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 麟光 Linguang ] 偷走那些被邊緣化的信義區印象 #信義區 Xinyi Dist / 台北市 Taipei

更新日期:2018年5月28日



走完六張犁,坐上木柵線捷運往動物園的方向,在麟光下車,讓賊賊偷走一點這地方的故事。麟光這地名的由來,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國民黨政府來台後,駐守此地的憲兵部隊以麒麟為吉祥物,而憲兵之光指涉麒麟之光,麟光為此簡稱。順道一提,這裡也有一個叫做麟光新村的眷村。不過信義社大的老師指出,憲兵徽章上的圖騰並不是麒麟,而是中國十大神獸的另一隻 檮杌。另外一種說法則是因麟光這個地區過去就是墳墓區,晚上會有許多燐光,也就是鬼火而得名。延續著上一篇六張犁的文章,能夠參與這場走讀也還是要謝謝信義社大舉辦的漫遊信義文化節,而這一場的主題是「走讀黎安」。這一次的走讀幾乎都在信義區黎安里的範圍,雖然信義區本身沒有什麼大景點,但這個區域也是有自己豐富的人文襲產。多用一點心,就可以偷走信義區不一樣的故事!

這一走讀是從捷運麟光站出發,都到了麟光站,當然要吃吃看捷運站附近的無名早餐店。不過也不能稱它為無名早餐店,它只是沒招牌,實際上的店名為「和記豆漿」。和記豆漿應該是搜尋麟光站 早餐,出現最多搜尋結果的早餐店吧!作為麟光地區的老店之一,它的人氣可不輸給附近的網美打卡早午餐店。

小小的一家店,就只賣幾樣簡單的中式早餐。只有一個烤爐,多年來都是一位老先生親自動手處理餅皮和烘烤,而另一邊則是有人煎蛋餅。雖然選擇不多,但因為它的燒餅真的料好實在,一直都能吸引排隊人潮。在進行信義區的走讀前,不如先來填飽肚子再上路吧!



上一篇賊賊有提到六張犁是信義區,而捷運下一站的麟光,仍屬於信義區的範圍。信義區與大安區的區分是以捷運木柵線為界,以南是大安區,以北是信義區。信義區這個地理範圍的出現,是因1980年松山人口已達四十五萬,便於1990年台北市行政區重劃時,將松南劃分出來,獨立成信義區。



在台北市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想要一個社區公園都很難。黎安里就是這個情況,目前只有這座小公園。這是台北市在籌辦2010年花博,提出的「台北好好看」都市景觀改造計畫的配套政策;該計畫的系列二以提供容積獎勵為誘因,交換暫時存在都市內部的綠地空間。因此,這個綠地並不是永久的,可能沒過幾年,建商就要將其所美化的綠地剷平,蓋已經充斥於麟光站附近的高樓。


這趟走讀是從認識這個地區的珍貴老樹開始。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珍貴老樹這個概念,目前一些縣市已經制定法規來指定珍貴老樹,以防止它被人為摧毀。台北市便制定了「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其認定的老樹標準有以下幾點:(1) 樹胸高直徑0.8公尺以上 (2)樹胸圍2.5公尺以上 (3)樹高15公尺以上 (4)樹齡50年以上 (5) 珍稀或具生態、生物、地理及區域人文歷史、文化代表性之樹木。它賦予了土地所有權人防止破壞的義務,也規定了其善盡維護管理的責任。而這棵位在和平東路三段531巷43弄31號後方的大葉雀榕,位在小山丘旁,使牠在成長過程中,不被破壞。賊賊是讀文組的,對植物不甚了解,不過信義社大的導覽老師會對大葉雀榕進行講解,有興趣的期待下次走讀吧!



從小山丘走下來,到了和平東路三段531巷,在27號有另外一棵受保護老樹。這棵樹的品種為臺灣朴,在網路上看到有人稱臺灣朴樹為夏天的綠雨傘,因為他範圍很大,可以讓人在樹下乘涼。而這棵臺灣朴樹則是被包圍在房子中,形成樹保護房子的奇特景觀。



台北市受保護樹木查詢:https://www.culture.gov.taipei/frontsite/tree/treeProtectListAction.do?method=viewTreeList&subMenuId=34&siteId=MTA2



麟光站是典型的住宅區,平常不會有人潮湧現。531這條巷子更是邊緣,但能拾得台北市難有的片刻寧靜。在這邊有一個「大我」社區,共分成大我山莊、大我新莊及大我新舍。社區正門位於三段555巷,但從531後巷下幾個階梯也可抵達大我山莊。大我山莊與所想到的眷村在空間形式上很不一樣,是由六棟三層樓集合樓房所組成的小社區。

「大我新莊」於民國67年落成,是提供給那些退伍軍人所住的單身宿舍。宿舍一間約三坪,廁所和浴室就在外面共用。全盛時期有1500位退伍軍人居住,現在大約只剩下200多人。這應該算是國民黨政府給這些退休老兵的福利,等到這些老兵都走了以後,這塊地可能又要成為發展商覬覦的標的了吧!


大我山莊目前仍由國防部管轄,但國防部似乎不怎麼關心這些老住戶的居住品質,甚至是不聞不問。雖然國防部沒有盡到出租者的責任(?),但這裡也常作為政治上攻防焦點。對國民黨而言,這些退休老兵可是大票倉,選舉時都會來這開競選支票,但這些政治人物可能在老兵逐漸凋零後就離去。

而民進黨過去則是曾經以這些老兵與中國籍配偶共同居住這件事,對國防部官員進行質詢。雖然這些退休老兵過去住在單身宿舍,但在中台交流解禁後,有些老兵會去中國娶老婆。若有生小孩者,可能出現一家幾口都住在三坪大房間的情況。這些老兵與其妻子的年齡差異頗大,就變成現在居住於此的配偶人數有三百多人,超過了這裡原住戶退休老兵人口數的情況,也許這裡以後真的會成為中國配偶的生活空間也說不定。


民進黨立委曾指出這些中國籍配偶,有在宿舍經營賭場,甚至進行性交易等違法行為,要求國防部處理。其實這是一個滿棘手的議題,關係到了老兵的情感需求,以及中國配偶的經濟需求,要改變這裡被邊緣化的情況,真的很難。比較新的這棟是「大我新舍」,於民國七十九年啟用,並於八十七年設置台北榮總大我新舍門診部,讓這些退休老兵能就近看診。




和平東路三段這一條路,因地處偏遠的關係,有些空地被拿來做調度站使用,像是大都會客運和指南客運。指南客運會在此設麟光調度站,其實與車站的負荷有關。2011年時,指南客運與光華客運的大直調度站已趨於飽和,便在另一端的終點設置麟光調度站。




接著沿著和平東路三段631巷往上走,這應該是今天比較累的路程,畢竟是山坡。沿途都有幾間看起來應該有五、六十年的老房子在右側,雖然這裡還是台北市,但總覺得這裡離市區很遙遠,呈現不一樣的地景。

在631巷有一處隱身於民家後方的煤礦遺址,這個煤礦稱為「隆昌煤礦」或「六張犁煤礦」。該地區煤礦最早由美作為次郎於明治30年(1897年)設立礦權,後來大正9年(1920),日東礦業株式會社獲得礦權,它的開採時間也最長。戰後由張溪土、高銘添等人以六張犁煤礦名義持續開採,後改組為隆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民國66年收坑。

要看礦坑必須繞到別人家後面,沒有人帶應該很難找。因為上山有點危險,我們只看了步道旁的出風口,沒有上去看到遺址。


再往上走會看到幾棟很高的塔,當然這裡是不可能有商辦,而且這棟建築物的設計也滿特別,一看就知道是靈骨塔。這裡是慈恩園生命紀念館,於民國77年由鄭聰江先生創立。鄭先生從苗栗苑裡山腳國小畢業後就未再升學,19歲時到台北發展。一開始的工作是賣菜,之後轉投餐飲業,也順道賣豬。有足夠的資金後,就投資土地與製造業,最後在轉作殯葬事業。

據說這裡的塔位在成立之初還滿便宜的,但現在卻是千金難買。畢竟慈恩園廣告說,這裡是芳蘭山、福州山、四獸山等山脈龍脈之首,風水極好,能夠庇佑子孫,所以大台北滿多有錢人會買這裡的塔位吧!






在慈恩園旁邊則是石泉巖,主祀清水祖師爺。關於這間廟的故事,早年地方民眾攜帶清水祖師的香火,至文山地區種茶,並搭建茅屋供奉。而在廟後方有泉水從石間湧出,故稱此座廟為石泉巖。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石泉巖由楊士如發起捐資建廟。祖師爺曾因山崩而改建,並在民國47、61年重修,才有現在的規模。

石泉巖剛好位於清代茶農挑茶,從石碇、深坑前往六張犁的茶路古道中點,便成為茶農們的休息站。






雖然在廟前殿有石泉巖的牌匾,但那是後來新作的,原始的牌匾被放在廟的辦公室裡面。能看到牌匾上寫著「光緒丙子之冬眾等敬立」(大概是1876年),以及「內閣中書舉人陳樹藍書」。藉由這個牌匾,能夠證明這座廟的歷史久遠。




在石泉巖廟前廣場一隅,立了兩個石碑。右邊那個比較新,是民國七十四年所立,用來介紹這條茶路古道。左側那則是同治年間所立的重修觀山嶺路橋碑。同治、光緒年間茶葉的獲利極好,石碇及深坑是當時的茶葉產地,茶夫將茶送至港口販賣的要道,便是這條茶路古道。石泉巖旁邊的一個登山小徑,就是這條茶路古道,有空可以來爬爬山,感受當時茶伕的勞動過程。




最後,由石泉巖往回走,會經過兩個在山坡的小聚落,看起來很像「信義區的九份」。這裡以前曾有黎安營區進駐,而這些聚落也供應了營區阿兵哥們的需求,所以有一些娛樂場所在聚落營業,例如撞球間。在石壁上還隱隱約約能看到忠之類的字,證明這裡曾經的軍事歷史。搭配昨天那篇文章,總覺得信義區如果能好好整理過去軍事地景的歷史,應該會有更多迷人的故事產出。


在回麟光站的途中,大我新舍前的人行道出現了一群雞在路上逛大街。這個景象真的很難說服人出現在信義區,但它真的就是發生了。也許是大我社區的退休老兵所養,或是山坡旁的住戶。無論如何,走一條城市中你不曾走過的路,絕對會發現與平常不同的風景,尤其是那些我們未習以為常,甚至被邊緣化的景象。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