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暗黑襲產 #埃博拉特監獄博物館 Ebrat Museum] 偷走德黑蘭歷史上最暗黑的篇章之一 #德黑蘭 Tehran / 伊朗 Iran


德黑蘭第二篇,回到賊賊最愛談的暗黑襲產,了解德黑蘭官方論述下的「暗黑歷史」。之前賊賊談過的兩個「暗黑襲產」案例有台北文山區的賴氏萬壽塔,以及馬六甲的三寶山墳區,都是屬於墳墓性質。今天則是要偷走暗黑襲產的另一種類,監獄博物館。相較於墳墓,監獄博物館的政治性又更加濃烈,畢竟它能操作的面向更多,也引起近年學界的研究興趣。許多國家將監獄轉型為博物館,監獄空間轉型為「暗黑觀光」的空間,其展示的論述不只對監獄本身進行描繪,還有監獄中曾經經歷過的暗黑歷史,但要注意這些都是國家挑選過的官方記憶。如果有機會去任何一座監獄博物館,記得官方論述只是參考,監獄內有很多光明/暗黑的記憶是被隱藏的。

接下來回到德黑蘭的這座監獄博物館。在巴勒維(Pahlavi)時期,第一任君王李查沙阿·巴勒維(Reza Shah)在德國的協助下建立了這座伊朗第一座「現代化監獄」。現代化監獄是建構一個現代國家下的一個重要環節,國家會興建標榜現代化的監獄空間,是為了提供一個矯正,而非身體處罰的空間,這也合乎國際上對於人權的追求。對於親西方的巴勒維政權,在歐美的協助下將伊朗建設成一個現代化的國家,監獄當然是一個指標。但這座監獄並未提供一個人性的空間,反而成為獨裁政權下剷除異己的工具。

這座監獄起初是一座秘密監獄,但從1972年開始卻廣為伊朗民眾所知,這便是基於它作為一座關政治監獄犯的性質。尤其,埃博拉特監獄是伊朗的薩瓦克(SAVAK),也就是秘密警察系統所使用的監獄,他們能在這座監獄對反對巴勒維王朝的反對者實施囚禁、虐待及處決等不人道行為。諷刺的是,薩瓦克系統是在美國CIA的協助下於1957年所建立。

在伊朗1979年革命後,這棟建築物依然維持監獄的功能,並改名為Towhid 監獄。即使改名後,這座監獄依然被新政府用來關那些反對革命的人。2000年,這座監獄因違反人權,遭受強烈的批評而關閉。三年後,這間監獄被官方轉型為博物館,用來展示巴勒維(Pahlavi)時期,用來折磨政治犯的酷刑方法。所以這其實滿有趣的,這間博物館用盡各種方法展示巴勒維時期的各種不人道手段,卻刻意忽略1979革命後所成立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在1979~2000年這二十年時間對政治犯的打壓。

埃博拉特監獄博物館是賊賊當初在規劃伊朗行程時,列為必去的景點之一。所以凌晨到達伊朗後,在旅館稍作休息,便走路去博物館。要到博物館,可以搭乘伊朗地鐵一號現或二號線到 Imam Khomeini 地鐵站,出站後就可以看到指標,捷運站走路不到五分鐘就會到博物館。賊賊則是住在附近的Mellat 站,所以走路十五分鐘就到了。

從網路上看的參觀時間是早上九點到下午四點,中午十二點到一點休息一小時。結果賊賊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卻不見開門,只好先去德黑蘭其他的景點。不過在其他地方遇見遊行,才知道今天是公共假日,難怪博物館沒有開。不過這其實對觀光客滿不便的,因為門口和官方網站都沒有告示,剛來第一天我也不知道今天是伊朗的公共假日啊!


第二天早上,賊賊又在九點前到了埃博拉特監獄博物館。博物館雖然在地鐵站附近,又在行政區後面,但卻十分僻靜,難怪過去可以作為秘密監獄。這次九點門雖然開了,外面卻有一群伊朗的女學生們等著進去參觀。等她們都進去後,售票員看到我卻說現在不能進去,要我下午再來。其實賊賊也搞不懂怎麼回事,反正就在附近走走後再過來。


還是要再說一次,德黑蘭的街景真的很蕭瑟,尤其監獄博物館附近,給人死寂的氣息。好不容易等到快接近兩點,賊賊又前來張望。這次守衛總算讓賊賊進去了,只是剛好又碰到一群女學生,所以原先猜測會不會因為我是男生,因為這團都是女生所以我不能進去的原因就被打了回票。




這次是真的可以進去了,雖然賊賊還是搞不懂上午不能進去的原因。後來猜想可能來這間博物館參觀都需要由專業的導覽者來帶,不能自己隨意參觀。雖然賊賊這一梯次是與一群伊朗女學生一起參觀,但她們有自己波斯文的導覽者,賊賊自己獨享了一位英文的導覽者。博物館方的這種方式滿好的,畢竟有時博物館的展示未必能讓參訪者確實了解展示的目的。

走過售票亭,會先經過監獄建築本體與圍牆間的走道。不同於其他監獄博物館的形式,這樣的入口體現了這座監獄本身的隱蔽性格,畢竟它是在建築群內。而在圍牆上,能看到許多伊朗名字被刻在磚塊上,以紀念那些在前政權遭受迫的人。這種方式在此類型的博物館滿常見的,像波蘭著名的奧斯威辛或台北景美人權園區都用同樣形式。


在走過走到後,便會進入監獄建築本體。參觀監獄前,會被要求看一段關於這座監獄的紀錄片。雖然有英文字幕,不過影片本身有點老舊,雖然配樂很驚悚,但卻也讓人看得滿累的。但這也暗示了這座監獄博物館的風格,它存在的目的不是悼念過去,而是提醒參訪者過去政權有多邪惡。不過這間監獄博物館是我看過最愛運用影像的博物館,參訪的過程中,我應該看了不下十次影片。



走進下一個寢室,看到這些寫滿了波斯文數字的置物櫃,可不是來到什麼游泳池。這室內的置物櫃多且擁擠,讓人不易拿取,畢竟受囚者進去了就很難出的來,這麼多櫃子也能想像當時監獄關著的人很多。

接下來會進到這座監獄的中心,這棟監獄採圓形監獄的空間模式。中間是天井,能夠進行採光。牢房順著圓圈展開,也能方便互相監督,更讓隱私無所遁形,也更為規訓。


在四周則是設以鐵欄,防止受囚者逃跑或自殺。另外,進到這個地方就代表參訪者要開始進入一連串的心理刺激,館方要對你展示各種虐待、酷刑的方法。雖然都是展示模型,但若想到是真的人遭受這些待遇,也的確會讓人更於心不忍,並更怪罪於前朝執政的暗黑。這個做法也見於柬埔寨的吐斯廉監獄博物館,但在歐洲國家似乎比較少見。

這個鐵欄雖然看起來滿美的,但他是酷刑的工具之一,受囚者會被懸掛在這個鐵窗上面,而獄囚會對他加以酷刑,例如說拿菸頭去燙他。這個做法是利用這個環敞監獄的空間,將酷刑作為一種展示,拘禁其他房間的囚犯,能夠無時無刻都目睹著他人被凌虐,以達到恐懼之作用。



接下來就會進到一個一個展示各種酷刑方式的房間,賊賊在這沒有想完整介紹每個方式,這滿耗時間的,有興趣者可以自行飛往德黑蘭參觀,但還是希望大家不是對酷刑方式有興趣,而是這段歷史。右下方是一個僅有八十公分高的鐵籠,受囚者就直接被關在裡面。但這不只是關狗籠這麼簡單而已,下面有東西進行加熱,來烤受囚者的身體,而在辦公室辦公的官員,就能直接逼供。


除了懸掛、火烤之外,還有倒掛、矇眼毒殺等等的方式,重點是他們的人像模型做得很逼真。看右邊那張圖,能看得出來當時的時代氛圍,和呈現於辦公室中的恐懼。牆上要張掛巴勒維家族的肖像,也能看到那些行政官員穿的衣服都非常的西化,畢竟巴勒維時期是強調世俗、西化的政權,但強調西化卻在美國介入下實行恐怖的警察系統治理,對兩國而言都是一種玩笑。


跟著伊朗的女學生們,賊賊穿梭各個房間,觀賞在館方操作之下的各種展示。其實,心裡越來越壓抑,也越來越不忍繼續目睹下一個酷刑,雖然只是模型,但這也代表館方其實滿成功想傳達前朝的恐怖。

在這個走廊則是掛滿了曾經被關在這間監獄的受害者。這些受害者從入口的姓名,到這裡成為一張一張有臉孔的相片。凝視著每張照片時,就很像他們也在凝視著你,真實但卻又讓人膽怯與不捨。


另外,注意上面的照片,賊賊覺得館方用很刻意的透過紅色灑在牆上的視覺感,傳達這些照片背後的血腥,只是我覺得這有點太過了,這間博物館比較像是驚悚電影,不是教育電影。

當然,展示監獄裡受囚者的房間也是必要的。在展示中,能看到大家都是直接睡在草蓆上,不過空間看起來比一些監獄博物館大,或許製作一個人像模型很貴吧!


到下一個房間,館方又再一次展示了那些在薩瓦克系統下被謀殺的男性。在這個海報上,除了那些男性一般的大頭照之外,也有他們死掉時的屍體照。在台灣,這可能被列爲限制級,但它卻是伊朗學生們會前來校外參觀的教育地方,賊賊覺得這滿可怕的。另外,伊朗女學生上課好像都要穿Chador(全黑罩袍),不過其實伊朗年輕女性很多都只有穿Hijab,跟印尼和馬來西亞差不多,甚至都直接露出秀髮,一種抗拒禮俗的態度。


一間一間房間參觀完之後,就會被帶到環形監獄的底層,這裡也是受囚者唯一能夠呼吸到外面空氣的地方,不過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奢侈吧!其實,賊賊還滿推薦來德黑蘭可以留點時間參訪這個監獄博物館,雖然這裡面不能獨行,一定要加入兩個小時的導覽。

除了內部展示很真實且將血腥和恐懼展示的淋漓盡致境至之外,監獄本身特殊的環形空間也是值得推薦之處。雖然就觀光客的心得是這樣,但這間監獄博物館就其暗黑襲產的性質來討論,可能就具有爭議性。若僅是真實化前朝酷刑的畫面,暗黑觀光所具有的教育意義蕩然無存,更何況是未帶自省的論述,這座監獄僅留存施加恐懼於參訪者的目的,那我還不如去玩線上殺人遊戲。




106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