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襲產 #西螺大戲院] 偷走西螺戲院背後,一個家族的故事 #西螺 Xiluo / 雲林 Yunlin


又是戲院文,有在看賊賊文章的一定覺得賊賊也太愛講戲院了吧!一方面是賊賊本身就對老戲院空間有興趣,各地如果有老戲院都會想要順道走走,另一方面則是台灣戲院的歷史剛好可以講一個地方,從日治初期到現在一整個時代的空間演變,所以才喜歡拿戲院寫文章。如果有想要了解台灣戲院整體小歷史的,可以再重新參閱嘉義縣大林鎮萬國戲院那篇文章,也許比對兩戲院的歷史,或目前成為文化資產的現況,可以有一番台灣戲院襲產的體悟。

其實,賊賊是先去了一趟西螺戲院,再到大林萬國戲院。但卻先寫了萬國戲院那篇。原因是那時萬國戲院面臨了一些問題,賊賊想說讓大家先認識這個戲院,也慶幸後來成功登錄歷史建築。西螺戲院早在民國90年(2001年)就被雲林縣政府登錄為歷史建築,可惜礙於產權為多位私人所有而無法進行修復與活化。與萬國戲院是因地方先進行活化後才登錄為歷史建築的過程並不相同,但也許西螺戲院可以借萬國戲院如何成為地方活化的記憶之所為例子,思考未來活化的方式與內容。



西螺戲院位於西螺鎮觀音街2號,日治時期稱為「西螺座」或「舊戲園」。戲院設立的確切年份不清楚,大概是在20年代,根據資料大正5年(1926年)就有歌仔戲在西螺座上演了,昭和12年(1937年)進行改建。當時是由林鎰彰集資興建,經營者則為林德友,兩人皆為廣合家族的一員。廣合家族是西螺有名的望族,西螺戲院為林廣合家族的私產。

在西螺老街著名的老屋再利用案例「永豐米糧行」,就是將廣合商行的老屋重新再利用。有資料指出,林德友當時為廣合商號的負責人,管理各大店舖及農場。在西螺有一句俗諺為:「弄破林德友的腰兜」,意指一個人比林德友還有錢。因為,當時經營廣合商號的林德友都如此有錢了,竟然還會弄破他的腰兜,代表那個人一定比當時的林德友還有派頭。

根據魏嘉亨先生的西螺福佬客研究,在西螺地區,林為第二大姓,又可分成林博素、林集山,以及林義厚三派。林集山一派是在雍正年間,從廣東潮州來西螺開墾,西螺鎮上的廣興宮籌建,林集山也有出資。傳到第五代林泉合時,開設了「廣合商行」經營雜貨、鹽糖、布匹生意,生意越做越大。到了第六代林振源,他也是林德友的兒子,成立了「廣合洋行」,並於上海、香港、臺北開設分公司。廣合洋行為開創西螺洋貨貿易的先驅者,甚至其代理商品還包括哈雷機車等,所以其實在日治時代就能看到哈雷機車,便是廣合洋行的功勞。

林家在西螺勢力頗大,與其他大族也多有姻親,可能西螺上不少人都是林家的親戚。林家第七代的林振聲在西螺鎮上開設了「拯生醫院」,也是西螺當時設備最新的醫院,也在西螺引進X光檢驗機器。第八代林恆生則曾任雲林縣議長及兩任縣長,是少數能夠橫跨議會與縣府的人,當時在雲林縣政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也因當年成立洋行進行跨國貿易的關係,林家其實遍佈海內外。家族中便有一位林喡(Dan Lin),是好萊塢知名的華裔製作人,還成立「林氏影業」,像自殺突擊隊、祂都是其公司製片。賊賊覺得林廣和家族既然擁有西螺大戲院產權,如果不知道怎麼處理,乾脆請教看看這位製片人,賊賊可以想像自殺突擊隊2或祂2,如果在西螺大戲院取景會有什麼樣驚奇的景象。



稍微描繪完了與西螺大戲院關係極深的林家(其實林家可以做個研究,只是現有的資料其實不多),就跟著賊賊回到戲院本身吧!根據資料指出,在西螺座於1937年改建之前,就有一間西螺座的展演場所,但與後來的RC加強磚造結構不同,是一座木構建築。在改建的過程中,也曾經將展演場所移至南方一點的新街路,亦即現在的天送餐廳對面位置繼續營業。

1937年改建後,便未再進行大改建,因而保存著當時日本的建築風格。「弧形大山牆」應該是西螺戲院立面最吸引人之處,是早年商業建築的意象。山牆也附帶著氣窗及百業木窗設計,有畫龍點睛之效。此外,山牆巴洛克洗石子線腳及增加藻飾紋路及線紋貼面磚,讓這棟建築具有新浪漫主義的色彩。

話說,昭和12年(1937年)是西螺都市結構改變的關鍵年代。不只西螺座於1937年改建,整個西螺也於當年進行市區改正。此外,不得不提與西螺戲院一同繁華的東市場。早在清朝時期,因市後街位於渡船頭驛站附近,南北商旅便聚集於該地並逐漸形成市集。在市區改正後,以西螺溪船運為主的貨物交易,讓該地形成一個更明顯的商業交易中心,也就是後來的東市場,甚至從市後街擴大至延平路(雖然現在好像都從俗稱老街的延平路走進東市場,但發展其實是反面的)。因此,靠近河岸的這邊成了商業中心後,人潮聚集,東市場與西螺戲院這兩個具公共空間性質的場所,便成為西螺人40、50年代的重要記憶,也才能成為襲產。


在西螺戲院外,鷹架張貼著最後的電影海報廣告。左邊是1965年台片「孝女的願望」;中間是1959年日本動作片「暗黑街的顏役」;右邊的賊賊找不到資料,看海報內容可能是芭蕾舞表演,畢竟西螺戲院是綜合型劇場,也可以做室內戲劇表演的。只是這些影片上映時間離戲院結業年代有些遙遠,可能是之後劇組拍片所留下的。另外,1957年,經營西螺戲院的林氏家族曾以西螺為背景,拍攝臺語片《大橋情淚》,可惜目前資料不多,不知道成效如何。


關於西螺戲院的立面其實還有一個小插曲。 2000年,張志勇所拍攝的「沙河悲歌」,就是以西螺戲院為背景重現60年代歌仔戲的景象。雖然這部戲獲得了亞太影展的大獎,但當時卻把西螺大戲院招牌拆掉換成「沙河」二字。劇組撤退後,並未將「西螺」二字復原,一度讓戲院成無名大戲院。近年,才將大戲院拆除,換成新字「西螺戲院。」

既然日本殖民時期已成為西螺的娛樂中心,在台灣戲院歷史正值顛峰的50、60年代更是,西螺戲院周圍更被稱為「西螺西門町」,熱門的店家與小販在戲院旁雲集,包括紅玉麟酒家、不夜城冰果室、西華剃頭刀的女兒餃,以及觀音廟的麵粉粿湯。即使雙生的西螺東市場不敵中央市場而衰落,西螺戲院依然挺立至七零年代。


走進西螺戲院,除了要先熟悉內部的昏暗,以及要小心蜘蛛網或蟲類等安全議題外,最先奪賊賊注目的便是那些木製觀眾席。雖然許多的木椅經過歲月的侵蝕而撬開、毀損,但一樓五百多張木椅一字排開,映入眼簾,還是讓人有置身於50年代的感動。整個戲院觀眾席分上下兩樓層,樓下約有550個座位,樓上約180個座位,共約730座。在一個小鎮有這麼多個座位,等同於是電影院大廳,可想而知戲院曾經個光景。

整個西螺戲院建築空間格局是左右對稱,樓梯分設於雙邊,一樓有舞台及觀眾席,舞台左右側配置檜木夾層工作空間,中間檜木屋架結構,二樓為觀眾席木構造夾層及放映室。因年久失修,木構桁架已多處斷裂,屋頂部分塌陷。在還沒有維修之前,進去戲院的光線其實是靠這些洞所竄進來的光補足,倒是讓整座戲院因為自然光而更加迷人。



如果往前注意到舞台,在磚造的牆前,沒有螢幕播放,卻有一個方形的洞,讓參訪者能穿透牆面,直視外面的街景。其實在921大地震時,舞臺後牆被震倒,據說受損極為嚴重。不知道這個牆後來是否有刻意補強,不然方形也呈現了一種美感。賊賊覺得它讓戲院這棟廢墟更自然,能與周遭的環境做很

和諧地整理。



在舞台左右兩側,還能清晰見到以檜木做的夾層工作空間,其實滿難以想像當時在這邊舉辦戲劇表演時,這種狹窄空間該如何讓眾多劇場人員作業。賊賊不是戲劇工作者補大清楚後面的調度,不過與其像台灣其他老戲院走與電影相關的路線,不如以「西螺百老匯」改走懷舊劇場表演的定位,也許能夠走出一條活化的新路。

在舞台兩側還可以看到有架高的梯子,也許正在修復這棟戲院,可是賊賊進去時沒看到工人,不知道修復式仍在進行還是停擺,有知道的地方人士,也許可以跟賊賊稍微透露一下進度。從這張照片也可以看到舞台其實也有破洞,其實整個大戲院的空間還滿危險的,例如也可能會被裂掉的木椅紮傷,近來其實要很小心。


用這張劇院的側面照,應該能夠發現雖然木椅子還看得出當時的構造,但是大多都已毀損,再次奉勸大家,走在這裡時還是要小心,也不要坐在椅子上等等。據說還是有滿多人喜歡在這裡拍婚紗照,廢墟愛好者也很愛前來,也讓西螺大戲院籠罩了「西螺陰地」的稱號。其實,這裡也沒那麼恐怖,抱持著熱愛古蹟或是愛電影空間的心態前來,也許好兄弟會找你一起看電影喔!



在右側觀眾席的出口小門彎進去,當然就是戲院必備的廁所啦!不知道在戲院營運的那段日子,戲院廁所有沒有經過改良。男生小便近來有用水泥隔開,因為有滿多地方其實就是給你一個溝的!大便間也還保留著當時的木門,只是廁所也還是一樣碎裂,進去也還是要小心。




這是西螺大戲院從觀音街拍過來的側面,賊賊當時是從大同路走進來,想說要到老街。意外看到這棟有著大樹的荒廢建築,想說怎麼會有廢墟這麼大,應該是有特殊用途的,沒想到就是有名的西螺戲院!所以出來玩,有時候能找到有趣的事物,一切都是純屬意外。

繼續把西螺戲院的故事講完吧!70年代,隨著電視及錄放影機等普及,戲院作為日常休閒活動的功能被取代。面臨生存的西螺戲院必須轉換經營模式,除了播放國片外,可能也租借為典禮舉辦地,或是後備軍人召集的會場。即使努力支撐,西螺戲院還是抵擋不了老戲院的頹勢,跟眾多台灣鄉鎮老戲院一樣功成身退。幸運的是,因位處早已在積極推廣文化運動的西螺老街上,西螺戲院於民國90年(2001年),因具有歷史和建築價值,被雲林縣政府登錄為歷史建築。

然而,雖然早在臺灣襲產意識仍未普遍的千禧年左右,就被登錄為文化資產。但因西螺戲院為林廣合家族私產,後代也散居各地,西螺大戲院的產權又分屬家族多人,無法統籌處理而閒置至今。即使受損嚴重,在地的螺陽基金會也想將其活化成「雲林縣影像歷史博物館」,納入老街區再生的整體計畫,卻仍無法達到。

因此,與今年才登錄歷史建築的萬國戲院相較,同樣是地方望族所擁有的資產。萬國戲院因為得到產權人捐助,能夠透過在地有心人士的經營而活化,甚至使很少有文化資產登錄行動的嘉義縣政府登錄其為歷史建築,也讓後續的地方利用更加樂觀。但早了十幾年登錄歷史建築的西螺戲院,卻仍因產權人無法協調而荒廢至今,無法趕上西螺老街早已重生的腳步,只能在市後繼續感嘆。

去年底,林氏家族欲開價三千六百萬出售,希望出售土地,但因地上物已被登錄為歷史建築,不得任意拆除或破壞。螺陽文教基金會表示,曾有一位國內知名導演來看屋,也希望對文化資產有興趣的民眾和財團能買下。賊賊倒是滿想知道雲林縣政府已通過的修復再利用計畫是什麼?該計畫要如何輔導未來購買者的活化計畫?縣府、螺陽基金會、購買者三個人要如何用不同尺度的構想,將西螺大戲院有一個良好的定位,或者是否溝通就是個問題?希望下次賊賊到西螺戲院時是會有好消息的時候,只希望不要又是誠品就可以了



參考資料:

台灣大百科全書:http://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8614

西螺地區的福佬客:https://archives.hakka.gov.tw/blog_detail.php?id=29185

魅力西螺: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14/victoria2014/siluo3/siluo3-3.htm

哈雷機車照片來源:《廣告表示》陳柔縉 著,麥田出版,219 頁。

1266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