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IEF OF PLACES
地方賊1106無字.png

​地方賊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舊屋力 嘉・年華】時間與記憶的交雜,個人與集體間的情感反覆擺盪



這是賊賊第一次到這麼東的地方訪問,為的就是宣傳嘉義市 #舊屋力 的政策。除了賊賊用雙腳走出的那些旅程故事外,還有那些申請「舊屋力」修繕或租金補助的老屋經營者所告訴我,他(她)們與老屋的故事。其實 #俗女養成記 就告訴我們了,找到心儀或記憶中的老屋並不難,但要下決心買下、租下,進而修復它,的確是要有一個sign(徵兆)。

諸羅城以東的地方,除了之前曾經去蘭潭看過夜間噴水之外,就沒涉略過其他地方。 戀戀眷村就在地形逐漸高起的丘陵上,日治時期此為山仔頂庄北方,如果往南到大雅路上更能感受到此地略高的山勢,爬著會氣喘吁吁。戰後這裡被命名為王田里,不過賊猜想應該跟王田制度沒什麼關係,而戀戀眷村則座落在車水馬龍的林森東路旁的街道 #圓福街 上,因該街上有一佛光山圓福寺。

戀戀眷村是嘉義典型的木屋,但小巧可愛,坪數不大,擺了不少東西就顯得擁擠。修復老屋又不是件簡單的事,對我們這些對土水一竅不同的人來說,只能看著師傅慢慢將心中的藍圖構築,俗女裡面嘉玲什麼事都有自己來,太不可能了。如果修繕的部分遇到小小的資金缺口,或是不知道哪裡找合適的師傅,都可以詢問舊屋力。



造訪戀戀眷村之前,我一直以為舊屋所在之處可能是眷村,但事實並非如此,而是店長周麗芳與妹妹周麗芬以修復老屋紀念過去住在眷村的日子,亦即嘉義市還有眷村的過去,印證在#戀戀 二字。

雖然這棟老屋本身與眷村沒有太大的關聯性,但在兩姐妹的巧手下,讓這裡成為與眷村有關的文創展示店。若以爲戀戀眷村只有一樓只容納得下不到五個人的空間就錯了,往後爬上那有些艱難的老梯,就可以到夾層。


夾層空間很大,之前沒有特別利用,實在太可惜了,還可以探頭看看外面的街景,覺得這裡應該能開放給打工換宿居住。

戀戀眷村申請了民國一百零五年(2016年)小型修繕,但聽老闆說剛買這棟老屋時,一切都亂糟糟,是匠師慢慢、細心幫她用,才有了一些驚喜的設計,像是閣樓、天窗、灑水器等。我們還跟老闆到外面,看她非常自豪的灑水器表演。



完成這樣的老屋不是一蹴可及,絕對是需要人的陪伴,再加上經營者對眷村記憶的執念。不過還是對經營者所設定的定位有點擔心,戀戀眷村是否就只是店名及姐妹的情感記憶,而無法拉高尺度到嘉義市眷村文化消逝的討論。這不僅是座落位置的關係,也與眷村生活與年輕人的鴻溝有關。當然,如果有年輕人可以加入團隊,與姊姊們一起思考老屋的活用和眷村記憶在當代的意義應該會很有意義。

---------------------------------------------

小檔案

戀戀眷村

地址:嘉義市東區新店里圓福街150號



從戀戀眷村往東走500公尺,就會到達嘉義人小時候共有的記憶 #嘉義公園 ,就像賊賊住桃園有虎頭山公園一樣,每個城市都有他的老公園。公園的設施可能不曾變化,像嘉義、台北新公園,有的則積極轉型,像近年的新竹公園。無論如何,嘉義人不一定對公園內的每項設施都記憶猶新,但某些奇怪的設施,像這座塔不見了,應該會有人發現吧

嘉義公園內的池子有些乾涸,這幾條不知道是海豚還是鯨魚的,就乾扁扁的在石堆上發呆,其實挺適合拍照的。嘉義公園前身為台灣日治時期嘉義廳農會農場。在日本政府的都市計畫下,各個主要都市都建設了一座屬於他們自己的公園,而嘉義公園則在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時完工。嘉義公園內好像兩座重要石碑,一為乾隆所寫,見證林爽文事件的


嘉義公園佔地廣大,賊賊也無心找什麼文化襲產,徜徉在森林的芬芳中,是工作疲憊時最好的療癒方式。昭和八年(1933年)嘉義公園南側的運動場改建為大型競技場及棒球場;而隔年則開闢了 #兒童遊園地,這可是當時台灣南部唯一大型的兒童樂園喔!不過忘記找那個尿尿小童實在有點可惜,這個夾在數中的鳥籠,不知道裡面還有沒有孔雀之類!?


嘉義公園內最受歡迎的觀光景點,應該是由昭和十八年(1943年)嘉義神社附屬齋館及社務所改建而成的 #昭和j18 。嘉義神社其實就在現今射日塔的地方,而齋館是前往神社祭祀前齋戒和準備的空間;社務所為神社的行政管理辦公處。這裡原本應該是作為小型的嘉義市城市博物館,委外經營後,結合神社文化、餐飲、特展、體驗活動成為複合式,受大小朋友歡迎的場館。

接下來得講講 #嘉義神社 的故事了。第一代嘉義神社於大正四年(1915年)動工,同年十月舉行鎮座式落成,材料均使用阿里山的檜木。不過第一代嘉義神社不堪白蟻侵蝕,再加上參拜人數日漸增多,昭和十八年(1943年)第二期神社才竣工。隔年,嘉義神社升格為國幣小社,是新竹、台中同樣升格為國幣小社的神社中,最晚升格的神社。

1944年3月28日,嘉義神社升格為國幣小社,與新竹神社、臺中神社同為臺灣於1940年代升格為國幣小社的三所神社,亦為其中最晚升格者。

戰後,神社社殿建築改為忠烈祠使用,齋館及社務所借給軍方作為八二八醫院使用。不過民國八十三年(1994岩)作為忠烈祠的神社發生大火燒毀,是政府決定興建一個全新的城市地標 #射日塔 ,是一座高約六十公尺的瞭望台,也成為外地遊客來嘉義公園必拍的景點之一。


面對射日塔往左看,那裡其實有第一代嘉義神社的殘跡,那時候的石砌基礎還保留的極為清楚。民國八十七年(1998年)嘉義神社與附屬建築被列為市定古蹟,範圍包括齋館、社務所、手水舍、餐集所、神輿庫、參道及兩旁的石燈籠和高麗犬石雕。來到嘉義公園不僅能夠呼吸城市綠肺的清新空氣,也能夠尋找石碑、探訪神社、登上高塔,瞭望整座嘉義市。


城市記憶是集體的,但卻會在個人記憶中,有不一樣的銘刻,像是嘉義公園。不同嘉義人對他的詮釋可能就因時代或經驗而不相同,但他確實是嘉義人的共同回憶,且至今仍作為嘉義的綠肺存在。有些空間雖然消失了,像是嘉義的眷村,但作為個人一生重要的記憶,卻能用老屋活化來作補償與思念,而有戀戀眷村的出現。時間與記憶的交雜,個人與集體間的情感在這些空間中擺盪,也讓他們能夠成形為 #地方



27 次瀏覽0 則留言