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暗黑襲產 #賴氏萬壽塔&畜魂碑] 隱藏在天龍國內的巨獸墓穴 #/ 文山區Wenshana/台北 Taipei

更新日期:2018年4月16日



賊賊這幾天因為蜂窩性組織炎在萬芳醫院住院,趁開刀前,躺不住的賊賊當然要去附近偷走一些故事啊!萬芳醫院所在位置為文山區,查了一下有幾個特別的襲產剛好離萬芳醫院都不遠,就跟醫生請假偷偷去囉!這一篇要介紹的是兩個文山區的「暗黑襲產」(Dark Heritage),但更重要的是先解釋什麼是暗黑襲產。

其實國際上是先有暗黑觀光,才開始對暗黑襲產的探討。從中世紀開始,人們就對拜訪與死亡、悲傷和痛苦有關的景點有了興趣。到了近代,尤其在二戰納粹屠殺之後,為了對那段人類一大浩劫進行反省與紀念,開始興建博物館,探討屠殺行為與創傷記憶。學術界於1990年以後開始對人們所進行的這新型態觀光有興趣,便開始進行定義和分類,能包含在暗黑襲產的種類也越來越多,例如監獄、戰爭地、墓地等。因為賊賊對暗黑襲產有極大興趣,也進行過相關研究,在往後文章中也會有相關景點,便先透過台北市這兩個小景點(但很精彩)來說說看一個暗黑襲產背後可能會有的故事,也讓大家了解這概念。

首先是封面照那頂上有著綠色巨獸的建築,位於興隆路二段203巷底的「賴氏萬壽塔」。這座塔於2008年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其實它算是僥倖逃過一劫。原先位於十一號公墓的萬壽塔,在2006年北市府遷墓的政策中,曾在保存與遷葬的過程中拔河,甚至不被認定為歷史建築。審議委員認為它具民俗價值,但不具歷史價值。



其實這座墓穴一看就令人驚艷,當初會不登錄還真讓人驚訝。不過襲產的價值的確是人決定的,尤其又要登錄官方文化資產的名錄中。這可能涉及到各分類團體對歷史的論述與詮釋,又或是這個案例,賊賊覺得應該是怕影響附近房地產的土地價格。


賴氏萬壽塔建於1940年代,正值日本進軍南洋期間。因此,有文史工作者甚至認為,這座墓穴可能是黑潮文化圈內彼此文化交融下的成品,且極有可能是北台灣唯一一座擁有沖繩葬式特色的家族墓塔。因為它具有墓塔開門且無墓碑、塔門上方吉獸獅子頭造型,以獅鼻作通氣孔的設計與沖繩家宅屋瓦上的風獅爺等特徵。但處在台灣,當然有台灣墳墓的基本特徵,且符合台灣風水的原則,而多加了許多裝飾。


根據資料,墓室頂為具台灣攢尖墓塔型式,尖端部分為葫蘆,象徵匯聚天地之氣,頂端的琉璃磚為綠色、末端為紅色,具有象徵「煉丹」的風水元素;攢尖頂面與兩側落水口,蘊含傳統風水意象。墓塔頂四方位有南瓜和螺形、瓶子等裝飾,是具辟邪及吉祥的意涵。



墓室內呈階梯式,前面有三壙供置放金甕,後方有揀骨吉葬之用,墓室內兼具凶葬、吉葬,在臺灣極為少見,具稀少性及民俗文化價值。看了上面這麼多登錄理由,相信大家一定會很慶幸這麼特別的墓穴被保留。尤其,墓上的巨型風獅像,讓賊賊有到了吳哥窟闖進古穴的感覺。只是萬壽塔旁已被高樓給包圍,成了一個奇怪的地景,可能居民也已經見多不怪了吧!(來到文山區不要錯過這個遠看像水塔的墓穴)


其實在附近還有「興福庄建塚紀念碑」,是比賴氏萬壽塔身為歷史建築的層級更高的古蹟。但賊賊在附近找不到,問附近居民說在一個荒煙蔓草難走的山丘上。賊賊蜂窩腿在開刀前不適合行走,就等下次再去補資料囉!不過賴氏萬壽塔登陸了十年,現在才修復,興福庄建塚紀念碑又難以讓遊人進入。實在覺得市府有點愧帶這些文化襲產,如果你成為一個「暗黑觀光」路線,可能會更具有教育意義。接下來,賊賊要帶大家到也在文山區的另一個暗黑襲產,且已被列為文化資產又易達的「木柵畜魂碑」。

其實,台灣許多地方都有畜魂碑,不只在文山區,鄰近的北投、信義區也都有畜魂碑的設立。見「畜魂」二字可以知道是與牲畜有關,據堀入憲二教授說法,日人興建屠宰場,常有設立「畜魂碑」此 一習俗。仍是為了追念動物的犧牲、安息動物的英靈,並借此以安人心

日治時期,禁止民間殺豬,可能與日本對衛生的管制有關,而須設置屠宰場,在屠宰場附近通常會立畜魂碑安撫牲畜的亡靈。原先此碑是立在今木柵指南路一段14巷3號磚造平房,且是座落於水田處,以防吵到附近的住家(可見老照片)。殺豬這項產業從傳統屠宰到電宰,甚至後來對肉品處理的一些措施,可以看到一項產業如何因政府對食品衛生安全的政策而改變,也會使產業空間和設施產生變動。

此外, 值得一提的是畜魂碑旁有一比人還高的石碑,一部分已經損壞,甚至連字都已辨認不清。這塊石頭並未被列入台北市文化資產,但卻是對木柵地區歷史極為重要的「忠魂碑」。

這塊碑的歷史牽涉到日本殖民初期,木柵頂店地區發生的「頂店事件」。1895年,日軍入台統治後,台人在各地都有抵抗活動。在同年12月,有六名日本警察在新店、景尾、木柵等地執行勤務時,遭到抗日人士包圍殺害。日本殖民政府為了紀念這六位警察,除了將他們葬於深坑街外,也在木柵更寮山及深坑中正橋頭立碑紀念。國民黨執政後,為了消除日本殖民的記憶,官方和民間都有一些舉動進行「去日化」。此塊石碑是被前任木柵鄉長張榮森給「去字化」,也很令人感嘆!


這兩塊石頭隨著地方發展都離開了原址,未能「原地保存」應該是襲產工作者的遺憾,前者因道路拓寬,後者則是因原址興建加油站。雖然能夠移地到「木柵公園」就算萬幸,但好像就只是隨便在公園安放般,沒有任何告示牌解釋這兩塊碑文是什麼,也沒有任何引導機制,記載木柵地區過去記憶的石碑就這樣讓人遺忘,實在很可惜!



有些人可能會疑問這兩個襲產跟「暗黑」有什麼關係。雖然暗黑襲產定義或種類仍在商榷中,但這兩個襲產的確是提醒我們人類如何看待「死亡」。首先是賴氏萬壽塔,作為一個私人祖墳可以成為一個具有公共利益的文化資產,大家覺得一定很不可思議吧,其實大台北地區,甚至整個台灣地區,就有許多墳墓(群)正在進行保存捍衛戰。

在華人的觀念中,死亡是被避談的。人死掉之後,好像只剩下中元祭典被祭拜的意義。但墳墓作為襲產在華人的觀念中,死亡是被避談的。人死掉之後,好像只剩下中元祭典被祭拜的意義。但墳墓作為襲產,它的建築形式可以反映那個時代的材質利用或對墓葬的習慣。甚至我們在這個萬壽塔中看到沖繩的元素,為何大稻埕賴家會選擇混合這種形式,與當時日本殖民或黑潮文化圈的貿易有什麼關係,這都是可以思考的!

在第二個襲產中,一個石碑紀念動物死亡、一個石碑紀念人類死亡,雖然都脫離其原地的脈絡,但現在被放在一起展示,卻挺有意思的!針對這個案例,除了能看到日本建紀念碑的習慣,或對亡靈的尊敬外,也能想想看我們該如何面對動物與人兩種不同的生命。其實,我一直覺得「暗黑」就是要讓我們面對光明,去想想看死亡這件事有何意義!我覺得政府或民間可以思考,這些暗黑景點如何串聯,或是如何讓他們在後續的空間規劃上更有意義,讓害怕死亡的當代人能重新思考各種生命的存在價值!


舊照片的部分請參考,文山社大網站的精彩圖示:https://www.wenshan.org.tw/index.php/%E6%96%87%E5%B1%B1%E5%AD%B81/%E6%96%87%E5%8F%B2/item/1241-%E6%9C%A8%E6%9F%B5%E7%95%9C%E9%AD%82%E7%A2%91.html


參考資料

http://60-199-249-8.static.tfn.net.tw/news/323627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