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賊1106無字.png

​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作家相片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新北 三峽 走讀踏查-煤礦】踏量山林:原民蹤影的當代追尋

已更新:4天前


賊賊這次參與了 #新北市美術館 所舉辦的「2024穿越新北─地方量繪」,這是從美術館籌備時便發起的公眾計畫。從一開始的「藝術與時代」、「文化工場」、「複調城市」,到這次的「地方量繪」,呈現了不同的主題。


今年是以 #地方量繪 為主題,從研究評論、口傳敘事、在地實踐、田野踏查等路徑,持續探索新北豐富的在地風景、民間藝術與常民生活等。如何經過當代人的創作實踐,得以傳承、延續,甚至激盪出新的文化風景。


這次的穿越新北總共有五場,共有「再現地方:民間藝術‧當代採集」、「地方傳說:故事成為理解在地的取徑」、「裝飾風景:從磁磚開啟的建築踏查」、「邊界重繪:以海河為域的實踐」。而這篇則是賊賊參與「踏量山林:原民蹤影的當代追尋」的筆記。



「踏量山林:原民蹤影的當代追尋」的走讀踏查範圍在新北市三峽區。如果要了解三峽地區的原住民過往,勢必得找藝術家 #高俊宏 老師。


高老師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後來也在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就讀並畢業。目前在高師大藝術學院跨領域研究所任教,老師關注議題眾多,包括歷史、諸眾、空間、生命政治、心自由注意、社群、邊緣、仕紳化、東亞等。飛走啊


而其藝術形式廣及行動、錄像、觀念、文字評論、小說等。民國九十六年(2007年)開始在廢墟創作,而後開始廢墟重現的過程。民國一百零三年(2014年)建構《廢墟影像晶體計畫:十個場景》。


隔年,完成「群島藝術三面鏡」套書《小說》、《諸眾》、《陀螺》。之後他走進台灣近郊的山林裡,開始從歷史面了解過去的政治地理。

民國一百零六年(2017年)高老師完成記錄「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的《橫斷記》;民國一百零九年(2020年)完成追尋大豹社事件隘勇線與餘族一書《拉流斗霸》。接著,高老師也展開兩年的創作計畫《三山禁》,透過不同的藝術形式,回應他這幾年來在大豹社傳統領域的調查與書寫。



這次最主要是造訪 #裕峰煤礦(海山二坑)周邊,要到達礦業遺跡所在地,必須先搭公車到白雞山山腳下的行修宮。只要在三峽一站客運站搭778號公車,終點站是 #行修宮


位在三峽白雞山上的 #行修宮 ,係行天宮的分宮之一,也稱為恩主公廟,主祀關聖帝君。行修宮可是比市區祈福者眾多的行天宮還要早建立喔!而創辦人 #黃欉 可是三峽的歷史名人,不僅與這些以恩主公為主祀的寺廟有關,也與山上的煤礦產業脫不了關係。


昭和十八年(1943年)黃欉與海山礦業公司簽約承租三峽的海山二坑開採權,經過三年的慘澹經營的,兩年後終於挖出煤礦。



而在投資煤礦初期,黃欉跟隨他三哥到迪化街的行天堂,就此恩主公信仰改變他的一生。興建行修宮的原因,是因昭和二十年(1945年)海山二坑煤礦附近瘧疾肆虐,黃欉居士代民眾向關聖帝君請託並得聖允,在其白雞山礦場事務所辦公室闢一靜室,創設「行修堂」。


修堂不僅作為個人修行敬拜之所,也提供給員工和附近居民一個較近的祈福之地。不久疫情趨緩,行修宮要到民國五十四年(1965年)才興建完成。


不過這次走讀沒有晃行修宮啦!我自己有趁走讀前後,去行修宮內拜拜!行修宮內部與行天宮相似,只是佔地面積較大,而且外觀巍峨不少。外面還有大廟常見的美食街,看起來應該是不少遊客會順道來這裡求佛。




在步道口,老師對著官方的山勢地圖,跟我們稍微講解這附近的地理狀況。我留意到,老師說,泰雅族沒有山的概念,只有山坳的概念。還蠻好奇泰雅族作為山的族群,怎麼會沒有山的概念呢?


因為報名之前沒有看行程,一直以為高俊宏老師要帶我們去找 #三峽大豹忠魂碑 。因為之前曾經看過老師關於忠魂碑的展覽,而我自己也有尋找忠魂碑的習慣。


可惜忠魂碑比較靠近 #插角 地區,但老師突然說到了另一個暗黑襲產 #戰俘營 。全台灣目前有十七處戰俘營,可大可小,賊賊比較熟悉的就是木柵戰俘營和麟洛戰俘營。



原來在三峽的山區,曾經出現一座較小的 #有木戰俘營(Oka Camp)。在一名戰俘的死亡診斷書所記載的死亡場所,寫著「台北州海山郡三峽街插角字有木台灣俘虜收容所第六分所第一分遣所。」


一開始,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於民國八十八年(1999年)便開始尋找岡集中營所在地。剛好,高俊宏老師在進行大豹社的田野時,遇到一位耆老跟他說了有關 #紅毛仔 的故事。


因此,在耆老的記憶及領路下,找到了戰俘前往營地的路線,還有戰俘所提到的清潔身體或衣物的河流以及山中的瀑布。這應該是台灣最後一個找到的戰俘營。戰俘營的位置大概在佛山寺下方,可惜沒有遺跡留下來。


有在網路上查到關於有木戰俘營的資訊,可惜紀錄真的不多。昭和二十年(1945年),台北遭到盟軍轟炸,日軍便決定將100位戰俘被帶往三峽深山,開闢新的戰俘營。戰俘先搭乘火車,再搭卡車到山腳,之後步行24公里泥濘山路,才能到有木戰俘營。


高老師在訪問地方耆老時,有聽到一位老先生說:他在小時候,曾看見高高瘦瘦的白人,遭受非人的勞動待遇。戰俘常因肚子挨餓而跑到漢人的田裡,挖東西吃。所以,戰俘和地方居民的關係有些緊張。


那時,有木地區就有煤礦的開挖。老先生也親眼目睹,那些紅毛外國俘虜,在大豹溪旁的台車道推車。戰俘營運作的兩個月內,有十人死亡。日本投降後,有木戰俘營的戰俘於 8 月 21 日被轉移回台北六號營。


 9月6日,他們與營地的其他人員一起被美國和英國海軍從基隆港撤離返回太平洋六號營地後的幾天內,又有九人死亡。大多數死亡,無論是在集中營還是之後,都是死於腳氣病,這是飢餓的直接結果。



要往海山二坑的煤礦產業遺址,必須繞過行修宮,往後走,直到看見登山步道。今天要爬的這座山,名為 #白雞山 ,這條登山步道又稱為 #白雞山登山步道 。白雞山屬於插天山系,有白雞三山,包括白雞山、雞罩山與鹿窟尖山。有興趣的可以一天走完,最高的雞罩山也才780公尺,但有些路段聽說要攀繩子,建議衡量自己的身體狀態喔。


雖然是白雞山登山步道,但離白雞山還是有些距離。不過只是去看煤礦遺跡,還沒有攻頂,路就已經不好走了。不要把它想像成一般健行的登山步道,



感覺還沒有開始爬,就聽了很多故事。在戰俘營之後,老師講到這次的重點概念之一 #隘勇線 。從行修宮沿著步道往上爬,會有涓涓細流跟著,那是 #王功坑溪 。它曾經是明治三十三年(1900年)的三角湧隘勇線,從十六寮到大溪崁的防衛性質。


後來,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日本採攻擊姿態,以高規格設置隘勇線。在大豹社周圍,設有白沙湖隘勇分遣所,而那時已經不是採點、線狀的壓制泰雅族群,而是採網狀包圍的方式。


在殲滅大豹社之前,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須永旅團長以軍事勘查紀錄的方式,從白石按山隘勇分遣所,往橫溪、獅子頭山,進行一趟勘查之旅,為了之後大豹社滅社的軍事衝突做準備。



新店、三峽地區在過去是泰雅族大豹社的傳統領域。有說,大豹社(tops)係指很多鬼芒草生長的地方。然而,老師說這個目前沒有定論,因為現存的大豹族人沒有這個音的意思。


清代時的土牛溝,只是相對靜態、模糊的「漢番交界」。早在光緒年間,清廷就曾派兵出征大豹社,以保護漢人山地開墾樟腦和茶葉時的利益。然而,日本政府想要的更多。


為了三峽山區的樟樹利益,開始破壞雙方的和諧。明治33年(1900年),台灣總督 兒玉源太郎 決定對山地住民採取武力撻伐,於是設立深坑及大嵙崁辨務署來管理對大豹社及烏來社討伐事務。同時為防山地住民侵襲,也設置山區隘勇。


1900至1907年間,日本統治者透過隘勇線逐步推進隘勇線,嚴重侵害大豹社的生存空間。大豹社的瓦旦.燮促於是號召族人迎戰日軍,聯合大豹社群各部落、大嵙崁群及新竹馬武督群的泰雅族人群起抗爭。


襲擊日人隘寮及製腦員丁,殺數十百人,驅逐員丁千餘人,焚毁房灶器械迫使腦業停頓。掀起一場攸關數百年來大豹社群生死命運的「大豹社戰役」。老師也有談到那時候的族群關係,在1895清廷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後,台灣各地抗日戰役不斷。那時的大豹社收容了不少逃竄的抗日義軍,還有出入山區的樟腦業大業主。大豹社人稱他們為土匪,而獅子頭山上仍留有大、小土匪洞的地名。



與大豹社事件相關的隘勇線,主要分布於今天新北市三峽區的大豹溪流域,一直到新店、烏來,乃至桃園復興區及宜蘭大同鄉的山上,包括三角湧隘勇線(1900)、獅子頭山隘勇線(1903)、雞罩山(崙尾寮)隘勇線、加九嶺隘勇線(1904)、白石按山隘勇線、屈尺叭哩沙隘勇線(1905)、大豹方面隘勇線(1906)、插天山隘勇線(1907)等,總長超過一百公里。


這些都是大豹社一次一次反抗,而日本政府一次一次追加的隘勇線。不同於清代的土牛溝,日治時期的隘勇線,由隘路、隘寮、壕溝、木柵、掩堡、地雷、電氣網(高壓電網)、醫療所、酒保(福利社)、通訊設施組成,完全就是來打戰的。


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日人發動大豹溪事件,攻擊大豹社;兩年後,原住民不敵日軍,瓦旦・燮促率族人退守角板山區。明治四十年(1907年)日軍與泰雅族在枕頭山激戰。最後,瓦旦・燮促親自前往角板山,向日本當局歸降,並將10歲的樂信・瓦旦(Losin Watam)交予日本人充作人質。歸降的附帶條件,是要求日方讓樂信・瓦旦接受新式的教育。


新店三峽的大豹溪流域,過去曾經是泰雅族大豹社的聚居地,在理蕃政策下,日本統治者藉由「隘勇線」與現代化的戰爭技術,切割、殲滅山林裡的大豹社,隨後引進「三井合名會社」進行標準的資本主義式經營。

 



隘勇線與大豹社的故事,大致說完了。接下來,要留意地上和四周,是不是有下一個主角 煤礦 的殘跡。剛好走到了一座橋,上下山的時候,高俊宏老師都要我們注意,橋墩下有過去運煤輕便鐵路的痕跡。而現在登山客走的橋就建在它上方,還真是隱藏的歷史寶藏啊!


知道這裡的煤礦,搭上輕便鐵路會送往哪裏集散嗎?我原本猜是山佳,但老師說,那邊有其他礦坑,而且比較遠(太久沒來新北市了,忘記距離了)。


過去皆為利用手推臺車,循臺車道直運鶯歌火車站交貨。後因臺車道之負荷量已達飽和,同時手推煤車工資增加,最後,往行修宮的路修好後,臺車道已悉數拆除,改築柏油路或碎石路,方便卡車直駛各煤礦區運煤。



對於時常爬山的山友們,這條路應該算好走。而高俊宏老師研究了整個大豹社撤退的歷史,以及隘勇線上的日本時期軍事遺跡,走的山路可是橫跨三峽和桃園,聽說後面的山更難爬啊!


從步道口往上走差不多一個小時,就會看到豎立在左手邊的煤礦事務所。雖然建築群的輪廓還在,但內部早已被草木蠶食鯨吞。到達這邊,所有人都深呼吸一口氣,不只讚嘆深山裡被遺落的煤礦遺址,也調整自己紊亂的氣息。



我們這次所造訪的裕峰煤礦,範圍挺大的。根據賊賊所查詢到的資料,該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2959號,面積三百八十八點零八六九公頃。從步道上來,左手邊應該是事務所和寫著標語的儲藏室,中間有一大型水坑,小心別跌進去了。


裕峰煤礦,前名應為 #海山二坑 ,而這坑名在昭和十三年(1938年)就存在。 應該是先由周再思開挖 海山炭坑 ,接著改名 海山二坑,後來由臺陽鑛業株式會社# 江泉元)接手。


昭和十八年(1943年)黃欉與海山礦業公司簽約承租三峽的海山二坑開採權;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十月開鑿新一坑;民國四十年(1951年)6月大斜坑開始企業;民國四十三年(1954年)五月開設分坑礦場;民國四十六年(1957年)十月,本坑開設斜坑。




說到海山,應該不少人有聽過民國七十年代所爆發的海山煤礦事件吧!?不過我們所造訪的海山二坑,並非當年出事的那個礦坑。除了海山二坑外,還有一個海山一坑在山的對面。


而當時爆發嚴重礦災的海山煤礦,則位於土城,是台灣當時三大礦坑之一。這次有幾位參與走讀的土城居民,剛好就住在海山煤礦附近,對當時的情況也是略有耳聞。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購買輔大社會學教授 戴伯芬老師,近期她剛以阿嬤在海山煤礦勞動的親身經驗,素描書寫了「 末代女礦工: 海山煤礦, 與一位社會學者對礦工阿嬤的生命考掘」一書,記載了那段被人遺忘的煤礦史及女性勞動史。





不確定這次會上來海山二坑,是否與戴伯芬老師出的新書有關。不過同為人文社會學者,對歷史記憶的關心與相互支持,是必要的。尤其,當中最震撼我的一句話「腐屍氣味是阿嬤對海珊礦災的永久記憶」。



右邊有一雜草叢生處,老師說那裡曾有日治時期得木造老宿舍,可惜多年前,因為一場無名火而被燒毀。目前裕峰煤礦,也只剩下紅磚建築了!如果我能早生幾年來看宿舍就好了



在二坑坑道右轉,可以繼續往下走到白雞山。而這裡有幾棟紅磚的礦工宿舍,紅磚、石棉瓦散落一地。一間宿舍,中間還有紅磚牆隔間,不知道那時住了幾個人?


在雜亂的碎片間,會看到一些礦工的工具散落,像是要讓經過的人記得,這裡曾經有人在這裡居住過。在三峽這麼容易下雨的山區,真難想像當時的人要如何度過下雨天?


走到宿舍的盡頭,老師就叫我們別上去了。前方雖然還有宿舍,也可以看到日軍的一些軍事殘跡,但那條路不好走,時間也不太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往前尋找。


看著這間被大樹枝枒綁架的紅磚房,大家都在猜測他可能是什麼?因為這間的通風設計比較多。有人猜會不會是養豬的,不過在山裡養豬,好像有點難。老師則認為是廚房,你覺得呢?






民國八十四年(1995年)白雞部分採盡,改在竹崙牛角坑,重新開坑,民國86年生產延續礦場經營,月產約兩千公噸,本在淺部的採掘,各方面條件較有利,但因處在斷層帶,近地表岩磐較脆弱,造成層脈變化及坑道維修困難,另運輸至鶯歌長達二十公里,成本太高,約在民國九十年(2001年)停產。



雖然停產了,但有些機械還留在這座山上,不像木造房子灰飛煙滅後,許多文件資料跟著被銷毀。老師跟我們說,再往上爬個十到十五分鐘,可以看到 #礦場捲揚機


老師一邊砍著那些荒煙蔓草,一邊尋找著捲揚機在為利用捲筒盤捲鋼索,通過一懸吊滑輪,以將物件吊起的起重機器。 隧道工程(礦坑)常用來作為斜坑運輸台車之動力。


捲揚機的用途為拖拉礦車進出坑道,載送礦工或是運輸煤礦。將上部開採的煤車,往下輸送所用。捲揚機因體積龐大,通常拆卸成為小型的零組件後,再送到捲揚機房或是坑內組裝。


看完捲揚機後,我們就直線往下 。雖然下坡真的相當陡,但好險老師有教我們,如何下山的撇步。雖然還是有些慌張,但平安到達地面了。


重點

今天的走讀,可以用點線面來回顧。這趟走讀最主要的目標為山上的 #裕峰煤礦(海山二坑),這是三峽(甚至新北地區)一個重要的產業歷史點;而線則是我們行經的步道,不僅是隘勇線,也是裕峰煤礦的手推車軌道。面則是泰雅族大豹社的傳統領域,在日治時期隘勇線的推移,及戰後煤礦產業的蓬勃。



參考資料
  1. 關於高俊宏 老師的出版


  • 《橫斷記: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高俊宏,2017


  • 《拉流斗霸:尋找大豹社事件隘勇線與餘族

Llyung Topa》高俊宏,2020


2. 戰俘營



3. 大豹社與隘勇線





4. 海山二坑的資料


  • 國家文化記憶庫:海山二坑



  • 國家文化記憶庫:忠義煤礦



  • 放羊的狼:990616三峽-海山一坑煤礦、行修宮、忠義煤礦、裕峰煤礦、白雞山、雞罩山、鹿窟尖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