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玉成戲院、玉成街] 偷走偏於南港西北角,從戲院轉型為流音產業一環的「玉成」 #南港區 Nangang Dist / 台北市 Taipei City

更新日期:2019年6月27日


看到「厭世少年」應該有滿多聽地下樂團的人會滿興奮的吧!其實賊比較少聽非主流的音樂,不過說實在現在要怎麼去區分音樂主流還不主流呢?但有些很努力的音樂人的確需要空間來培植他們,不然台灣流行音樂出現斷層這件事不知道說幾年了。


很意外發現「玉成」這個地方,賊覺得之前會寫南港的東南街就已經讓人滿意外,南港會有老街了。現在寫比較靠近松山的這個小社區「玉成」,應該也會滿讓人好奇這裡到底有什麼值得寫的吧!當然有,玉成也還是有它的故事,而且故事還不斷在推進。這間從玉成戲院轉變成「玉成錄音室」的地方,就是寫故事很好的開始。



之前在提南港東南街時,有講到過去的南港有三間戲院,包括東南街的第一戲院(已經被拆除)、中南街的永生戲院(早就被住宅大樓),以及玉成街的「玉成戲院」。感謝南港人熱情提供資訊,在玉成戲院附近的忠孝醫院旁,還有一間「國興戲院」,據說它店門口排場比較大,生意也滿好的。



玉成戲院算是南港這三間老戲院,唯一還保留著戲院建築空間的,只是轉換了經營型態,從觀賞電影的空間變成錄製音樂的空間「玉成錄音室」。不過跟其他賊看過的老戲院相比,玉成戲院沒有突出且醒目的立面,告訴大家這是一間戲院。就這樣躲在玉成街的巷子裡,不知道是原本就這樣,還是改裝成錄音室後,原本看起來像戲院的立面就消失,至少玉成戲院過去的紅布條還留著,但那時沒有老招牌嗎?


玉成戲院我這邊得到的資訊是在民國六十七年(1978年)開業,那時正值戲院巔峰時期,不過有南港朋友說,其實更早之前玉成戲院就營業了。當時玉成戲院分成金、銀兩廳,共有六百個座位。現在看玉成里,會覺得這裡有間戲院滿奇怪的,南港兩條老街中南街、東南街各有間戲院,有它自己的發展史,那玉成這個看起來像小社區的地方,怎麼也會有戲院呢?


玉成這個地區其實離南港市區頗遠的,從中南街到玉成錄音室有四公里左右的距離,開車也要十分鐘,離松山火車站反而比較近。賊查了一下松山區的老戲院,好像多集中在正氣橋以西的區塊,像民生東路、南京東路、長安東路,玉成戲院的存在反而補足了松山火車站附近沒有戲院的空缺。因此,應該有不少松山人是到玉成看戲院的吧!?南港人來這的不知道多不多。

相較於東南街和中南街的戲院,可能因街道本身商業機能的沒落,再加上新型戲院的競爭,第一戲院與永生戲院都挺早就歇業了。玉成戲院因為設備滿老舊,老闆有去貸款重新整修,很有質感。不料卻遇到民國九十年(2001年)的納莉颱風,玉成抽水站故障,玉成里整個大淹水,導致災情慘重才停業。不過講到納莉,應該很多人都記憶猶新吧!還真不知道沒有遇到風災,玉成戲院是否能存活到現在。


說實話賊能夠查詢到關於玉成戲院的故事並不多,多聚焦在老戲院如何空間再造成一座「錄音室」,而且這間錄音室還一砲而紅,備受台灣不少獨立樂團喜愛。賊第一次看到玉成戲院錄音室這個名字,好像是在梁靜茹今年發的新專輯中,她應該有在這間錄音室錄過音,不知道資訊對不對,滿想知道是哪一首的。錄音室也接待過滿多大牌藝人的,可別小看這間不在台北鬧區的錄音室。


就在不小心注意到有這間錄音室存在之後,台大城鄉所碩一的實習課剛好有一組「新想事成」在做西新、玉成、合成三個里的社區實踐與操作。而位於玉成地區的錄音室,除了因為它過去作為老戲院所匯聚的襲產價值外,它再改造成錄音室後,成為有別於社區原性質的獨特場域,都讓做社區的人不能無視於戲院(錄音室)的存在。

而一手促使這座錄音室生成的國際混音大師 Andy Baker 以及筱甄也都滿關心這一塊的,畢竟錄音室就在社區當中啊!所以這次他們也參與了新想事成團隊期末的成果展,特別開放錄音室讓民眾參觀,也講解錄音室一路走來的過程。其實有點嫉妒學弟妹們這次能夠做玉成地區的實習,想當初我跟他們也是同一個實習課教授啊,總覺得他們碰觸到的議題,賊會比較得心應手。好啦!這一段只是我的抱怨。



這是筱甄在簡報時的老戲院照片,可以對比一下老戲院的改造。雖然她覺得當時拆掉入口鐵欄杆有點可惜,但這也是無法避免的,有時候老屋改造就是得要抉擇什麼該留下。至少售票亭還完整的保留,空間也沒有太大的變動,賊就覺得滿開心了。那天來參與的其實滿多是社區的長者,應該很多長者都從社區八卦中知道這裡幾年前變成錄音室,可是對他/她們來說卻很陌生。


曾經他/她們成長過程,經歷過的老戲院時光,空蕩了那十七年,不知道對他們來說,有什麼感受。而一個全新產業的進入,可能很不熟悉,也覺得那是年輕人所搞的東西,與我們無關。不過戲院空間,也許還是他們率先想到的。覺得城鄉所的介入還不錯,也很開心玉成戲院錄音室願意跟他們一起讓社區了解玉成戲院正走在它的新歷史上。或許以後就會變成,喔!「那間過去是老戲院,很酷的錄音室」


雖然已經有不少媒體訪問過玉成音樂錄音室,特別是有關音樂的媒體,但賊還是稍微整理一下錄音室的故事好了。筱甄在簡報時大部分也都是在談錄音室改造的過程,還一些音樂錄製上的眉角,這部份可能要懂音樂的人才會比較了解,不然像我們這種只是聽聽音樂,唱唱歌的人真的很難理解那些專業。

就連蓋錄音室也都是專業,因為錄音室所需要的空間,與一般家屋的營造有所不同,一切都要考量到「錄音」的品質。而台灣的房子普遍屋頂都太低,空間不小,缺少共鳴,而玉成戲院原本挑高的戲院規模,正好符合 Andy Baker 所設想的錄音空間,也很幸運的租到了這間廢棄的戲院。我想這種純屬意外,不只是對 Andy Baker 來說是幸運的,就連對老戲院本身都是很好的命運轉捩點。筱甄也提到「同步錄音」是這間錄音室很重要的特點,所以許多樂團才會選擇在這裡錄音,而且在老戲院錄音又格外有感覺。

對了,在Q&A時間,賊有問筱甄這幾年政府於市民大道所蓋的「流行音樂中心」,對他們可能的影響。筱甄表示對流行音樂中心到底是要做什麼還沒有很了解,可是她也樂見於台灣流行音樂產業能更蓬勃,有良性的競爭是件好事。賊是認為流行音樂中心計畫已經講了十五年,明年才要正式開幕,一切都還是未知數。不過政府效率總是比不上民間,像流音中心也有產業區,就沒有玉成錄音室這麼快就建好。



其實不只有導覽錄音室,在玉成錄音室的解說前,新想事成團隊也稍微導覽了一個小時的「玉成街」,起點就從這條橫跨基隆河,連結南港、松山與內湖兩岸的「成美長壽橋」開始。這座橋原於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完工,當時是任職台北市第二任官派市長游彌堅,為慶祝蔣中正六十歲生日,倡議樂捐成立興橋基金,不少內湖居民捐款,才促成這座長壽橋的興建。


民國五十七年(1968年)原屬於台北縣各鄉鎮的不少地區,紛紛改歸屬於升格後的院轄市「臺北市」,南港也在其中,而成為南港區,長壽橋也隨之更名為「成美吊橋」。民國七十年(1981年),成美吊橋超過使用年限等待拆除,不過不少地方民眾反對其拆除。最後妥協方式為政府在民國八十年(1991年)新建一座「成美長壽橋」專供人行跨河使用。


在東新街與八德路四段交界,往前看南港路三段,這裡有一大片未使用的空地,原本賊猜想這應該是什麼重畫區。後來才知道這過去是61兵工廠,也就是聯勤202兵工廠。它是第二次國共內戰時,隨國民黨政府撤退來台的四座兵工廠之一,主要在生產40公厘口徑以上之各式火砲和各式彈藥。這塊土地未來好像要變成公園,不過查了一下聯勤202兵工廠應該在靠近東新埤那一側,不知道賊那時是否聽錯。


因為聯勤202兵工廠幾年前有在吵是否要變成自然生態公園,因為它過去的未開發,造就了不錯的濕地環境,只是市政府的這個政策被國防部打臉。跟著202兵工廠來台的還有在裡面上班的官兵和眷屬,也隨之有龍華一村至四村和龍華新村等建設,主要都在後山埤這一帶。原本多為木造房舍,後來也都改建成高層國宅。會取名為「龍華」,可能與202兵工廠的前身與在上海龍華成立的上海戰車製造廠有關。


在玉成街25巷的巷口,有一間雜貨店,旁邊還有一間萊爾富,不知道居民會選擇在哪一間購物,不過不常看到傳統和現代消費空間並立的樣子,滿有趣的,這也是通往玉成戲院錄音室的巷口,滿好奇那些錄音歌手或樂團都買哪一家。上面那張照片玉成包子饅頭對面那棟大樓,前身好像是間鎔鑄工廠,它好像也有磚窯場,有在生產總督府(現在的總統府)內的花磚,當然現在已經停止生產了。


其實這次導覽很大重點,在南港過去很著名的磚窯業,賊當然不會忘記它,但我想它應該另外成篇,這篇就點到為止。雖然磚窯產業在南港已經消失,不過新的產業卻隨之進來,除了前面提到的錄音室這種音樂文化產業外,在萊爾富對面的巷子的左側則是倉儲產業,有一堆公司集中在這裡,像網路賣書大平台「博客來」就設點於此。


往前走則是隸屬基督教長老教會的「錫安教會」,初成立於民國四十三年(1954年),原本是蔡自通醫師在自家住宅的定期聚會。後來在其他牧師的指點下,租下剛剛所提到的雜貨店使用,取名為錫安教會佈道,意思是為錫口地區的人,帶來屬天的平安。民國四十六年(1957年)發起信徒購買堂址運動,才買到現在所有的三角土地。會買到三角地好像是有原因的,只是導覽後有點忘記,再找時間補充。


在教會身後,隔著原本是鐵路,後來地下化成為市民大道的高樓是「南港國民運動中心」。 南港國民運動中心和後面一些大樓的土地,過去是南隆鐵工廠的廠房,廠區規模滿大的。其實這裡過去有些弊案存在的,最有名的就是民國八十八年(1999年)遠雄建設買下國揚建設的南隆鐵工廠土地變更案。在工業化之後的南港,要從工廠轉型成為住宅區的土地應該還不少,這就有待未來觀察了。


不過這些工廠應該養活了不少南港家庭,而在附近還有「台電中心倉庫」,這也是這幾年才被列為文化資產的產業襲產。同樣的,產發局早就對這塊土地有所規劃,甚至都更處也規劃這裡作為公宅基地,而認為文化局劃設的古蹟保存範圍太大。目前也因為這些爭議,中心倉庫也還未活化,甚至連方向都還沒找到,而沒開放,有點可惜。未來有機會進去,賊再好好說說這裡的故事。



參考文獻:

中國兵工廠拾荒

http://www.chinesefirearms.com/110108/bits/bits2.htm

錫安教會簡史 (1955.3-2018.3)

http://www.laijohn.com/PCT-W/1/11577/SA/0/hist/0/Hu,Tlun.htm

臺北畫刊104年1月第564期—南港安樂旅社 老屋活化饒富風味

https://www.travel.taipei/zh-tw/featured/details/16813

【南港製造 台北茶文化】

https://taronews.tw/2018/10/15/150661/

臺電中心倉庫-P庫廠房

https://nchdb.boch.gov.tw/assets/overview/historicalBuilding/20181112000002

台電中心倉庫公辦都更 北市︰將引入金融科技產業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442100

南港臺電倉庫

https://nchdb.boch.gov.tw/assets/overview/monument/20170606000001

【翁嘉銘專欄】樂夢的實踐:玉成戲院錄音室

https://www.mingweekly.com/culture/archiandinterior/content-12027.html

自己的窩自己蓋:專訪 Andy Baker 與玉成戲院錄音室

https://blow.streetvoice.com/34166-%E8%87%AA%E5%B7%B1%E7%9A%84%E7%AA%A9%E8%87%AA%E5%B7%B1%E8%93%8B%EF%BC%9A%E5%B0%88%E8%A8%AA-andy-baker-%E8%88%87%E7%8E%89%E6%88%90%E6%88%B2%E9%99%A2%E9%8C%84%E9%9F%B3%E5%AE%A4/

1152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