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 偷走金山老街之外,那些散落於山海之間的故事 #金山區 / 新北市

更新日期:4月 22



金山老街算是北海岸人潮最洶湧的老街,大家應該都去過不少次吧?每次造訪賊都被廟前鴨肉店拿盤子找座位的食客搞得寸步難行,只能使出賊的穿梭之術,才能走到老街尾。除了老街之外,金山還有不少有故事的地方。 我知道大家都熟悉陽明山上的八煙,但鑽進清泉里的小巷子內,這裡有座北海岸最完整的閩南式三合院「芑豐居」。


李家的芑豐居位於金山磺溪兩條支流,西勢溪與清水溪之間,似乎在風水上也是個好地點,也是該里稱為清泉里的原因。不過對遊客來說,尋找芑豐居卻滿辛苦的,畢竟它在田園小弄間。一不小心就會錯過,或是害怕車子掉下水田中,卻也代表芑豐居真是遺世獨立。要認識古厝之前,先來和賊賊學讀字,「芑」這個字念ㄑ 一ˇ ,不是穹,也不是,我也不知道大家會怎麼讀它啦!


嘉慶七年(1802年)李佈從漳州隻身移民至北海岸,白手起家後於嘉慶十五年(1810年)興建這棟芑豐居,並在十年後,帶回自己妻小定居於此。勤於開墾、置產的李家,後來也成為北海岸的首富,土地範圍涵蓋基隆、雙溪、平溪、石碇、貢寮等。在屋脊上可看到兩側的燕尾,這代表李家有不同於一般老百姓的地位與權勢。


這似乎有三個原因,其一李佈於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受封「汝顏進士」官銜;另一則是其後代在中法戰爭有功,被朝廷受以五品軍功頂戴職銜;此外,李家也有子孫考取文秀才及武秀才,只能說李家的運氣真的滿好的。較為近代的是李龍州先生,不僅在金山仍屬基隆郡時就擔任地方公務要職。國民黨政府來台後,更是金山鄉的第一、二任民選鄉長,對金山這個北海岸重要小鎮的發展貢獻良多。


祖厝採三合院雙護龍,除了燕尾外,正脊裝飾上有雙魚搶珠、福祿壽三仙、藻類植物等圖騰,在古建築出現水生動植物有避免火災之意。即使從遠方望去,那雙龍搶珠的裝飾,搭配上屋脊翹起的燕尾真的頗為吸睛。剪黏也很精彩,古厝建築下半部是以巨石條堆疊做基底,而上半部則是紅磚砌成的斗子牆。可以注意看牆上有些槍孔,這是過去為了抵抗外敵的證明。


古厝前方有講究風水的半月池,後方還有果園,再加上兩條河川、面海靠山等地勢,真的是把自己防禦到一種極致。話說半月池還有貓頭鷹的裝飾,很可愛。


雖然古厝整體古樸,但卻很吸睛。祖厝雖超過二百年,卻沒有被登錄文化資產,據說是為了修繕方便。其實只要後代子孫願意保存修復,列不列文化資產真的沒有差。


芑豐居後方三界壇路上,有一座廟宇叫「三福宮」。這邊不是要講這座宮廟,不過大家來這裡時,也可以拜一下在地的土地公。廟的廣場上放了三個大石輪,這些石輪乘載了金山老一輩口耳相傳,過去這裡曾有軍用飛行場的故事。在日本殖民時期,因為台灣作為南進航空中心的地位,1930年代開始日軍積極在島嶼各處興建戰時的機場,多達六十幾座,而在金山則是在三界壇一帶。

金山的機場是太平洋戰爭時期所興建,日本政府強制向農民徵地,並要求他們投入興建機場工程。不過在機場快完工時,戰鬥機試降失敗,便停止工程,也成為未正式啟用便廢棄的機場。這件事後來被人淡忘,直到有農民在整地時,無意挖出埋於地下的三座飛行場用壓路滾輪,才讓那時曾經歷過金山機場時期的耆老,回想起這件故事,這也算是台灣最北的機場。



前面有提到日軍在三界壇那設置飛行場,不過作為北海岸最重要聚落的金山,其戰略位置其實在清代時期就已展現。查看日軍攻台戰鬥地圖,就可發現清朝時在老街附近有尚字軍三營、勁字營的設置。因磺溪流過,而突出於海岸的金山海岬上的獅頭山。在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也成為重要的軍事用地,在解禁後,因軍事而保存的自然景觀也被冠上「神秘」二字。


獅頭山上有砲台、營房、碉堡,還有四通八達的坑道,在水尾威靈宮後面就有一座「光武坑道」。關於這坑道最早的挖掘,有一說是由海盜,不過較為確定的是日治時期為了戰備需要,軍方要求民眾開鑿此坑道,用來堆放彈藥、武器,並作為連結水尾與磺港的戰備要道。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國軍也利用此坑道放置軍糧、機槍等,並成為軍事管制區。。


後來國軍不再使用,但因坑道不太好走,再加上裡面早成為蝙蝠的重要棲息地,要向北觀處申請才能由專人,帶您進入坑道。雖然做賊應該要很大膽,但乖巧聽話的我,還是沒有偷偷闖進去(其實是自己怕黑)。網路上其實有不少遊人偷偷闖進去過,從水尾這邊進去,出口會在磺港野台廣場。不過從外頭往裡面看,這座坑道應該要整修整修。


金山如果能繼續翻出更多軍事遺址,並將它進行串聯,應該可以補充只有老街文化的不足。不過坑道前方的「威靈宮」也別錯過了,它可是水尾這個村莊的在地信仰。威靈宮的王爺信仰也有它的傳說,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某日村內有位先生,在農忙之時,發現海上有一艘大帆船朝水尾而來。當船靠岸時,卻僅見一艘小木舟,上面只有一只香爐寫著「三府王爺」。

村民覺得這是神蹟,將會為村莊帶來福氣,便將王爺供奉於岸邊石洞。而後在王爺降乩覓地,於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才在現址建廟。廟名原為「漁獲宮」,賊覺得這個宮名滿符合水尾這個漁村的需求或渴望。不過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就改名為「威靈宮」。廟內這艘王船,是當初建廟時依那時飄洋過海而來的王船尺寸再造的,有希望王爺能永駐金山的意思。




前面有說光武坑道穿越獅頭山連結,西側的磺港以及東側的水尾,過去觀光客很少來到水尾這個地區,要不是神秘海灘爆紅,真的很少會來這裡。不過水尾以前因為地利之便,曾經是個海產豐盛的漁村,這從威靈宮的老名漁獲宮就能得知。

「水尾」這地名是因此地位於金包里溪、員潭溪二溪匯集的出海口而得名,亦即溪水之尾,河水流經此地就到大海了。早期陸路交通不方便的時候,水尾漁港可是金山通往淡水、萬里等地的重要港口,肩負交通運輸以及貨物往來等功能,也因而形成一個聚落。滿好奇磺港漁港與水尾漁港的關係,有看到文獻寫磺港漁港為硫磺轉運站,但真的只有這樣的差別嗎?

不過兩港到金山老街的距離好像都差不多,但在水尾漁港往神秘海岸西側有一棟廢棄的老洋樓,雖然殘破卻不減它的氣勢,可是金山難得的日式洋樓建築。


過去是曾任金山鄉長賴崇壁先生的別墅,它在日治時期就擔任過不少地方要職,在二二八期間引發了一場與金山戲院有關的衝突(這值得好好爬梳)。這棟洋樓建於大正十五年(1926年),作為它接待外賓的地方。那為什麼會建在這裡,而不是老街上呢?畢竟日治中期北海岸公路系統還不是很發達,水尾漁港的運輸功能更為重要,反倒形成現在小漁港旁有一棟洋樓矗立的奇妙畫面。

小時候來金山都不知道有神秘海灘這個地方,查了一下最早的遊記,應該是在五、六年前才有這樣的地名賦予給獅頭山底下這有著奇岩怪石的沙灘。有部落客說神秘海灘之所以神秘,是因為過去這片海灘被列為軍事管制區,除了軍方和附近居民外沒人知道,所以才神秘。不過解除管制後,再加上近年的打卡熱潮,神秘海灘反倒變成可以與老街相抗衡的金山景點。


賊去的時候是連續假日,看後面遊客如織,就知道神秘海灘早已不神秘,就連一線天都要禮讓他人先過,從岩縫裡面爬出來的海蟑螂開始要擔心自己爬來爬去會不會被人類的大腳丫給踩死。當地人好像都叫這裡「後翻仔」,因為以前沒有步道可以行走時,都要手腳並用來個後空翻(開玩笑)才能到達海岸。雖然賊不懂海岸地質,但岩上紅、黑、黃的色彩變化,讓我想起葡萄牙南邊的海岸。



參考文章:

金山有情季刊雜誌 芑 豐居 - 金山最華麗的古厝,走過二百年【第十期】2004.10.1

https://goldminers.ddm.org.tw/special/special_dm10_20041001.html

李龍洲

http://mhdb.mh.sinica.edu.tw/mhpeople/result.php?peopleName=%E6%9D%8E%E9%BE%8D%E6%B4%B2&searchType=1#1

金山區公所 舊機場遺址

https://www.jinshan.ntpc.gov.tw/content/?parent_id=10429

金山 舊地名 二溪之尾-水尾【第 十八期】 2006.10.1

https://goldminers.ddm.org.tw/travel/travel_dm18_20061001_2.html



488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