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都市河流] 隱藏在城市底下的那道水流,究竟向何方?

更新日期:10月 5


延續上一篇委託行的文章,還是要說很榮幸接到 #基隆城市劇場行動 的邀請,能夠攥寫台灣各地方的故事。不同於地方賊過去以單點作為撰寫,這幾篇文章都是以主題式搜集地方,甚至做比較,賊覺得滿有趣的。這篇主題是城市內消失的河流,賊賊細數了幾個城市曾加蓋河流的案例。近年也滿流行開蓋,但開蓋後如何與城市居民相處又是另回事。


這次由鄭絜真單人表演的《什麼時候回來》,是一齣以明德大樓與旭川河為場景作為隱喻的故事,看簡介既青春卻又不安,應該能與不少台灣人的青春歲月相映。在看劇之前,不妨先看賊賊的文章,偷走各地方消失河流的故事。



「請往看得到港口的盡頭走去,在這條廊道上,幾盞高低不一的落地燈包圍中間幾張空椅,等候觀眾入席。」 基隆城市劇場行動的其中一齣劇作《什麼時候回來》選擇在基隆人很熟悉,外地觀光客不一定聽過,卻一定看過的三棟蓋在旭川河(又稱南榮河)上的大樓為表演場域。當時,城市劇場行動跟我說要寫明德大樓時,自以為對基隆很了解的賊,有點慌張,覺得被看穿我不知道基隆有那幾間大樓這件事。


蓋在旭川河的三棟大樓,無論是在海洋廣場或途經廟口夜市都一定會看到,特別是連結的廊道作為里民活動中心的使用,一直都讓賊覺得很好奇,卻沒偷過這裡的故事,也滿感謝有這次的機會。既然這篇與河道有關還是該講講大樓下被遮掩的旭川河。旭川河過去稱為石硬港河,源頭在魴頂(今南榮公墓)。日治初期的市區改正和築港計畫,將西定河下游和石硬港河進行改到,並讓兩條河道合流,整治成為運河,終點至基隆港流出,並名為旭川。


基隆除了田寮河之外,其他河川命運都滿慘的。因為基隆平原面積狹小,市區能夠發展的腹地不多,便開始與河徵地。民國四十八年(1959年)率先填平了仁五路附近的旭川河船澳及部分南榮河河床,並興建了東和大樓及基隆市警察局第一分局廳舍。不過旭川河淤塞的問題日漸嚴重,基隆市政府整治計畫還是選擇加蓋,於民國六十四年到六十九年間(1975~1978年)興建了明德、親民、至善三棟大樓。


從基隆港海洋廣場到仁五路共分成三個街區,明德、親民、至善分別座落於此。住商混合還是台灣街道景觀最有生機的展現方式,所以三棟大樓被規劃為一、二樓的市場、商場,上兩層則是住宅。這種公寓大樓在台灣各地同時期出現,明德、親民、至善則是基隆區的代表。崁仔頂漁市也在大樓間,不過只有凌晨才開市,和城市白天的運行時間不同。要造訪魚市,得調整一下自己的時鐘,所以賊賊也還沒看過。

從任何一棟大樓的梯間都可以上去,想要去另外一棟大樓走連通道就可以。這種陸橋的概念,真的廣泛出現在多雨的基隆。賊還滿喜歡拍公寓大樓的信箱,這是住宅有人居住的一個證明,聚集的方式還是與獨棟樓房不太一樣。這三棟大樓也有四十年左右的歷史,雖然還稱不上老屋,但卻是基隆人的集體記憶,反倒讓人忘記伏流在下方的旭川河,而現在旭川河的狀況似乎也不太好。


因為過去處理河道的方式不當,污泥和排放的垃圾在密閉式河道,河流經常發生惡臭,影響住戶的生活品質。另外,一側可能因高架橋的阻擋,可以看到不少商家是關門的,只留下老招牌,憑悼過去的熱鬧。倒是孝一路那側的商家比較密集,除了老店(像磅秤店,賊覺得很神奇),還有不少咖啡廳、服飾店,兩邊的對比鮮明,交通、行走真的會影響消費方式!如果行程不趕的話,不妨走上去看看,二樓也有一些有趣的店家。


親明大樓的店家比較少,社區活動中心也大門緊閉,可能使用空間上面有些限制,再加上老人家要爬樓梯上區實在不容易,比較適合當這棟大樓的活動中心吧!漫步至至善大樓,先看到這間老奶奶經營的「八斗子修改」,不知道縫紉阿姨是否真的從八斗子來,但會給人一種很基隆的感覺。中間這段不少腳底按摩、美容、修改服裝的店家,樓層裡的聚集經濟,可能是房租也比較便宜吧!但也還是要熟門熟路


明德大樓的店家更為多元,還有模型店、服飾店、選物店等,讓人驚訝,總覺得有潛力發展些什麼。走到盡頭,會看到一間咖啡廳,主打的就是基隆港邊的景色,終於發現另外一種看基隆港的方式。如果不想進去咖啡廳消費,可以走上去四樓,那裡也可以從大樓內眺望基隆港邊的風景,賊覺得挺舒服的。對了,三、四樓也滿多工會、商會和辦公室,覺得這裡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破敗,反倒有很多機會。



說到都市中消失的河流,賊賊會先想到自己家鄉桃園區的東門溪。高中時,從學校走回桃園市區,都會經過照片中的人行步道和腳踏車道,印象中那時就被稱為「東門溪徒步道」。東門溪是桃園市中心有歷史的都市河流,她發源於今八德區大竹里的埤塘,經過八德區、桃園市區後,在民生路尾流入南崁溪。清代時,他剛好在桃仔園東門城外,而成為東邊的護城河,因而稱為東門溪。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將城牆拆除,人口也開始向外圍聚落延伸,那時也出現了不少橫跨東門溪的橋。戰後,因為桃園都市發展及工業化,東門溪從原本可以下水玩,甚至可以行小船的清澈溪流,轉變為工業與家庭廢水排放的臭水溝。當時還沒有生態工法,河川整治的唯一方式就是將河流加蓋。我這一代的小孩,走在桃園市區時,渾然不知腳下踩的就是東門溪,即使看到東門溪徒步道的牌子仍未發覺。


查了一下歷史地圖,在國民黨政府來台後,東門溪還有一段時間是見天的,而且那個寬度我真的相信可以划船,真的很可惜。說到東門和東門溪,順道談一下桃園近年頗有爭議的東門市場。桃園東門市場是桃園的老市場了,舊建築的式樣直得別列為文化資產,可惜民國一百零一年(2012年)有保存爭議時,賊還只是個讀法律的大學生,拆除時,人又在台北讀書,沒發落到這個議題。


之前聽只是光影的奕勳講過,下一篇就會提到這間桃園的藝文咖啡廳,先賣個關子。東門市場的攤販其實原先是在東門溪畔的流動攤販,在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居民共同集資興建市場,一樓市攤位,二樓是居住空間,與不少老市場同樣有居住空間,可惜沒看到市場的模樣。現在的新市場雖然體積較大,但在開幕前還是面臨了難關。據說有不少攤位不願意進駐,還滿好奇未來到底會怎樣的。



在東門溪和東門市場間晃到了這棟半弧形的建築,一樓有些店面,但大部分是關著的,二樓則是住家。走上二樓,雖然沒有燈,略顯昏暗,但天井的玻璃遮罩還是透了些微光。這是落成於民國六十九年(1980年)的天天百貨公司,算是桃園區早期最具規模的購物百貨商場。百貨公司依臨東門溪樓高九層,裡面有百貨公司、天天金座、銀座戲院和超級市場。後來隨時代被淘汰,轉作為收費停車場。


百貨公司變成停車場,賊就沒有進去,倒是從後面可以繞進去的百貨公司附屬連接空間滿特別的。過去應該是作為商店街,還可以看到一些牌子,之後因為失火,而改建成住宅出租。每一戶的坪數感覺不高,感覺滿狹窄的,或許這樣也給予一些無法負擔桃園日漸攀升租金的朋友一些居住在桃園的可能。除了天井外,牆壁磁磚的配色也很特別,能看出過去作為商店街時其實有想做些創意。


想看看東門溪探出地面的樣子, 那就得沿著徒步區走道朝陽森林公園。那裡比較靠近桃園區的外圍,東門溪作為公園的水域,保留住了面貌。不過沿岸的處理方式可以思考一下,如何才能讓人親水,而不是拒水於千里之外。除了桃園市區因為都市化無法看到東門溪外,在靠近上游的新北鶯歌、桃園八德及龜山等地區都可以看到工業區。不過龜山工業區的淹水問題,還有待新北市和桃園市政府攜手解決。




宜蘭的開發除了與吳沙入墾有關,更重要的是蘭陽平原遍佈的自然水道與人工圳倒。在當代宜蘭的水文面臨了不同命運,像「二結圳」早已成為文化資產,宜蘭市在幾年前就已拆蓋,甚至成為重要的休憩景觀,而羅東呢?大家一定想說羅東有水圳嗎?其實羅東的發展與「南門港(圳)」極為有關。南門圳為源自於冬山鄉鹿埔地區的天然湧泉。南門圳不僅提供用水,也成為天然護城河。


在羅東國小旁有一條路為清潭路,清潭兩字洩漏了過去這裡曾有水道潺潺流過的歷史。清代時陸運尚未發達,南門圳便有航運功能。貨物從基隆送至頭城,後來再分運至利澤簡,在利用小型船隻過十六份圳運送生活必需品到羅東的船仔頭,進而使羅東發展成溪南的重要貨運買賣中心。清潭路上有一塊大石碑寫著「阿束社渡船頭」,有著平埔族大遷徙的故事。嘉慶年間,從台中、彰化一代的岸裡社頭目,於嘉慶年間帶著其他族群遷往稱噶瑪蘭。


之後再找機會講講平埔族大遷徙與宜蘭發展的關係,這篇還是讓我們聚焦在水道。日治時期雖然陸運開始發展,但南門圳仍是羅東市內重要的灌溉、生活用水的來源,甚至太平山木材的流動部分也靠她。此外,因為羅東林業的興盛,南門圳周邊也成為著名的風化區,使得羅東成為商業、服務業取勝的小鎮。水岸風景也成為羅東知名的景色,甚至50年代,博愛醫院前的河道還曾舉辦過龍舟賽!


戰後,羅東因都市口擴張和發展,南門圳的水源受到污染。再加上羅東市區需要較大的馬路來疏導車流,水圳開始加蓋成為清溝路和南昌街,羅東開始見不到潺潺流水。對了,如果要尋找南門圳的蹤跡,一定會看到宜蘭溪南地區最大的批發市場「開元市場」。這裡在日治時期是實業家波江野吉的住宅,戰後成為聯勤被服廠員工居住著的金陵一村。民國五十三年(1964年)該地興建開元市場,據說以前二樓還有保齡球館,但室內市場還是不符合消費者習慣啊!


如果要尋找南門圳,可以到羅東火車站後站,那裡有十六份圳自行車道可以通到源頭。不過應該會有朋友詢問賊賊,羅東市區內民宅後方還是有一些水道啊!?這就關係到羅東鎮內另外一條水圳「月眉圳」。月眉圳(又稱金瑞安圳、北門圳),發源於冬山鄉廣興附近。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開鑿水圳,以通水灌溉。

明治四十年(1907年)政府認定為宜蘭廳第三公共埤圳。


月眉圳與南門圳同為羅東的重要灌溉水源,而前面提到南門圳渡船頭,那時有大量米糧出口。在羅東木業發展前,曾有米倉之稱。月眉圳也因都市人口擴張與發展而加蓋,不過明渠的部分還是比南門圳多了不少。像是中山公園內的河段,還有些則成為羅東巷內的後屋風景。在過去水文環保意識尚未興起時,月眉圳就成為灌溉溝渠改為排放家庭污水的水道,所以不是太乾淨,希望有天能聽到月眉圳改善而成為羅東重要城市景觀的聲音。


---------------------------------------------------------------

活動宣傳


這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種走光,而是《走・光》

2020基隆第二屆城市劇場行動《走・光》 - 劇場行動,不只是劃限於劇場的範圍裡。


希望我們一起藉由行動重新認識這座城市, 在認識這座城市的過程中,

能慢慢走向自己, 隨著步伐與感官的點滴,迎新自己心中的光。


一個夜晚時光x三齣小戲x一場基隆城市旅行

////// 《阿嬤的記憶開箱》 一位充滿故事的女人,留下的滿屋過往 演出|讀演劇人 編導|周翊誠


////// 《時·行過的所在》 一段曾經繁華的時空,追憶不及的委託行 演出|慾望劇團 編導|黃品文


////// 《什麼時候回來》 一個女孩成長的路上,複雜厭惡與愛的鄉愁 演出/編導|鄭絜真


更多演出資訊和活動,

請持續追蹤我們 https://www.facebook.com/keelungtides

購票這裡請 https://reurl.cc/m9v5oY


=========================

#演出場次

10/15(四)、10/16(五)、10/18(日)

10/23(五)、10/24(六)、10/25(日)

10/30(五)、10/31(六)、11/01(日)


#演出時間 19:30

#集合地點 金豆咖啡・品味迴廊 (基隆市仁愛區忠三路75號)

#購票請洽 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s://reurl.cc/m9v5oY

指導單位|文化部、基隆市政府

主辦單位|基隆市文化局


參考文獻:

旭川河-歷史人文

https://keelungwater.org/Environments/1589085627327

91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