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賊1106無字.png

​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遊記 #南外社區、龍瑛宗文學館、六木咖啡焙煎所] 偷走北埔老屋間,那不能忽視的文化新力量 #北埔鄉 / 新竹縣



北埔,清代時 #金廣福大隘 的重要據點,拓墾範圍包含著北埔、寶山、峨眉。從金廣福墾號開發至今,在老街區上留下了不少重要的歷史建築,像金廣福公館、天水堂、慈天宮等,而晚近的擂茶品牌,更讓北埔老街打響名號。我相信每個人都曾經晃過北埔老街,在這擂過茶、吃過客家菜,但你知道北埔不只有老街風情嗎?


這篇文章我不是想顛覆對北埔老街的想像,而是要提醒大家那些在老街區、在社區、在山間逐漸萌發的新力量,可能根基於文學、或者環境,甚至於老建築本身。他們讓北埔不再局限於既定意象,而是能串連出一條重新認識北埔的新路線,那就跟著賊賊一日遊,探索北埔的文化新力量。



從北埔老街走 #竹37 往南外社區沿途會經過幾個聚落,大林村有名的 #陳記仙草店 、有著手寫招牌的 #錦豐商店 ,都讓人想進去問問故事。不過賊賊這次是有要事在身的,只能留待下次北埔行再來探訪。#南坑村 第一個讓我感興趣的物件便是這個老新竹客運的鐵製圓形招呼站牌,上面寫著這裡的地名長平橋。即使招牌懸掛的老房看似沒人居住,斑駁的站牌卻不為所動,擦亮了過路人的雙眼,瞧瞧這地方。


#九份子 聚落是往番婆坑、大南坑和冷泉方向的要道,過去這裡有剃頭店、碾米廠、打鐵店、茶工場,算是交通要道。要往南外社區活動中心可別走錯路了,要沿山勢下彎到河谷,而非繼續往前走。不過多花點時間也沒什麼不好,小南坑的方向有兩間特別的廟宇:一間是祭祀從日本靖國神社迎回台灣的二戰台籍日本軍;另一間則是有著南坑村 #礦業 記憶的 礦坑伯公廟。


南外社區是由南坑村與外坪兩村組成,這兩村雖然距北埔市中心較遠,但卻佔了北埔鄉總面積的一半,擁有豐富的生態資源。往深山走的聚落其實有不少隱為人知的景點,但若不想走太遠,在活動中心後方也可以親近自然。社區營造多年,除了盤點了社區原有的自然與文化資源外,也積極進行環境改造,像是 #蝴蝶生態池 ,以及一旁的小南坑溪親水步道。


社區打從一開始尋找亮點時,便決定以 #蝴蝶 為特色,廣栽蝴蝶喜愛的蜜源植物,建構一條蝴蝶能自在飛翔的生態廊道。每年夏天的 #蝴蝶季 ,便是社區最重要的活動,吸引不少遊客前來賞蝶。可惜賊賊現在春天還沒過半,期待趕快到群蝶飛舞的日子。不只在活動中心周圍,善用空間資源的社區居民們,就連頂樓也種了色彩鮮豔的花草,也難怪蝴蝶會愛上這個地方。


社區營造可不是只有環境上的改變,南外社區奇想的打造 #蝴蝶經濟 ,除了推出遊程之外,還設計蝴蝶餐,甚至也結合客家特色,推出 #客家米食蝴蝶粄 。在現場雖然只能看到模板,外觀卻也精緻到讓人不忍吃下,想買回去好好典藏做展示。對了,北埔鄉公所今年初有推出 《恁香北埔》的小誌,當中有介紹南外社區的 #紅豆麻糬 啊!


賊賊這次北埔一日遊,光是在南外社區就待了一下午,除了認識社區不斷改善的環境外,也進行了 #花草體驗 ,這種課程非常適合身為 #植物盲 的我。光是看到這麼多植物,我不僅感到眼花撩亂,甚至有點手足無措,想到可能要嘗試記住或辨認她們就感到困難。不過反過來想,這些社區工作者挺厲害,不只能夠熟記這些花草的名字、效用,還能夠調配、創作不同的食、飲品。


寫這篇文章時,看著手機裡筆記的一堆花草名,我還是沒能把握這九宮格裡面,哪一個該對應到什麼植物名。不過花草體驗課程很豐富,像是調配適合自己現在身心狀況的茶包。記得有芳香萬壽菊、茱莉亞甜薄荷以及甜菊。如果喜歡清涼的味道,那就放多一點薄荷,而甜菊又號稱天然代糖,這讓必須減肥的我,很難抉擇到底該怎麼塞,真想全都塞滿滿。


調配 #蝶豆花 飲品也滿好玩,可以欣賞不同飲料混搭的漸層變化,可以把她嘗試加在綠茶、可爾必思,還有雪碧,那個色澤讓我懂了為什麼手搖店可以用蝶豆花賣出名號。不過只要手擁蝶豆花,就能調製出屬於自己色調的飲料,還滿有成就感的。前陣子傳出蝶豆花是否能食用的疑慮,不過蝶豆花早就是東南亞常見的食材,只是當代法規還沒將它歸類,還是鼓勵大家來南外認識各種草藥啊!



除了花草體驗外,驅車十分鐘的山上有一社區秘境 #姜阿石故居 。在北埔老街上欣賞過華麗洋樓及宅第,或許覺得這間古厝相對樸素,但深入了解她的故事後,會佩服居民對社區的認同與實踐,也使這棟古厝不再成為記憶中那好像看過的老房子之一,而是挾帶集體情感,讓我們回去思考自己能夠為所生長或居住的社區做一些什麼。


姜阿石故居位於小南坑的山上,村長怕我們找不到路,也或者認為我們從市區租來的摩托車馬力不夠,便熱情地載我們前往。不愧是新竹縣海拔最高的古厝,開車駛上刺激了點,但為了看這號稱 #天空之城 的山間古厝,即使頭暈也值得。在上山的路程中,里長在一堵牆旁停車,說只要搖下車窗就能聽到農村的交響樂。原來是幾隻 #鵝 在唱歌,想知道鵝怎麼叫嗎?就開來這裡吧!

大南坑路一直往內走會遇到岔路,其中一條會到大南坑,另一條則會到千段崎,古厝位於千段崎古道上。如果害怕走錯路,或者想要聽古厝導覽的朋友,真心推薦參與南外社區的行程。若自己開車走錯的朋友也別擔心,在大南坑路看到紅磚廢墟就知道自己該迴轉了,這裡是過去的 #南山煤礦 ,曾經開採著生產玻璃所需要的矽。礦業移出後,礦場的建築還留著,訴說北埔山區曾有的礦業歷史。


若想要鍛鍊體力的朋友,不妨到千段崎走走,這條古道可是全新竹縣最長的石階古道,過去是鄉民通往南庄、東河的必經之路。當時山路崎嶇可見一班,當時居住的陳家還雇用打石師使用溪邊大石鋪設階梯。隨著交通方式改善,就連原居民都遷走,古道已不是生活必經之路,石梯也日漸毀壞,原有的1413個石階,後來僅剩400多階,幸虧在社區居民努力下,石階正逐漸透過手作回復。

不過賊賊在活動中心待太久,若爬千段崎上山找古厝,可能就天黑了,還得賴村長載我們上山。看見古厝上「天水堂」的題字,能猜想到這裡住的也是 #姜家,但與北埔老街上的姜家是不同先祖。千段崎的姜家一直在山上造紙、種稻,後來因中了愛國獎卷,將原先的小房子改建為三合院,但最後仍舉家搬遷到北埔街上,三合院就此無人聞問,到社區再度發現。


古厝再被社區發現之時,結構雖在,但屋頂已全傾,為了保存社區難得的古厝,甚至是全新竹最高的古厝。社區採用牽人背瓦的方式,一片一片將瓦沿著古道走上山頭,歷經幾年的時間才完成修復。修復方式不僅沿襲古法,甚至在各地搜集即將拆除的三合院的建材,重新拿來做利用,一種文化銀行的概念。古厝現在成為社區精神中心,也成為活動的基地,四月時還可以上山在古厝間賞螢火蟲呢!



北埔小鎮以她老街區密集古厝所形成的蜿蜒小巷著名,雖不少是日治時期所興建,但要找到真有日式風格特徵的建築不多,特別是宿舍。好在日治時期就成立的北埔公學校(北埔國小前身)還留有一棟日式宿舍,原先已殘破不堪,但在民國一百零六年(2017年)登錄為歷史建築後,縣政府與客委會合作進行修復再利用,並定位為 #龍瑛宗文學館


先來聊聊北埔國小的歷史,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在北埔信仰中心慈天宮設立新竹國語傳習所北埔分校,後來又改稱為北埔公學校。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在地大戶姜家捐贈校地,北埔公學校才正式從廟裡獨立出來而有自己的空間。學校宿舍興建較晚,於大正五年(1916年)才興建而成,是一棟雙拼的木造建築,官舍分類上屬於丁種判任官舍。丙種雖然規模不大,但在北埔已算難得一見的日式宿舍了。


台灣在老屋修復上越來越重視舊痕跡地重現,在原本的 #便所 之處,展示了日式宿舍原本的 #編竹灰泥牆,柱間連接的橫木還可以看到合發木筏商行的字樣。四坡水屋頂拆下來的舊瓦片,也被詳細的展示,不過賊賊最好奇的還是 #陶製糞管 ,這與日治時期所強調的衛生環境有關日治宿舍才有便所的設計。



北埔出身的龍瑛宗,曾被台灣文學大師葉石濤肯定為日治時期最有世界性規模的作家,但他的作品卻少為後人所知。在台灣越來越重視本土文學的現在,不少老屋開始往文學家紀念館的方向運作,能讓曾就讀於北埔公學校的龍瑛宗老師的作品,透過紀念館讓大眾有初步的認識,並展示北埔好山好水下的文學底蘊。千萬別忘記庭院的木瓜樹,那象徵了龍老師的成名作品「植有木瓜樹的小鎮」。



北埔老街的信仰中心 #慈天宮 正在整修,鐵皮鷹架擋住了廟宇精彩的雕飾。只能等待下次修復完成後,再來介紹給大家。假日的北埔老街一樣熱鬧,遊客們在人潮擁擠的老街上尋找能夠安慰自身工作疲憊身心的地方,可能是擂一杯香濃的茶、可能是迷走在慈天宮後方的小巷、也可能是尋找一間老茶廠,但現在你有新的選擇,在北埔的老屋裡喝一杯手沖的淺焙咖啡。


雖然來過北埔不少次,記憶中卻想不起在六木咖啡進駐前,這棟二層樓的街屋是做什麼生意,可能是擂茶店,也或許是客家菜,不過她最早其實是間國術館。老實說,如果這間店舖沒有做些改造,或成為一間有特色的咖啡廳,其實會淹沒在老街公式化的商品中。不過就是這麼簡單、不遮掩的內臺設計,讓路過的遊人能直接看到認真的老闆在沖泡咖啡的樣子,不進去認真品嚐也難啊!

六木與老屋的搭配本身就散發出年華的韻味,更何況他還與從事陶藝的廖禮光老師合作,店內的杯盤都是出自廖老師之手。杯盤的細節看出了老闆對咖啡的謹慎,因為選擇了不能使用明火的老屋,便需要可以保溫的陶磁器具保溫。因此,若講究細節的人在六木能夠有雙重享受,一是老闆淺焙的功夫,另一則是在地陶藝師傅燒製後的觸感。若說六木是間文青咖啡廳就太小看他了,我情願說他是活在地方文化中的咖啡所。

會在老街上開咖啡所,老闆也是有著理想,希望能將新的事物帶回家鄉,原來也是返鄉青年啊!六木的位置不多,老闆比較希望客人來咖啡廳能更舒適的飲咖啡。我還滿喜歡二樓的座位,可以透過小窗戶看著慈天宮前的街景發呆,簡直是黃金地段啊!二樓這裡放了老屋的六號門牌,這點出了咖啡所取名為六木的原因,「這是一間位於北埔街六號的木造老房。」


挺喜歡老闆接受我小訪談時講到的一句話「咖啡是一個保留風味的科學,而修復則是保留老屋的味道」兩者之間原來是有共通點的啊!雖然賊賊不懂咖啡,只能點拿鐵,但老闆還是讓我們嚐看看店內淺焙咖啡的味道,記得那杯是用葡萄乾蜜處理法,的確喝得到前中後不同的花香。嗜吃甜點的賊賊滿推薦他們家的甜點,讓我愛不釋手啊!!



40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