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 六張犁 Liuzhangli ] 偷走不像信義區的信義區的故事 #信義區 Xinyi Dist / 台北市 Taipei

更新日期:2018年5月23日


什麼!六張犁在信義區,我想很多坐捷運的朋友,或者常騎車或坐公車經過基隆路的朋友,都一定聽過「六張犁」。但要一次就猜對六張犁屬於哪一區,我想對非居住於六張犁周圍的朋友應該有點難度吧!賊賊每次從學校要到信義區,騎車走基隆路時,都會對六張犁這個地方感到好奇。除了名字有牛很酷之外,也是因為這地方實在很難給它一個定位。好在這次參加信義社大的「走讀六張犁」活動,才更認識這個地方,也改變了我對信義區的既定印象,就分享給大家囉!



上面那張圖是從信義社大網站上,擷取下來的地圖。裡面有清楚標明走讀會特別介紹的各個亮點的位置,大家有興趣不妨跟著走走看。從六張犁捷運站出發,圓環走崇德街那條。崇德街就是過去的六張犁路,嘉慶年間被列入官道。國民黨政府來台後,納入和平東路,和平東路三段興建後,改名為承德街。它原本僅是農家行走的小徑,日本殖民時用碎石造路,旁邊還鋪有運煤輕軌。


轉進承德街六十巷,因為這場導覽時間是下午一點左右,這條小巷有幾個攤位休息著,有些門口也放著販賣用的桌子,看起來很像市場。的確,這是民國五十年左右興起的六張犁市場。當時,攤販都在街道兩側,曾經非常熱鬧。可惜近年因附近市場的興起,這個市場便逐漸衰落。尤其,2014年之前,六張犁市場後半的土地都被建商買走,準備蓋大樓。


2014年市場曾發生紅線事件,建商獲得土地後,市政府決定在還沒被買下的前半部土地畫紅線,影響到市場攤販的權益。畢竟這條路是私人道路,市場也是私人市場,過去政府沒有管理這條街,沒鋪柏油路,甚至沒派人打掃,現在卻要畫紅線,極不公平。目前巷子後方還有幾個攤販在營業,原先要都更的範圍仍未動工,用鐵皮圍起。也多虧了這場導覽,才能進去看已經廢棄的市場建築,就是最上面的那張照片。

從六十巷走出來便是嘉興街,1959年基隆路被打通後,原本的基隆路二段被改稱為嘉興街。嘉興街上有一座六張犁派出所,它的歷史應該也有百年,只是現在已然被披上現代建築大衣。2007年,六張犁派出所推動公辦都更,2012被潤泰建設得標,將蓋十二層樓建築,可惜潤泰要求提高容積獎勵,目前仍與市政府僵局中。不過十二層還滿高的,在這個區域,其實會看到滿多舊矮房,已經有滿多新蓋高樓影響了這區的景觀。



接著會經過六張犁饅頭店,喜歡吃饅頭的朋友,應該知道這間饅頭名店吧!雖然賊賊還是沒吃過,不過饅頭店在六張犁地區已經有四十年歷史,還是值得大家來探訪六張犁時,順便買個幾顆當做散步點心,不過聽說到Cotsco買比較便宜。

六張犁饅頭店所在的信安街,過去是瑠公圳第一幹線的部分圳道。第一幹線從公館分支出去,走蟾蜍山,沿著自來水廠的道路,穿過辛亥路,沿著信安路北行,到六張犁,以灌溉當時稱為興雅庄的信義區。後來再北行延吉街,到達錫口(今松山區)。民國後的現代化工程,將水道隱藏於地下,不見天日。不過台北市還滿積極,希望透過一些公共建設讓這些台北的「水道襲產」能夠重見天日

在崇德街121巷會經過一間面積頗大的三合院,雖然設有前門,加大了遊人與私人住宅

的距離,但遠望仍能看到三合院上的匾額寫著「河南堂」。河南堂這個堂號屬於邱姓所有,邱姓應該是六張犁這裡的大姓。可惜社區大學還沒有太多邱家的資料,不然應該能對六張犁認識得更圓滿





繞到後面靠山的小巷,會看到幾個洞。因為信義區過去曾有地方產煤,而讓社大認為這裡是煤礦的通風口,便請煤礦研究專家來查看。後來發現這幾個洞應該是做防空洞而用,不過這個防空洞看起來小小的,也滿隱蔽的,只是人爬進去應該滿困難。




回到崇德街,便會看到幾間老矮房,很難想像這種建築形式,現在仍能在信義區看到。不過繼續跟著導覽走下去,其實也就習慣另一面的信義區。這些房子過去都是街屋,只是現在房子間的牆壁都被補強了,便失去過去街屋的形式與功能,若仔細看還能看到街屋的早期工法。



街屋旁有一座六張犁福德宮,是當時重要的地方信仰中心,為什麼六張犁這塊地區會有剛剛講的店屋呢?因為在清朝道光年間,深坑地區的茶農會挑著茶,走木柵的山路至艋岬的港口,裝船外銷,那條山路稱為「茶路古道」。有些茶農會走到六張犁的叉路,在這座福德宮前趕集換物,這裡就形成「店仔口」。店仔街在前面介紹的六張犁市場於五十年成形後,市集功能就被取代。



再來要爬上一座小山頭,其實就只是翻一個小山到信義區另外一邊而已,算是捷徑。這座山頭有挖土機正在施工,原本是大安公墓第六墓區。目前大安區第六、第八公墓及木柵第七公墓正在進行遷葬。

這個山頭的公墓,以前可能是作為聯勤總部的傷兵公墓。在日本殖民時期,曾經發生霍亂,這些病患的屍體在消毒並強制火化後,被送至疫病死者專用的六張犁傳染病墓地,那個墓地也就是這個公墓。那些病患當時都被埋在六呎以下,以避免疫情傳播。可是現在在重整墓地時,可能又會將這些疫病的屍體挖出,似乎有點不大尊重。




在另一側山腰有兩棟兩層樓的水泥建築,看起來滿像是公家機關會使用的建築。但為什麼會在一個不起眼的山坡上,與市區的公務分離呢?原來這是過去的法醫研究院,現在廢棄在此,倒是增添一種神秘感。不過們其實都上鎖了,應該也無法讓廢墟愛好者前去探秘吧!倒是這裡的高度,是一個觀賞101煙火的不錯位置。跨年時,山下就會塞滿車來上山倒數。


下山後,會看到六張犁地區的兩個聚落中,第一個遇到的會是周姓聚落。滿可惜的是,三合院的兩側都已變成一般的水泥矮房,氣勢頓時消失。不過在信義區能夠看到三合院,也滿讓人欣慰的,至少能想像過去信義區一片水田的農村樣。這座周姓三合院的建築還能看到燕屋屋脊,這是因為周家曾經出過秀才的緣故。



這座東興宮是在地周姓和陳姓聚落的共同信仰空間,兩家是在光緒年間來六張犁這個地區開墾。東興宮所奉祀的神祇,真的是在地信仰發展而來。祂原本是一顆小石頭,當地居民祭拜後覺得十分靈驗,便稱它為東興公,後來這間廟乾脆就稱為東興宮,這命名雖然隨意但也滿實在的。



離開東興宮,不遠處就是陳姓的三合院,附近還有楊姓,可惜這次導覽沒有去到。三合院的左右兩翼,與周姓一樣,都改為水泥鐵皮建築,主廳的屋頂也用鐵皮蓋著,實在是滿可惜的。這個三合院可以注意的地方是三合院主廳的門眉上仍有房屋稅籍牌,陳家的祖先在日治時期也曾擔任過保正。此外,若進到建築內,還能看到日治時期的黑瓦堆疊。


終於回到大家最熟悉的信義區商業地景了,前面導讀走過這麼不信義區的生活,賊賊不敢再說認識信義區了。其實,剛剛前面那些地方隱隱約約都可以看到不遠的101,雖然距離認知的信義區地標很近,但又覺得自己好像深在深坑或坪林等鄉間。

接下來要介紹的這個空地,對騎這條去北醫的人應該不陌生吧,賊賊就曾經對這塊信義區沒有用的空地感到疑惑,今天也得到了解答。這個空地的範圍其實滿大的,在信義區信安街與吳興街220巷所包圍的街廓,面積為9.79公傾。它的位置也剛好在六張犁與三張犁中間,阻隔了兩地的交通。這裡在太平洋戰爭後期,曾經被日本殖民政府作為「軍扶訓練所」。1942年,日本殖民政府推動了「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以訓練台籍日本兵為日本作戰。

國民黨政府來台後,訓練所轉型為「陸軍保養廠」,亦即陸軍車輛維修的地方。原先保養廠是屬於聯勤總部,後來則移轉至陸軍。但在軍營撤出台北市的政策後,這些軍事地景都荒廢了。陸軍保養廠是於民國94年遷至新店,台北市政府於2016年開始處理這些廢棄空地,A~E的街廓將打造成青年住宅。但曾有地方民眾提出異議,認為這邊應該設置生態公園會比較理想。民眾的意見也被台北市政府採納,414號防災公園已於去年底動土,預計今年底(2018年底)會完工。


最後一個點則是六張犁垃圾場,在民國53年時,這裡屬於六張犁營部。再次印證了信義區的歷史其實與軍營有很大的關係,這裡之後改為憲兵看守所。最後大部分改建為憲兵軍官眷舍,有一部分則是成為六張犁垃圾場所用。




在導覽結束時,信義社大也推薦大家去吃嘉興街有名的山東槓子頭。這間店已經快要四十年了,製作老麵的老先生於2015年也過了百歲生日,沒有看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能繼續做老麵。不過這裡的槓子頭是真的不錯,而有這間山東槓子頭與前面介紹的六張犁饅頭店,就知道這裡與當年外省老兵的來台生活也息息相關。




參考資料:

信義社大:http://xycc.tw/%E5%B0%8E%E8%A6%BD%E5%81%B4%E5%AF%AB%EF%BC%9A%E6%88%92%E5%9A%B4%E6%99%82%E6%9C%9F%E6%94%BF%E6%B2%BB%E5%8F%97%E9%9B%A3%E8%80%85%E5%A2%93%E5%9C%92%E5%8F%8A%E5%85%AD%E5%BC%B5%E7%8A%81%E5%9C%B0%E6%99%AF/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