像漂流至承德路附近,被一農人撿起,並供奉在慈生宮,後因慈生宮整修,才將媽祖祭祀於關渡宮。在慈生宮竣工後,廟方想要恭請媽祖回駕,但媽祖卻指示要留在關渡宮,便尊重媽祖意願,但也形成正月十六二媽回娘家的習俗。


慈生宮內最特別的是有男科、婦科、幼科、外科及眼科,五種科別的藥籤。會有這麼特別的藥籤是因過去乩童常被主祀的五穀先帝附身,開藥方治病,但有些乩童未被上身仍替人看病。後來改由擲茭求藥籤,患者再至藥房抓藥的方式。據說這裡的藥籤治病很有療效,最近賊賊的身體也不大好,應該也去求一求,才能有體力去偷更多故事給大家。



慈生宮經歷過幾次整修,外觀已如新廟,不過廳內還是找得到古意,交趾剪黏和石雕仍值得一觀,當然要問病的更可來試試看。

在廟埕間有一幅描繪著古唭哩岸市街的石雕畫,可以看到過去的唭哩岸後倚群山,幾條水道蜿蜒環繞著小鎮,水田與房舍交叉其中,是典型的農村形象。光緒八年(1882年)從今吉利公園的舊址遷至唭哩岸街,而後又經五次改建。


參觀完慈生宮後繼續往下走立農街,可以看到幾間老屋,右圖這間是「王錫祺宅」。王錫祺於康熙五十年(1720年)考取舉人,並入墾唭哩岸,也帶動了關渡、北投一帶的發展,王錫祺最大貢獻應該出資修建了七星墩圳,灌溉當時的橫溪及芝蘭堡。《淡水廳志》中便有記載唭哩岸的石橋和柴橋也都是由王錫祺捐造。據說附近還有一間潘永清宅,可惜賊未找著,潘姓是平埔族的大姓,能夠證明唭里岸番社與移民漢人的關係。


還能在老街上看到這間底座是唭哩岸石的建築,真是難能可貴。唭哩岸岩屬於二千多萬年前的木山層砂岩地質,成因是中國東南一帶山丘的岩石經沖刷、堆積、膠結後,不斷累積的沈積物造就而成。唭哩岸石質地細緻,紋路也很雅觀,更重要的是它耐侵蝕又耐火,是不錯的建材。接下來讓我們散步到捷運對面的東華街二段 300巷,去尋找老街外,唭哩岸另一個值得留意的故事,唭哩岸的打石業。


東華公園屬一座小山丘,是奇岩山的一部分,在民國七十二年至八十七年(1983~1998年)依次開闢成公園。看之前人的網誌,公園內還找得到唭哩岸番社所遺留的貝塚與碎陶片。覺得東華公園應該是滿好運動的地方,可惜去時日頭正炎熱,就沒有認真走上去,大家有機會可以去爬山看看,有益身心健康啊!



東華公園的另一登山入口,放置著一塊石碑,書寫著唭哩岸當地的歷史,可惜這塊立於民國七十四年(1985年)的石碑,沒有記錄下唭哩岸曾經的打石產業。不過東華公園的建立其實與打石業的沒落有關,因為在陽明大學建立後,為了水土保持,便禁止開採山上的唭哩岸石,東華公園也才建立起來。




唭哩岸石的開採地主要在唭哩岸山的山腰,在那裡有一些石窟,便是開採地。打石是非常專業的技術,光是怎麼開採就是門學問,要先觀察山勢石頭的走向,才能決定石頭開採的方式。有查到一個資訊,不論將石頭從山壁上闢下,或是之後打石的細琢,都是依照破、ㄉ一ㄚ、轉,以及ㄑㄧㄤˊ ㄚˋ等方法。也因為打石技術性很高,所以都是父子相承。


清朝時,其實就有打石業,但那只是居民們閒暇時的副業而已,或作為附近建築的建材。依靠著水運,唭哩岸石可以被送往其他地方,光緒年間的臺北城牆便使用了唭哩岸石。後來,唭哩岸石因其耐火的成分,也可作為工業使用,需求量變大,打石產業更順勢而起。時代不斷改變,建材多換用鋼筋水泥,再加上禁採唭哩岸石,才宣告唭哩岸打石產業的終止。不過在 300巷巷尾還是可以看到過去的打石場遺跡。

如果上網查唭哩岸的遊記,會發現300巷有滿多以唭哩岸石為建材的老屋,可是賊實際走訪了300巷卻遍尋不著。原來在2015年這座超過三百年歷史的唭哩岸聚落被拆除,原本右側有的八座三合院變成荒地,且用鐵皮阻擋。賊覺得滿可惜,一個可以述說唭哩岸打石產業的聚落,硬生生讓位給了開發商。現在只能看著打石場遺跡遙想唭哩岸當年的打石風華了。


很高興這篇受到了臉書的北投社團和批踢踢北投版不少回應,所以可以補充一些資訊。雖然只剩下三百巷打石場,但有人指出唭哩岸吉利市場前身便是打石場,後來變身攤販聚集地,民國七十七年(1988年)成為全國第二座攤販聚集地轉型超市的案例。此外,也有人說三合街,也就是現在的頂好到磺港溪之間都有打石工人在簡易的帳篷內工作,以前在奇岩和唭哩岸之間還有座「王家廟火車站」也許與打石也有關係。

其實現在的唭哩岸就是個捷運沿線的新興住宅區,不少高級大樓正如火如荼地興建,很難想像這裡曾經是臺北第一街,或是風光的打石產業。在唭哩岸快要失去它的歷史溫度之際,很高興看到「唭哩岸文化工作室」為唭哩岸所做的努力,特別是與臺灣文化資產保存有關的唭哩岸石再利用,所以賊念茲在茲的還是要大家支持「唭哩岸石文化銀行」的募款,希望讀過這篇的人能夠稍微google一下文化銀行對唭哩岸石的重要性。


參考文獻:

唭哩岸 體驗打石

https://www.peopo.org/news/85513

放羊的狼 990307北投-軍艦岩、唭哩岸山

http://ivynimay.blogspot.com/2010/03/990307.html

八仙圳石牌段

https://blog.xuite.net/taiwanalfa/alfataiwan/510425876-%E5%85%AB%E4%BB%99%E5%9C%B3%E7%9F%B3%E7%89%8C%E6%AE%B5

八仙渡海,七星唭照

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6/dogcat/108.htm#p0

重回唭哩岸

http://web.ptes.tp.edu.tw/ptc/%E9%87%8D%E5%9B%9E%E5%94%AD%E5%93%A9%E5%B2%B8.htm

POPO公民新聞

https://www.peopo.org/tag/78674

86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