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襲產 #大同戲院] 偷走台東市區曾經多間戲院並存的老時光 #台東市Taitung City/台東 Taitung

更新日期:2018年8月3日


老戲院可說是賊最愛偷的地方故事主題,也累積了一些文章,從嘉義大林、雲林西螺到台北文山區的老戲院,看到了戲院與不同地方共築的城市記憶。戲院文也是賊的地方文章中,最能夠得到共鳴的,畢竟這些老戲院都伴隨著我們成長的記憶,無論是跟爸媽來看電影的童年回憶,或是高中帶暗戀的男/女同學看電影,手欲牽又不敢牽的青春羞澀,老戲院作為記憶之所繫,成為地方人存放過去回憶的地方。

可惜隨著時代洪流,我們不再去那些老戲院看電影了,甚至不知道那些曾經充斥著我們笑聲或哭聲的老戲院是否還存在。梁靜茹歌詞曾經唱到:青春的情書即使再不朽,也會被磨成沙漏;那老戲院如果失去我們的觀影,又會有什麼面貌呢?因此,這次賊趁著研討會空檔,到台東尋找老戲院的記憶,也因為台東大同戲院的存廢這陣子鬧得沸沸揚揚,是時候該去看看了。在談大同戲院之前,賊還是要先講一下台東電影產業的脈絡。

與台灣其他地方一樣,即使是位於台灣最偏遠地方的台東,在60~70年代也都曾有一陣戲院的繁榮期。台東市最多曾到六家戲院,包括台東,東台,中央,大同,和平,新興等。有趣的是,台東在過去似乎未有首輪片上映的經驗(這賊還有待確認),因為地處偏遠的關係,需要等臺北地區下片後,片子才會空運到花蓮,等花蓮播映完後,再將帶子由鐵、公路運送至台東,這也難怪台東民眾在電影院空窗期時,會發出「文化事業二等公民」的聲音。在海角七號爆紅的時候,甚至有台東居民為了看電影,特地跑到高雄。

目前,台東市六家老戲院皆已歇業,有業者曾指出是因為戲院間惡性競爭導致台東電影展業的不振。倒是因為觀光的發展,秀泰影城進駐了台東市最熱鬧的鐵花村。影城供應了市民電影娛樂的需求,也讓台東居民能夠享受與台北同時間看到首輪片的待遇。然而,那些歇業的老戲院呢?它現在過得怎樣?以及未來又應該要有什麼樣的討論,就跟著賊從大同戲院開始偷起吧!

這篇文章的主角,台東大同戲院藏身於台東市中正路140巷18弄內。戲院座落於大馬路旁的巷子內,讓賊有回到嘉義大林萬國戲院的錯覺。不知道是否那個年代的戲院都喜歡設在巷子內,巷子內則有許多販賣電影小食的店家。除了凸顯電影院偌大的建築體外,也營造出一種電影商圈的氛圍。不過,大同戲院與萬國戲院這幾年同樣面臨拆除危機,大林萬國戲院因在地居民同心,已經被納入文資,大同戲院的未來卻沒那麼樂觀。

大同戲院因為2009年的那場大火,拉下鐵門結束營業。大同戲院作為台東最後一間關門的老戲院,象徵著台東市老戲院榮景的正式落幕,也讓台東呈現好幾年沒電影院的情況。後山人無法去電影院看首輪電影的情況持續了好幾年,直到2013年,秀泰影城決定經營台東的電影產業,才讓台東民眾能與台灣其他縣市同步觀賞首輪電影。當然,秀泰的進駐對台東市民有一定的好處。

秀泰與老戲院間也沒有競爭關係(畢竟台東曾經歷過沒有戲院的空窗期),老戲院關門與電影產業不斷變動的時代需求、經營成本考量等有關,或許與台東市的都市發展與變遷也有一定程度的關係。然而,大同戲院真的只能以拆除作為解答嗎?難道沒有另一種解決方式嗎?在想這些答案前,不如和賊跳過地主所設的圍欄,偷偷潛進去大同戲院裡面,偷走台東老戲院在台東這個地方茁壯與凋零的故事吧!


2009年的那場無名火燒掉了台東市最後一間老戲院存在的可能性,卻也將戲院建築體燒出了新面貌。遊人/觀光客(或許不能這樣稱呼,也許該稱之為廢墟獵奇者)無法從正式的大門進去,只能從被敲掉的圍牆跳進戲院,走建築體的側邊進去戲院。(賊在潛進去時,隔壁鄰居還在看我笨手笨腳的跳過那個防衛線)。

說實話,每次一個人進去這種廢墟都還是怪怪的。我其實是隻膽小賊,不過賊覺得只要抱持著來看文化襲產的態度,並保持敬畏的心,應該沒什麼好怕的。上面那張圖是從戲院正廳(售票入出口)走進觀影處的走廊,賊覺得這是大同戲院現在最迷人的地方,有種從陰暗走向光明的感覺。雖然都還是在戲院內,但大火將原本觀影處燒了一大半,讓陽光能直接灑進戲院,而呈現一種雖然在室內卻又在室外的奇妙空間感。

大火距離現在也有九年的時間,還不到十年,無法成就陳奕迅般的經典,卻也足夠讓草木在此生長。就像開一場蔬果植生的狂歡節,草木在這無人打擾的九年中,汲取大火賜與的養分,讓大同戲院重拾過去的熱鬧。

如果說大火是大同戲院新篇章的開幕劇,那入場的早已不是人類,而是隨著不同陰晴圓缺等戲碼進場的植物們。它們不受戲院外的保存/拆除的爭論,只要顧著扮演好觀影者的角色。


那作為前觀影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場狂歡節的上演呢?賊覺得這是我老戲院探訪經驗中滿特別的空間經驗,無論是從入口處走進觀影廳的光影變化,或是從被燒掉的一角窺看的觀景窗,或是直接站在劇院中間,被草木包圍的壯闊感,都是不同的體驗。雖然不知道劇院若有機會保留(雖然很難),未來再利用會如何運作,但綠意的存在也許能讓大家想想不同的保存價值,例如廢墟與自然的共生,這或許能讓大同戲院有不同於台灣其他老戲院的再利用方式。

前面抒情化的描繪了大同戲院在大火後的狀態,不免俗賊還是要提一下大同戲院的記憶。大同戲院開幕於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與對面的大同市場算是同時開幕,也讓中正路的這一塊頓時熱鬧了起來。

在最繁盛的六零年代,戲院也展示了其作為多功能戲院的作用。不只當時世界小姐第三名的于儀與台語片影后白蘭和歌星紫薇在大同戲院同台表演,正東電台台長也曾在此舉辦台東第一場選美比賽。台東六家戲院視他們與片商所簽的合作約,會播放不同類型的電影,大同戲院就是以年青人最愛的邵氏電影為主。

隨著80年代,舊戲院產業的衰退。大同戲院曾短暫關閉,將一大廳改為六廳,希望藉由放映更多電影招攬生意。1991年後,台東市的其他戲院都關門,只剩下大同戲院獨撐,並在隔間多廳出來,最多有十廳,但依然是播放二輪片。

戲院苦撐到2009年8月,因為一場大火燒毀了戲院大半部分,燒毀後的戲院更可以看出其原始結構,包括混凝土以及木造屋頂。

目前,大同戲院就像前面所說的,處於閒置狀態。涉及到私人產業整合問題,一個大同戲院就有七十名股東,難以整合而討論其未來發展。

大同戲院目前官方和民間贊成拆除的理由是戲院後方三公尺的圍牆,隨時可能倒塌所引發的危險性。在大同戲院旁的鄰居跟賊說,這棟戲院廢墟的存在影響他們的安全,除了危樓問題外,閒置的空間也招來遊民或閒雜人等在晚上前來,使他們感到不安。

關於危樓的問題,也許台東縣政府將其列為文化資產,把保存/修復的責任扛在自己身上會比較好。就像西螺大戲院一樣,即使已成廢墟,後牆還是穩住。不過即使列入文資,也還是和西螺大戲院一樣面臨多人產權難以協調的問題。縣政府也許可以再更積極一點,保留多一點台東市的老記憶,而不是一直嘗試招商,卻漸漸失去原有的台東味。賊期待大同戲院能像嘉義大林一樣,成為寶桑路這邊舊市區重新出發的新亮點。


順道一提,大同戲院會如此受歡迎,除了位在當時熱鬧中正、寶桑街鬧區外,與其對面有當時僅次於中央市場的「大同市場」也有關,也許有人逛完市場,買了山羌肉就直接進戲院看電影咧!關於大同市場,賊想等到之後講台東市場的時候再一起來談,不過在寫完光明戲院之後,賊就一直在思考市場與老戲院的關係。與光明戲院一樣,隨著市區的轉移,大同市場與戲院面臨人口減少以及新型態購物的競爭而逐漸衰退。

市場之外,戲院外的美食更是老戲院記憶的一部分,之前在文山區光明戲院的文章,就有人跟我分享懷念戲院前的麵店。大同戲院也是一樣,最具知名度而且還在營業的就是中正路與廣州街口的「幸福綠豆湯」。從雲林前來後山打拼的第一代劉先生(這倒是滿酷的城鄉移民,從西部到東部)選定在當時繁華的中正路、寶桑路附近推著手推車販賣綠豆湯,陪伴著附近不少戲院的戲迷度過看戲前/後的歡樂時光。話說台東有名的楊

記地瓜酥以前也是在戲院前擺攤。


除了大同戲院之外,賊也去找了其他早已關門的台東市老戲院,看看他們現在還剩下些什麼。位於中華路與大同路轉角有一間「東和外科」,以其白色城堡的建築體與頂部的十字架吸引遊人目光。這建築一開始是台東富人賴阿傳所開的運輸公司的倉庫,後來於1952年改以鋼筋混凝土興建「泰和戲院」,以放映西洋與日本電影為主,並於1965年易主後改為「和平戲院」。戲院結束於1985年,後改租給東和外科至今。

話說中華路東側,中正路兩邊在過去真的很繁華,除了大同戲院外,還有「台東戲院」與「新興戲院」。位於同樂街福建路口,在現在的蘇天助素食麵對面的新公寓大樓,過去是台東戲院的所在地,播放電影以國台語以及港片交雜為主,可惜台東戲院的資料比較少。位在廣東路與同樂街口的「新興戲院」,前身是新世紀劇院,則是專門上映閩南語劇、歌仔戲、新劇(類似話劇)。


新興戲院據說是台東最早的戲院,早在日本治理期間就設立,為土埆結合木造的建築。在二戰期間,還曾經作為臨時醫護站。在關門前,新興戲院也曾改播色情片是圖振作。2007年曾傳出要改建為汽車旅館(!?),幸好還沒有動作。

現在新興戲院已看不到過去的建築體,外面全用鐵皮蓋住,不說還真不知道這鐵皮裡面包裹著舊戲院,是賊問附近的居民才找到。其實戲院鐵皮外有戲院介紹,還張貼幾

張老照片,留意一下會比較好找到戲院。


前面提過台東市曾經有六間戲院,這篇文章介紹了大同、東和、台東和新興戲院,都在中華路東側及大同路以北。另外兩間戲院中央與東台戲院的位置大略是在大同路以南的新興街區,不過賊沒有查到確切位置,就希望有緣人能夠給我資訊囉!(ps.有台東鄉民在臉書留言給我提供了資訊,東台戲院過去是在正氣路上屈臣氏旁邊住宅,而中央戲院的位置是在福建路、也就是正氣路與復興路的中間,感謝羅振豐大哥!)

賊覺得台東是很適合步行的城市,如果能開發一個六戲院的小旅行路線應該不錯,也可以結合寶桑社區的社區營造,以及這其中已經被列為文化資產或還未被列為文資的重要襲產。其實賊也不知道台東人對這些老戲院的看法,畢竟只有聽過大同戲院旁住戶的意見,但只有新影城提供服務的台東,我想不會是珍惜歷史記憶的台東市。唯有保留這城市珍貴的電影文化襲產,並尋找到切和民眾需求與台東市未來文化政策的再活化方向,才是這些戲院襲產能夠發揮自己價值給當代與後代台東市民的。

期盼2018年6月的政府宣告的緩拆,與台東民間所舉辦的告別活動,不是真正跟大同戲院說再見,而是另一個溝通的機會。


推薦文章:

【投書】台東大同戲院拆除爭議:私有老建築,地方如何共同面對?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movie-theater-datong-taitung

我們要的是戲院,為何卻得到商業「隱城」?:http://lyssociety.blogspot.com/2014/07/blog-post.html

廣東路上那一晚幸福的綠豆湯:

http://www.zztaitung.com/5478/book4

台東的賴家傳奇--原泰和戲院(今東和外科診所)

http://www.peoplenews.tw/news/8778b317-245f-4415-98af-ae70d519eb52

看見老台東街景,一起重返 60 年代台東市。(下)

https://pantravel.life/archives/14630

期待一座跟著台東呼吸的影城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1003


參考資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90%8C%E6%88%B2%E9%99%A2_(%E8%87%BA%E6%9D%B1%E5%B8%82)

http://blog.xuite.net/d0963064845/twblog1/123679785-2012%2F8%2F26%E8%87%BA%E6%9D%B1%E7%9A%84%E8%80%81%E6%88%B2%E9%99%A2~%E6%B3%B0%E5%92%8C%E6%88%B2%E9%99%A2%EF%BC%9B%E4%BB%8A%E6%9D%B1%E5%92%8C%E5%A4%96%E7%A7%91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526858304074827&id=178300302226055

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2/C0231950133/kkm/yy/ggg1.htm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2-18/4.html

https://www.flickr.com/photos/intermezzi/sets/72157623902154380/

http://chc988.pixnet.net/blog/post/24517615-%E5%8F%B0%E6%9D%B1%E6%9C%80%E6%97%A9%E6%88%B2%E9%99%A2--%E8%85%A5%E7%BE%B6%E8%B7%AF%E7%B7%9A%E4%BB%8D%E7%84%A1%E6%B3%95%E8%B5%B0%E5%87%BA%E5%9B%B0%E5%A2%83

https://udn.com/news/story/7328/3203196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152915

http://www.epochtimes.com/b5/9/8/17/n2626538.htm

http://mp5812.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3490.html

http://blog.xuite.net/sidneychu/twblog/168305387-2010%E5%B9%B412%E6%9C%88%E7%9A%84%E5%8F%B0%E6%9D%B1%E5%B8%82%E6%96%B0%E8%88%88%E6%88%B2%E9%99%A2

http://reader.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27209398.html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