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襲產 #結霜橋二手市集 Sungai road flea market] 偷走新加坡不斷流動的二手市場老記憶 # 新加坡 Singapore


天還未亮,在眾人未醒的新加坡街頭。幾位年紀超過四、五十歲的長者,流著汗,騎、推或拉著車,載著滿滿的貨物,往同一個地方前進。鏡頭拉到惹蘭勿剎(Jalan Besar)地區,有些早一步到達的長者,開始擺放桌椅,架起大雨傘。從所攜帶的大箱子中,不疾不徐地將商品拿出來擺放。然後,坐在他們習慣的位子上,等待太陽升高後,顧客魚貫的前來。

上面的情景只是賊稍微地描繪,但很可惜在新加坡已經見不到這種風景了,因為新加坡政府在去年(2017年)7月關閉了新加坡最後一個二手市集,新加坡頓時少了一個讓遊客駐足的有趣場所。不知道大家出國時會不會想去二手市集走走,賊想在歐洲一定會,但在亞洲的一些國家,二手市集就好像一個非現代且無秩序的空間,政府都想要規訓它們。透過這篇文章,賊帶你偷走新加坡最後一個二手市集 結霜橋二手市集(Sungai road flea market)的故事。

搭電梯到高樓層,從Kelantan 路上的組屋遠望。梧槽河(Rochor River)緩緩流經新加坡市區,並將它分成兩塊。河的南岸是新加坡早已成型的鬧區,有許多著名的旅遊地區,包括武吉士(Bugis)、百勝(Bras Basah)都在這。相較而言,北岸惹蘭勿剎地區則為住宅區,觀光資源較少,但在過去卻有一個吸引觀光客與在地人的二手市集存在。

結霜橋二手市集位於惹蘭勿剎地區,在新加坡這個長年炎熱的國家,會有「結霜」這個地名,大家應該滿好奇的吧!並不是新加坡天氣可以冷到結霜,而是在1930年代,惹蘭勿剎這裡有一座製冰工廠,大家就習慣以閩南語稱呼該地區為結霜橋(Gek Sng Kio)。 結霜橋二手市集是新加坡最後一個二手市集,但這伴隨新加坡超過七十年的老市集,終究不敵新加坡快速的城市發展。


因應惹蘭勿剎地鐵站於去年(2017年)10月的開通, 結霜橋二手市集也早先於去年7月被政府勒令關閉。事實上,惹蘭勿剎地鐵站的開通,與市集運作的衝突應該不大,重點應該在地鐵附近土地的開發(可參考上圖,市集圍繞的綠地)。新加坡鬧區似乎已經發展過一輪了,但鄰近市區的土地依然炙手可熱。上上張照片中遠望能看到的梧槽坊(Rochor Centr)組屋,以其四彩高樓的特色聳立在新加坡市區已經四十多年,今年中也將因新加坡高速公路的興建而拆除。

雖然結霜橋二手市集已經不存在於惹蘭勿剎地區,但結霜橋市場的記憶仍然凝固在這塊土地上,就讓賊偷走結霜橋市集的故事吧!

結霜橋一開始並不是二手市集,而是一般的市場。開始於仍為英國殖民時期的30年代,結霜橋市場因位在梧槽河畔,在河運的優勢仍大於陸運的時代,便形成一個有利於船隻貿易的市場空間。早期市場多販賣魚隻、蔬菜等生鮮食品,也因英國士兵在新加坡的駐紮,一些軍用品,如軍靴、軍用衣也成為販賣商品。

日本於二戰佔領新加坡期間,市場變成許多居⺠購買便宜家用品的地方,以供應戰時的需求。二戰後,更轉型為販賣二手商品的地方,商品多為偷竊、走私或非法商品,而被稱戲稱為結霜橋小偷市場。

新加坡於1965年獨立後,都市開始發展,市場的攤販也數度面臨遷移危機,包括70年代的都市更新計畫,許多攤販被強制搬遷到附近店屋;或是1974年以及1994年,政府兩次要擴大梧槽運河,一些攤販也必須遷移。

政府對結霜橋市場的態度,也讓市場的存續面臨危機。1982年,環境局認為市場象徵著「舊時代的結尾」,應該要撤除並遷移。


即使新加坡政府屢次想移動結霜橋市場,但這些攤販秉持著他們旺盛的生命力,隔沒多久又會回來惹蘭勿剎這個老地方,繼續販賣二手商品。這說明了結霜橋市場有著良好的地理位置,例如它靠近舊馬來西亞巴士站以及小印度,一些經濟較弱勢的移工會來此購買低廉的商品。更重要的是,結霜橋市場已經在這裡幾十年了,作為新加坡最後一個二手市場,它串連著不同階級新加坡人與遊客的購買記憶。

不知道大家逛二手市集時會不會抱著目的,早就想好要來買什麼。賊其實滿少逛二手市集的,只有在歐洲以及福和橋下的一、兩次經驗。大部分人逛二手市集就是要享受「挖寶」的過程,在還未眼花撩亂之前,找到自己需要的。這讓賊覺得二手市集是個異於新加坡其他地方的空間,因為它的商品是隨意堆積的,要自己去翻找或詢問,這樣的經驗很不同於新加坡給人有秩序的感覺。


隨意的不只是商品的擺放,販賣者也是,可能一整天在攤位底下也無聊,他們有時就拿起要販賣的吉他彈起來,其他攤位的阿伯、阿姨們也就隨著節奏唱歌或是跳舞。因此,這是一個還未被新加坡規訓的空間,無論是攤販或是遊客都能夠在這個獨特的市集空間中找到自己所想要的。只可惜這個市集剛好在一年前被關閉,讓新加坡失去了這麼有趣的空間。


當新加坡政府提出拆遷公告時,拯救結霜橋二手市集(Save Sungei Road Market)這個保存團體便組織了起來,希望能讓市集留在原地。雖然在柔性抗爭下,新加坡政府仍關閉結霜橋市集,但他們也積極為市集找尋繼續存在的形式。一開始,他們在新加坡各地的夜市重新舉辦結霜橋市集,藉由流動的形式,讓結霜橋市集市集能在新加坡不同地方延續下去。

然而,這種暫時性且流動的運作模式,對多為長者且需要處理眾多商品的攤商們不是很好的方式。目前,一些結霜橋老攤販會在黃金坊美食中心(Golden Mile Food Market)販賣,但大多集中在牛車水的 Kreta Ayer 週末市集,如果有機會可以去那裡繞繞看,體驗尋寶的樂趣,也順道支持這些為了維生不斷移動的長者們。

另外一種形式是透過藝術,將結霜橋二手市集的記憶,以及攤販們的聲音傳遞出去。賊曾經在位於武吉士的一間獨的攝影藝術推廣機構「DECK」,看過藝術家藉由搜集結霜橋攤販所販賣的物件辦的展。此外,在今年新加坡戲劇節,就有一齣以結霜橋故事為主題的劇作,名為「一公尺廣場:結霜橋的聲音」(ONE METRE SQUARE: VOICES FROM SUNGEI ROAD),從藝術面也能夠看到新加坡草根合作的能量,有興趣也可以

支持一下這些團體。


推薦網址:

Save Sungei Road Market:https://www.facebook.com/savesungeiroadmarket/


參考資料

http://www.wildrice.com.sg/productions/249-one-metre-square-voices-from-sungei-road

https://mothership.sg/2018/06/relocated-sungei-road-vendors-evicted-again/

368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