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達爾班德 Darband &#伊朗電影博物館] 在德黑蘭,我的青春有處可逃 # 德黑蘭 Tehran / 伊朗 Iran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地方賊開張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寫伊朗邊境的亞美尼亞教堂。這幾天美國撕毀與伊朗的核子協議,重啟對伊朗的制裁,這甚至引發當下伊朗和以色列可能爆發的戰爭。伊朗在以美國為主的政治宣傳下,長期被蒙上恐怖、邪惡的陰影。這篇賊賊不想談政治或是太過於歷史的東西,只想用比較貼近旅遊的寫法,讓讀過的朋友知道伊朗其實是值得去的國家 。

賊賊會去伊朗其實是因為看了上面劇照的電影,2016年金馬影展所上映的「青春無處可逃」。這部在伊朗首都德黑蘭拍攝的電影,與許多描繪都市生活的電影一樣,主角們總是焦慮、徬徨,呈現出大都市一貫的縮影。此外,讓伊朗青年更為憂鬱的是在宗教、性別與傳統禮俗拘束下的壓抑,甚至非伊斯蘭文化傳入時,難以抗拒的兩難。因此,即使兩位年輕主角想要從位於伊朗鄉下的「家」,逃進大都市尋找自由,後來也發現存在於整個伊朗的社會結構,才是規訓他們,讓他們無法喘息的元兇。

既然影片聽起來這麼黑暗,那賊賊怎麼還會想到很壓抑的伊朗呢?其實這部片除了描繪伊朗的社會規訓外,也呈現出伊朗青年的反抗。而這個形象是與賊賊過去腦中的伊斯蘭青年是截然不同,且具有魅力的。

實際到伊朗也是如此,賊賊所碰到的年輕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也樂於接受我跟他分享的一切。尤其,伊朗對外的資訊算是半封閉,他們更想要從外來的我們身上得到資訊,比我們還具有求知慾啊!

雖然他們的確要在宗教禮俗和自由中掙扎,但他們仍努力尋求平衡,甚至超越。賊賊在夜車上碰到的年輕人,就是個舞蹈家,但在伊朗藝術被認為是沒有用(這跟台灣選科系滿像),甚至是反抗傳統的,所以他可能會去英國留學。在車上他也不斷跟我分享他的舞蹈影片,決心還滿讓賊賊感動的。


回到電影,另一迷人的特點便是兩個情侶私奔到德黑蘭時,把德黑蘭拍得很有趣,有幾個景點也著實吸引我。其中一個是置頂那張的湖,雖然最後沒有問到在哪裡;另一個則是男女主角抽水煙、搭纜車的那個山。這個比較好找,因為德黑蘭北部就是一座有名的大山。此外,電影也透過大量的手機影像,捕捉了真實的電影場景。其中,最震撼人心的就是伊朗人的集會,賊賊在德黑蘭也看到支持某個宗教領袖的集會,滿有趣的!



雖然電影中,男女主角在德黑蘭的青春無處可逃,但賊賊的青春在這,卻是有處可逃的。從台北義無反顧買了機票到德黑蘭,就是為了尋找電影場景,聽起來滿浪漫的,但真實卻是走到腿快斷了。男女主角抽水煙與乘坐纜車的地方在德黑蘭北邊的大山 tochal ,該山座落於伊朗厄爾布林士山脈(Alborz Mountain Range)的南端,下落於德黑蘭邊緣的位置。因為此山最高3,933公尺,在冬天會積雪,便成為鄰近的德黑蘭市民滑雪勝地。其良好的滑雪設備,也吸引許多鄰國的觀光客前來進行滑雪。

賊賊沒有去做纜車,因為也沒有要滑雪,而且後來才知道坐纜車的地方和抽水煙的小村達爾班德 (Darband)有段距離。不過要到這兩個地方,就坐地鐵1號線(對,德黑蘭可是有地鐵的大城市,而且冬天地鐵的椅子還會發熱,讓人好暖心)往北到終點站 Tajrish。賊賊住的地方在德黑蘭偏南方,往北到Tajrish可能是從公館坐到淡水這種距離吧!


一出地鐵站就看到連綿的雪山,雖然在市區某些角落也看得到,但這就更近了一些。因為之前連雪都沒有看過,第一次看到雪山,雖然只是遠遠的,卻也讓賊賊有繼續往前走的感動,畢竟賊賊是真的要走去雪山啦!不過,德黑蘭白天10度左右的氣溫也還是滿涼的,離開有暖氣的車廂走到捷運站外,走走路消耗一下卡路里保暖更實在。

德黑蘭的都市是從南邊一路往北發展到山下,tochal 這一區算是德黑蘭滿新的區域。不僅有時髦的購物中心,還有很多看建築物就被賊賊認定是豪宅區,與賊賊住的南邊的氛圍完全不同。出捷運站也是一個商場,或說是市場,是一座現代化的市場,與伊朗那種傳統大型市場空間感就不同了。到伊朗來,市場是一定要逛的空間,下次賊賊再介紹。

這就是tochal 這一區的購物中心,雖然去一些國家,例如泰國、西班牙等,都會去購物中心看有沒有什麼商品好掃。伊朗雖然賊賊去的時候制裁解禁,但還是較少歐美品牌。但這也讓賊賊有點後悔趕時間沒有進去逛逛,也許可以從伊朗購物中心所販賣的商品看到一些西亞伊斯蘭國家商品貿易的脈絡。不過放這張照片只是要跟大家說,伊朗其實滿先進的,購物中心也很現代,不要以為伊朗很落後之類,它可是區域大國。

一直覺得伊朗冬天的街景有點蕭瑟,可能是因為樹種的關係吧,整個德黑蘭會給我一種土黃的感覺。其實要去達爾班德就沿著google map走達爾班德路,再轉達爾班德街就好。可是賊賊硬是要繞到薩阿德·奧包德(Sadabad Palace)宮殿群那一邊,因為看地圖好像有一堆博物館。結果沒找著還迷了路,好不容易問了路出來,又得重新走那很長的達爾班德路。



從地鐵站走到達爾班達那條路很遠,大概三公里,如果有看攻略,會有滿多人勸說要搭計程車。雖然伊朗計程車不貴,但秉持著背包客省錢路線(再者賊賊真的很窮)就用走路上山,結果光是走到路口就快一個小時。如果快走到路口,就會出現這種奇岩暗色的山脈,搭配著山下千篇一律土黃色的建築,真的不能怪賊賊對德黑蘭的印象就是土黃,但這還滿保護色的。


到了景區就會看到 Sarband 廣場,廣場上有一座紅銅做的雕像。這是一個登山者的雕像,於1962年由伊朗建築師Reza Lal Riahi 創作。也因為我是假日來,這裡又是德黑蘭近郊的旅遊勝地,網路上都以「能夠脫離德黑蘭的烏煙瘴氣」形容這個地方。假日就當然會有很多人,而且山的路口滿滿都是車,所以怕塞車又想省錢的,還是自己走路上來吧!


這個地方其實就是個風景區,伊朗風景區的經營的空間型態似乎跟台灣很像,路口一開始都會有很多賣小吃的,走到景區裡面,沿線都是餐廳,或還是賣小吃,不然就是紀念品。在伊朗的主食通常都是肉串,但賊賊偏好菜類或甜點,在伊朗旅遊胃滿常不能滿足的。尤其,賊賊不吃羊和牛,但因為伊斯蘭教國家,不能吃豬。我常常以為那個肉是雞,結果卻吃到牛、羊味,只能罷筷了!


若用台灣某個地方來形容這裡,賊賊覺得達爾班達應該是「德黑蘭的九份」。除了觀光客愛來之外,商店沿著山所建的地形也跟九份很像。在電影裡面,男女主角就是在這個地方,一邊吃著小吃,一邊在山上小徑中跑上跑下。玩累了,就隨意進去一間店抽著水煙聊天。

然而,因為這條小路是沿著達爾班達河(Darband River)所建,有些茶室或餐廳還開在小溪流過的地方,山中溪景也是這裡吸引城市人的地方。男女主角便挑對了季節前來,在夏天午後可以暢議、悠哉地在小徑跑跳。賊賊來的時候是冬天,看不到雪景之外,還要擔心踩滑跌倒。雖然無法體驗電影中青春的夏意,但能在德黑蘭第一次看到雪,其實也無憾了。


右邊那張照片很明顯可以看出達爾班達是沿著山間小徑往上與山爭地的村莊,冬季時白雪皚皚的蓋在不同層次的山坡上,也還滿壯觀的。搭配上還未結凍的溪水,雖然沒有想像中小橋流水的感覺,但也別有詩意。

話說別看達爾班達河細小的感覺,1987年夏天的那場洪水暴漲,可是淹沒了山下,賊賊搭地鐵的Tajrish站啊!

因為良好的位置,達爾班達村在過去便是良好的避暑勝地。自從1950年代,Šamīrān 與Tajrīš 逐漸被併入大德黑蘭城市中, 也因臨近薩阿德·奧包德宮殿,開始成為宮殿的附屬區域,許多旅館、茶室、咖啡廳開始開張,供應德黑蘭的上層階級。1970年代,在這區域開始盛行徒步與滑雪等休閒活動後,這區域就變得更大眾,是德黑蘭市民的假日公園,就像電影中男女主角一樣。


在這海拔高度1,707公尺的山上,冬天是真的還滿容易降雪的,這些茶室屋頂都會鋪上五顏六色的塑膠布,看起來滿有台灣色彩學的雜亂風格。賊賊覺得這裡其實還滿適合放在德黑蘭的行程中,雖然一定很多人只是把德黑蘭這座大城當跳板。但在台灣到處都市的地方,來伊朗首都體驗當德黑蘭城市人的感覺,其實也滿不賴的。這也是賊賊到一個國家,都不會將首都當跳板的原因,畢竟首都有很多這個國家的寶藏。



倒也是滿巧的,伊朗電影博物館竟然也在tochal 這一區,喜歡電影的賊賊當然不能錯過,畢竟電影博物館的設立可以看出一個國家是否重視電影產業,或自身電影產業的歷史。而透過研究電影博物館裡面展示的論述,也可看出在在某個時間點的國家社會結構下,什麼樣的電影是被國家審查認可,或什麼樣的電影是當時的典範。

前面覺得滿剛好,但真正到了電影博物館,才發現星期日公休!!博物館不是應該要週一公休才對嘛?畢竟禮拜日放假,大家才能到博物館啊!不對,賊賊人在伊朗,不在台灣,不能拿台灣的狀況看伊朗。不過,台灣有號稱放眼整個華語電影的金馬獎,卻還沒有一個電影博物館倒也是可以,這也是一個賊賊在大林萬國戲院中遇到的海報收藏家,覺得惋惜之處。

雖然進不去伊朗博物館,但還是要介紹一下這間博物館的故事。在伊朗博物館的官方網站就直接明示,蓋這間博物館的目的是要提倡伊朗的文化,紀錄並保護伊朗的影像給下一代。當中,我覺得滿驚訝的,官方指出這些伊朗電影也是給那些看過伊朗電影的伊朗人驕傲的來源,因為他們在伊朗生活狀況被表現在伊朗的電影中。這其實是一種國族主義的表述,尤其在西方媒體不怎麼關愛,甚至批評伊朗時,透過電影能夠表現出伊朗人對於自身文化和國家的自豪,透過影響要展現出真實的影像給西方看,這也是伊朗博物館成立的原因。

伊朗博物館建立於1994年,是在德黑蘭市政廳底下的文化空間發展公司(the Cultural Spaces Development Company)的構想。原先是在離德黑蘭美術館與當代藝術大學較接近的Pirnia alley。但在2002年移到了現在的位置,並重新開幕,就連第五屆伊朗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 ),畢竟他曾任伊朗多年的文化部長。

至於遷址後電影博物館所在的這棟建築是標準的伊朗庭園,這座庭園的名字為the Bagh-e Ferdows。雖然沒有確切的文本資料指出這個庭園是什麼時候興建的,但一些口述資料指出,這座庭園大概是在卡札爾王朝 Mohammad Shah Qajar (1808-1848)所建,他命令在tochal 這個區域建立一個官邸,並稱為Mohammadie。但在他於1848年過世之後,這個建築物就沒繼續使用了。後來一個與他很要好的朋友 Hossein Ali Khan 完成他的心願建造了一座兩層樓的卡札爾式建築。

在卡札爾王朝第四任君王 納賽爾丁·沙 Naser ed Din Shah(1848-1896)執政的時期,這棟建築物的所有權又易手。新所有權人翻新這個結構,並取名為Ferdows。後又經過幾次的轉手,最好的結構都已改變。這個庭園的建築物在30年代之後,曾被政府轉作許多用途。首先是被教育部拿去當國中小的院舍;1979革命之後到2002年,這裡成為電影訓練中心;2002年後改成電影博物館,所以其實在2002年之前,這裡就已經轉作為與電影相關用途了。


雖然進不去,但是伊朗電影博物館的網站有空間的介紹。看網站中的連結資源發現伊朗的文化政策可能很強大,可說是舉國都很推動電影及文化產業。電影院的各廳室多是介紹伊朗電影歷史、電影放射或拍攝器材等等,如果仔細研究,也許可以從中抽出伊朗文化政策與國族認同間的老議題。裡面我最驚訝的是有設亞美尼亞廳,專門紀念那些曾在伊朗電影裡工作的亞美尼亞人,賊賊覺得設這一廳的意圖滿值得玩味的。


不知道大家對伊朗電影熟不熟,若有留意影展資訊的影迷,一定都知道伊朗電影有一定高度,風格也獨樹一幟,常常在國際上拿下大獎。這篇不認真談伊朗電影,因為篇幅已經過長,而且賊賊需要認真做研究。不過滿推薦大家看伊朗電影的,可能大家最記得的是前幾年獲得奧斯卡外語片大獎的分居風暴。除此之外,去年金馬也做過伊朗電影大師阿巴斯的特輯,從電影透過寫實或虛幻的手法,了解一個地方,也是不能旅行之外的一種方式。

一個博物館當然要有紀念品店,在博物館建築外的庭園中,有一間小小的圓形建築,外觀非常文青的就是書店。因為空間不大,藏書又多,可能要放波斯文書又要放英文書,所以顯得滿擁擠,但很有書店的感覺,不像很多博物館的書店其實藏書很少。裡面也有賣電影博物館出的明信片或是筆記本等,對伊朗電影有興趣的可以來挖寶。



除了書店外,電影博物館旁邊還有一個小屋子。原先以為是便利商店之類,但這樣想好像挺庸俗,其實它是一間唱片行。除了這間之外,我在伊朗就沒在看過唱片行了。不過這間唱片行很像台灣的獨立唱片行,店員就玩著電腦,隨意放著伊朗的民謠音樂,而後又變成電子音樂。恩,沒聽錯,其實伊朗的音樂也滿西化的,再配上自己的傳統樂器,說實在很屌!



隨便選一排的專輯看,因為專輯的封面設計也可以呈現一個國家設計產業的高度。伊朗的唱片設計其實也趨歐化,有幾張看起來也還滿像歐洲樂團會有的封面,不過有幾張也滿保有伊朗風格的。但伊朗絕對不會是想像中死氣沈沈的,看人家專輯封面的色彩多麽跳躍,有好幾張都好想讓人直接買下去。



當然,一張專輯在伊朗售價只要將近二百塊台幣,對比臺灣將近四百來說算是便宜,但賊賊還是要省一下,只能買一張。詢問店員說哪一張你比較推薦,他就叫我看到哪一張喜歡的,我就放給你聽,覺得還滿隨性的。最後選了右上角那一個樂團 Bomrani,原本以為會是很北歐風格的音樂類型,畢竟專輯封面是穿風衣的樂團走在海上的酷樣,但實際上卻是很伊朗的樂團伴奏,但節奏很俏皮,大家可以聽看看。

另外,在博物館外也有幾間很有特色的小店,甚至可以在這裡找到一些書店不會有的紀念品。看到右下角那張電影海報,影迷一定開始要搖擺了吧,就用電影和音樂讓賊賊在德黑蘭的青春有處可逃吧!





推薦連結(參考資料)

金馬影展 青春無處可逃:http://www.goldenhorse.org.tw/film/about/archive/detail/1548?search_year=2016&ghff_id=243

tochal 山官方網站:http://tochal.org/en/

伊朗電影博物館官方網站:http://cinemamuseum.ir/?p=MainPage

Bomrani: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xFTTb62OP8


想看夏天的達爾班德,滿推薦這個網頁:https://thecitylane.com/tehran-relaxing-in-darband/

9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