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暗黑襲產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 & 瓊邑克紀念園區 ] 證據或紀念?那段紅色高棉的暗黑記憶 #金邊Phnom Penh/ 柬埔寨 Cambodia


德黑蘭系列其實還有一篇,不過趁著上一篇講伊朗德黑蘭埃博拉特監獄博物館的餘溫,今天先跳到東南亞的脈絡,偷走柬埔寨監獄博物館的故事吧!提到柬埔寨,觀光客最熟悉的就是吳哥窟。吳哥王朝襲產的輝煌,即使在當今仍無法抹滅它的成功,也使觀光成為柬埔寨第二大的產業。

除了暹粒市,因為是距離吳哥窟最近的城市而崛起外,首都金邊市也因長久的首都地位,而有其觀光資源能吸引觀光客。十三世紀時,吳哥王朝勢力日漸衰弱。14、15世紀時,暹羅當時的大城王國連三次攻佔吳哥,且因當時吳哥周圍有傳染病發生,人民生活頗為困苦。再加上吳哥距離邊境不遠的地理位置,為了防止暹羅的再次入侵,1434年遷都今日的金邊。而後的吳哥王朝幾乎難逃,由北邊的暹羅王朝與南方的越南操弄的命運,直到法國於1864年展開柬埔寨的殖民統治。

事實上,柬埔寨王國曾短暫的定都於烏棟,1866年當時的國王諾羅敦·安·吳哥決定興建一座皇宮,便將都城重新遷回金邊。這時法國已經開始其統治,因此這棟建築物的興建是柬、法聯手,因而帶有高棉及法國殖民時期風格。其周邊那時所興建的皇室建築在當今都成為金邊襲產觀光的資源。



除了王國在金邊的皇室襲產外,金邊更受歡迎的觀光反倒是近年興起的暗黑觀光,在柬埔寨這指涉了1975~1979年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四年的暗黑記憶。紅色高棉的殘忍、荒誕在當代有許多影片呈現,多半是紀錄片。左邊這部是紅色高棉紀錄片,在近期內入圍過國際影展,包括坎城,還有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這部名為「遺失的映像」( The Missing Picture)


片名會取名為遺失的映像,其實是也曾經歷過紅色高棉時期的導演,想要從過往的資料找到紅色高棉時期人們生活的真實畫面,卻只找到一些虛假的宣傳廣告。因此,他決定自己運用黏土,用自己的家庭記憶去創造出紅色高棉下人們生活的場景。這不僅費工,如果知道導演的初衷,會更加感人。

除了紀錄片之外,紅色高棉的歷史在去年也以劇情片的方式拍攝。這部由裘莉製片的電影「他們先殺了我父親」,透過一個小女孩的視角,探尋了紅色高棉如何將一個原本居住於金邊的富裕家庭拆散,小女孩又如何經歷紅色高棉許多荒謬的政策,最後家破人亡。雖然這部片有些爭議,但也不失為一個較好入門紅色高棉的影片,而且Netflix找得到,大家不妨先透過影片認識柬埔寨那段慘絕人寰的歷史。



若看完電影對紅色高棉的暗黑記憶有興趣,不如前來柬埔寨的首都金邊來場「暗黑觀光」吧!柬埔寨算是東亞國家暗黑觀光發展較早的國家,但不代表暗黑觀光發展的成熟,畢竟柬埔寨發展暗黑觀光的歷史有點奇怪。

這間博物館早在1980年就開幕,那時暗黑觀光的研究還沒興起(大約90年代)。將柬埔寨人民脫離紅色高棉水深火熱的,其實是柬埔寨所認為的世仇越南。越南軍隊於1979年初入侵柬埔寨首都金邊,隨行的兩位攝影記者無意間發現了學校內的慘狀。越南政府便交派一位博物館專家保存這些文件,並將這個地方轉型為博物館,以昭告大家紅色高棉的慘況,並稱之為「亞洲的奧茲維辛」。在經過幾個月的調查,發現有15000人左右曾經受害於這個地方。

當然,越南的目的是要獲得其入侵柬埔寨的合法性,也讓越南與蘇聯所扶持的柬埔寨人民共和國具有統治上的合法性。他們幫助柬埔寨人民脫離紅色高棉的恐怖統治。在初期,因為柬埔寨還在越南的佔領中,來這間博物館參觀的人多是其他共產主義國家的人民。到了1993年,聯合國進駐柬埔寨,才轉由周遭國家的觀光客前來參觀,近期更成為金邊最重要的觀光資源。

不過柬埔寨的暗黑觀光說實在也發展的滿成熟,畢竟有許多國家對柬埔寨在戰後的發展極為重視,許多資源在93年後不斷湧入柬埔寨。在吐斯廉屠殺博物館,遊客除了可以租借有各國語言(有中文)的語音導覽外,這個博物館有時會舉辦特展,試圖探討暗黑時代的各種記憶,例如賊賊去的時候就探討「女性」在紅色高棉時期的動力。



這間過去被稱為S21的囚禁、屠殺中心的建築物,仍能看出它前身是作為學校的構造。U型的三層樓建築,一間一間隔開的教室和寂靜的走廊,其實滿難想像每一間後來都被轉作為凌虐、拘禁的地方。在建築物外面的白色陵寢,反倒提醒遊客,這裡已非單純的學校,在經歷過紅色高棉時期,這裡的記憶已被改變,現在紀念、教育後代過去的錯誤歷史,並學著面對,才是重要的。


因為其轉作為監獄的時間僅有四年,過去都是做學校所用,後來就直接成為展示紅色高棉屠殺證據的博物館,這個園區其實還維持著學校的空間感。草地、樹蔭,賊賊覺得是滿好聽故事的空間,可惜都是些暗黑的故事。不過,如果聽了不舒服,甚至於難過時,坐在樹下的長椅上,暫時關上導覽,讓自己的情緒能夠舒緩一下,到是一個滿人性的展場環境。


吐斯連屠殺博物館雖然沒有被列為世界文化襲產,但在學校建築物外,能看到一座由聯合教科文組織所頒布的碑文。2009年,教科文組織將吐斯廉監獄內所存有的紅色高棉資料登錄為世界記憶。這些資料包括了超過五千張曾經在此受囚的受害者照片,以及一些在凌虐下被逼而自白的文件。此外,還有一些受害者、在紅色高棉體系下執法的行政官員的生命紀錄,都將紅色高棉在這間監獄內所做的惡形記錄下來。

吐斯連屠殺博物館也是東亞國家進行襲產外交的重要場域。日本沖繩於2009年開始協助博物館進行保存。2014年,則開始由韓國接手,協助這些文件能夠進行保存。畢竟博物館本身沒有器材能夠進行較好的保存,還需要其他有保存經驗的國家進行協助。


首先,賊賊進入離入口最近的A棟建築。這棟建築的一樓有十個房間,二樓、三樓各自有五個房間,都是作為拘禁、審問、凌虐那些較高級的官員所使用的空間。外面有一些警告的標示,包括不能抽菸、飲食等,畢竟這是需要沈澱自己去聆聽每一個記憶的參訪,安靜是對那些受害者的靈魂的一種尊重。



在第一棟建築物內的每間教室內,會看到黃橘色牆面的房間裡,牆上掛著一張黑白照片。過去被凌虐的受害者的真實慘狀,就這樣被真實的張貼於這間房內,且照片中的屍體都因血跡而更加難以辨認。除了這兩件物品外,可能有幾個鐵櫃,偌大的教室裡,就一片空蕩了。相較於其他建築物,A棟能夠容納一位受害者於一間房間,代表他們有足夠的重要性對他們施以監禁。


在B棟建築物前,一個原先是學生們體育活動的器材,卻被紅色高棉改為用來對受害者進行絞刑的工具。受害者會先被雙手綑綁至背部,再拉高至頂端,等到失去意識之後。再從頭往下墜落到一個裝滿糞便、噁心物質的桶子中,讓受害者恢復他的意識,審問者則能夠繼續對他加以拷問。



在B棟,則是會看到一些黑白的老照片,不斷述說著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的故事。右邊那張圖是,1975年4月赤柬進入金色高棉,號稱要讓柬埔寨回到元年,認為自己解放了柬埔寨人民時所拍。能看到金邊街頭人民歡欣鼓舞,迎接一個英雄般的政權到來,讓他們重新回到和平穩定的日子。然而,事實卻是一個恐怖統治的政權到來,金邊開始被淨空,人民被下放到鄉村進行勞動。

在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中,讓許多人印象深刻的可能就是下面這些一個一個臂章貼出來,那些受害者在受刑前所拍攝的照片。如果想想這些照片的作用其實滿有意思,過去作為紅色高棉行政管理程序的照片,後來成為越南政府指證受害者的呈堂證供,現在反而成為觀光客凝視,以及倖存家屬紀念的唯一憑證。

這樣光明的展示著過去的受害者,其實凝視著他/她們雙眼時,那無辜、害怕、恐懼的神情,增添了觀光客的惋惜,這在伊朗的監獄博物館也有相同效果。

另一件事情,在今年美國一間網路照片公司被檢舉將這些紅色高棉受害者的二手照片放在網路上銷售。這個可能違反倫理的事情,也是我們在探討暗黑照片的使用權時該注意的。


B棟除了照片外,參訪者也可以看到不同於A棟的囚禁模式。他們將原本的一間教室,用磚頭做了很多個隔間,而每一個隔間僅容許一個人轉身。那些不具備重要性的受害者就被囚禁在這,身體的難受更加深了他們對於紅色高棉的恐懼。實際走進去每一個房間,賊賊就能感受到那種壓抑,更難以想像在夜晚時,他們該怎麼度日。




走到室外,二、三樓的鐵絲網依然隔開了拘禁的空間與外在環境,不知道拘禁於這裡的受害者是否能出來隔著鐵絲網看著藍天,呼吸外面的空氣,又或是他們出來了,就是要走向死亡的方向。許多遊人看完後,都會在走廊上來回走動,或是就這樣隔著鐵絲,望向外面嘆息,思索著過去的歷史,人類怎能如此殘忍的對待彼此。



走到最後的廣場,會看到一座較新的紀念碑。這座紀念碑是2015年由德國出資所興建的紀念碑,周圍的十六個石板刻著超過一萬二千名在此受難的人的姓名,以紀念他們。這座紀念碑也是以佛教的形式製作,畢竟柬埔寨是一個佛教國家,通過佛教的紀念方式,希望能洗滌這地區往死人的靈魂。




雖然遊人能在S21聽到許多極為暗黑的故事,但多數受害者只是在那受到囚禁、審問、凌虐,真正執行死刑的地方,反而是這座被稱為萬人塚的「瓊邑克紀念園區」。

瓊邑克紀念園區距離金邊市區有十五公里距離,已經快到金邊與甘單交界處,座落在

Choeung Aek湖畔,吸引遊人在參訪完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後,前來此園區接續探尋比S21更為直接且不人道的紅色高棉屠殺記憶。

因為遠離市區,從市區搭嘟嘟車前來也要半個小時左右,沿途雖然有新蓋好的馬路,但也還是塵土飛揚。經過了許多稻田、棕櫚園等,會看到一個柬式的大門入口,門口有一些觀光客需要的紀念品店、餐飲店等。然而,引起遊人注意的反而是,大門後一座高聳入天的紀念塔。

這裡與吐斯廉一樣,能夠搭配著語音導覽了解這個萬人塚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此外,在一些停留點,甚至有圖樣解說牌讓遊人更清楚每個點的景象。雖然遊人無法,甚至不願親眼目睹這些慘況,但卻能更理解當時紅色高棉處理這些受害者的過程。

瓊邑克當時是金邊執行死刑的地方,這種地方在紅色高棉時期,全國大約有超過五千座,但這裡恐怕有最多受害者,目前預計有超過二萬名,而這裡也是官方唯一提供導覽的地方。當時每一個月會有兩、三次,卡車從S21或其他地方的監獄載送受害者至瓊邑克進行處決。甚至有些人是沒有經歷監獄這一關,直接被送至瓊邑克。在語音導覽中,導覽會告訴遊人,受害者有多恐懼,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會被帶到哪裡,也不知道他們即將面臨的是生命的終結。


通常,受害者從卡車上下來,就直接被進行處決。但在紅色高棉後期,被送來的人越來越多,甚至一天超過三百人。官方就乾脆在瓊邑克設置簡單木造的拘留空間,讓那些無法於當天受刑的人,可以到隔天再執行。賊賊其實難以想像隔天才受刑的人,心理的壓力有多麽大,畢竟你先看了跟你同卡車來的人被殺死,應該也知道自己後來的命運。

在當時物資不豐的紅色高棉時期,許多人都下鄉工作、無水電可用,瓊邑克這裡卻配用電力以支應他們行政人員在執行時期的電力需要,例如他們在夜間需要電力來辨認受害者並作紀錄。從吐斯廉監獄到這座瓊邑克,能發現「紀錄」是紅色高棉進行控管中極為重要的方式。




前面有提到瓊邑克毗鄰一座湖,那是一座具有濕地的大型湖泊,但在瓊邑克園區內也有一座湖泊。雖然這座湖泊看起來很靜謐,但在紅色高棉時期,那些被處死的屍體就這樣一個一個被丟進這座湖泊裡,也讓賊賊在環繞這座湖時,其實心裡會有點恐懼。



走到後面,還會看到一些為死者靈魂祈福的幸運繩綁在一個一個曾被丟滿屍體的地上。可以想見當時能以屍橫遍野來形容這裡的慘況。

導覽最後會把遊人帶回到這座紀念塔,裡面存放了龐大的被害者人頭,並依性別、年齡加以分門別類標示著。紀念碑的形式還史以柬埔寨佛教常用的建築形式,以對這些亡靈加以撫慰。

踏出這座園區,柬埔寨的暗黑觀光之旅就這樣告一段落了。但要提醒的是,這兩座博物館只是官方挑選出來展示給觀光客的博物館。實際上,整個紅色高棉的屠殺可能發生在柬埔寨各處,還有很多暗黑記憶等著去被紀念,但有時遺忘何嘗不是種紀念呢?


今年是2018年,剛好是紅色高棉最高總書記波布逝世於柬埔寨山區的二十週年。紅色高棉的歷史相對於其他屠殺,例如納粹大屠殺、南京大屠殺較晚發生。它對柬埔寨的影響雖然日益減弱,但還是存在著。雖然柬埔寨看似能以暗黑觀光去面對過去那套傷痛,但對政府而言,這些地方的存在到底是觀光的生財工具、紀念受害者暗黑記憶的地方,又或是能夠促進柬埔寨社會正視過去那段歷史,進行轉型正義的地方。

不同於前篇伊朗監獄博物館企圖彰顯前朝的暗黑,獲得政權合法性。韓森政府對於紅色高棉的失憶,就代表他們的目的不同於伊朗的博物館。矛盾的是,韓森政府卻又想將波布過世的地方建設為另一個紅色高棉暗黑觀光的地方,兩件事放在一起看就知道,轉型正義對掌控柬埔寨政權多年的韓森政府並不存在,如何加速開發柬埔寨以及回應西方各國對他們的壓力才是他們所在意的。


114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